|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二十七章 祭天(下)

第二十七章 祭天(下)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3160

請大家支持我的新書《匪帥》,書號:117312.

新書沖榜,請把票票都集中到新書。

張府擴建的工程終於開始動工了,從貧民區請來一些壯實的漢子,將兩個宅子的房子全部拆掉,地基也要全部重新開始做,還要挖一個很深很大的坑做,這些事情沒有兩三個月是完不成的,張佐為了這次府里的擴建先後拿出了二十多萬兩銀子,張延秀還沒見過自己的父親這麼大方過。太醫也請來了,而且還是太醫院內最出名的一個太醫,那名太醫平時專門為子虛帝和後宮的娘娘們調養身體,開出的葯雖然都很貴重,但張佐卻一點都不在乎,張延秀到此才弄清楚,他的父親在這十年多的時間內積累了將近有兩百萬兩的財富,每個莊子的規模都擴大了一倍,張家如今擁有千頃良田,張延秀突然覺得自己的努力還不夠。另外一方面,徐馨與張延秀的關係是越來越好,雙方都在容忍著對方,特別是張延秀,他做出了很大的讓步,對於徐馨平日的小脾氣盡量忍耐著,但在軒萱的問題上,張延秀是絕對不讓步,徐馨要見軒萱可以,但絕不能在張府,也不能接受軒萱的任何禮物,為此兩人還再次吵了一架,張延秀在泰山上遇刺的事情眾人終於清楚地了解到了事情的始末,張佐沒有說什麼,徐敬業和太子也是,因為他們知道張延秀對於那件事要自己解決,更何況現在也沒有什麼證據,僅憑軒萱留下的那把劍是不夠的,張延秀乾脆將那把劍送給了徐馨。

各地報喜的摺子越來越多,也越來越不象話了,什麼都敢說是祥瑞,一個老人活到八十算是祥瑞這個還勉強算是,可一條大河裡抓到一條大魚,一個婦人生下了八胞胎,這樣的事情也算祥瑞的話那世間上的出現祥瑞也就一點都不希奇了,對於這樣的摺子,子虛帝和太子全當笑話講給身邊的人聽了。太子要大婚,很多官員都送上了禮物,張延秀也要送禮,可他一時決定不了送什麼禮物好,京城的百官送什麼禮物的都有,貴重的、稀奇的、普通的、甚至還有直接送金子和銀子的,張延秀不想跟別人一樣,正頭疼要送什麼禮物給太子呢?最後只能拉來眾人一起商量。「太子要大婚了,你竟然不知道送什麼好,算啦,隨便送點東西就好了,沒想到那個愛哭鬼終於要大婚了,以後就是大人了,呵呵。」對於徐馨的提議,張延秀想都不用想直接否定掉。

「相公,不如我們送些漂亮的首飾好了,這樣太子千歲就能將那些首飾送給太子妃。」鄭香伶的主意還算不錯,可張延秀考慮了一會還是給否定了,那麼做意義不大,再說宮裡賞賜的首飾比外面的好多了,張延秀這邊則拿不出什麼好的首飾,有那錢沒買的首飾還不如送給鄭香伶。「相公,我看不如這樣吧,你親自去問一問太子千歲,看他有什麼想要的,省得我們在這裡亂猜,字畫古董什麼的也可以考慮一下,你上次從太原不是帶了很多回來嗎?」張延秀沒有動李孝貞留下的銀兩,但古董和字畫卻拿了一些,辛苦地去了一趟太原,總不能空手而回吧。「算了吧,親自去問一定會被太子笑話的,而且太子真正想要的不是那些禮物。」潘怡婷也不說話了,一直在逗毛毛玩的小迷糊見眾人不說話,抬起頭上說道:「大家都商量好了嗎?人家要去準備午膳了。」眾人突然都被小迷糊逗笑了。

當天的月亮很亮,也很圓,後天就是太子大婚的日子了,張延秀乾脆讓母親自己選一份禮物送過去,他實在想不出要送什麼,所以很奇怪的自己一個人在外面賞月,家裡的女人們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一壺酒,幾碟點心,如今已經是潘怡婷身邊丫鬟的張承月在遠處站著,隨時等候張延秀的吩咐。其實張承月根本就不必這樣做的,她在張府雖然不是小姐的身份,但也絕對不是丫鬟的身份,府里的閑人們對張承月學武的天分和毅力都是讚不絕口,張延秀打算日後將內宅的保護工作交給張承月,她將成為張府新的閑人,當丫鬟對其來說實在有點委屈,她的哥哥張承業也反對她那麼做,可張承月犟起來可是誰的話都不聽,最後她哥哥沒辦法也只能隨便她了。

附近是如此的平靜,最多遠處傳來幾聲毛毛地嚎叫聲,估計徐馨又拉著小迷糊,帶著張星靈在逗毛毛玩了,徐馨也不想一想她多大了,竟然還一直想騎到毛毛的背上,小迷糊也不管毛毛有沒有那個能力,跟著她一起胡鬧,張延秀突然感覺到他有的時候喜歡這種自己一個人的感覺,平靜、自在。可惜張延秀的這種平靜自在馬上就被人破壞了,杜孝昆直接闖進了張延秀的內院,讓張延秀馬上跟他進攻見太子,太子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他商量,王彥斌和吳漢已經到了,現在就差張延秀了。見杜孝昆說得著急,張延秀連衣服都不換,只披了件外套,跟著杜孝昆的就出了張府上了杜孝昆的馬車,杜孝昆親自架車送張延秀進宮,徐馨是看著張延秀出去的,她嘆了一口氣,張延秀跟自己的父親一樣,朝廷的事比家庭的事情還要重要,自己小的時候得了一場重病徐敬業也不能回到她的身邊,因為那個時候朝廷有大事發生。

太子的馬車直接進了紫禁城,沒有任何人攔截,馬車直接進了東宮,張延秀迅速地從馬車上跳了下來,侍衛和小太監看清楚張延秀後,沒有一個人阻攔,杜孝昆也跑了過去,為張延秀引路。當張延秀跑到太子所在的書房的時候,那個樣子沒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