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二十六章 妥協(上)

第二十六章 妥協(上)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3124

請大家支持我的新書《匪帥》,書號:117312

張延秀躺在床上,已經醒了,但是他還不想起來,想起瘋丫頭他是一點辦法也沒有,他甚至有能拖就拖的意思,可當他再想睡下的時候,潘怡婷來進房中來叫其起床了,潘怡婷是被溫佳蓉派來叫張延秀起床的,無奈之下張延秀只能慢悠悠地從床上起來,在潘怡婷的服侍下穿好衣服。「相公,你就那麼不喜歡徐馨郡主嗎?」張延秀先是點了點頭,然後又馬上搖了搖頭說道:「不是不喜歡,主要是小時候的關係就不好,結果長大了第一次見面就鬧了起來,特別是她那脾氣,實在是太野了,一點都沒有名門閨秀的樣子。還有對我的態度,好像什麼都是我錯,她全部都是對的,我討厭她的那種高高在上的樣子,當初怡婷你雖然也會惹我生氣,但那是因為我們兩理念不同,可瘋丫頭不一樣,她根本就是在無理取鬧!」見張延秀越說越氣,潘怡婷趁著為張延秀綁腰帶的時候,一把將張延秀抱住,張延秀火氣慢慢地消了下來。

「怡婷,你真的希望我跟徐馨和好嗎?我本來的打算是就這樣能拖一天是一天,真到要把她娶進門的時候,那就誰也不去理誰好了,反正有很多夫妻就是這樣過來的。」民門望族、官宦世家有很多都是政治婚姻,一些夫妻甚至到老都沒說過一句話,張延秀已經做好這種準備了。「相公,你再試一試好嗎?徐馨郡主再怎麼說也是你將來的妻子,我們的大姐,她對相公那樣是因為不了解相公,相公你既然當初能對我那麼寬容,為什麼現在就不能再對她寬容一下呢?正室的位置除了徐郡主外,不會再有別的人選了,更何況這也是皇上的意思。」張延秀明白了,抱著潘怡婷抬口看了看房頂,說道:「我明白了,我會試一試的,如果她還是那個態度,我以後就再也不去惹她了,就算是成親之後也是她過她的,我過我的好了。」

張延秀到徐府的時候,徐敬業還在宮裡陪皇上,徐府只有管家和徐馨在,管家告訴張延秀,徐馨正在自己的房裡,軒萱也在,張延秀當下就停住了腳步,對管家說道:「徐府後有多少家將,要高手。」管家有些奇怪,但馬上回答道:「有八名家將,四人陪老爺進宮,另外四人留在府內,張大人有什麼事嗎?」張延秀點了點頭說道:「麻煩你將他們四人叫過來,跟我一起去見瘋丫頭,也就是你們小姐,我怕等下會有人行刺我。」管家聽張延秀這麼說,趕緊解釋道:「張大人你搞錯了吧,我們徐府內怎麼會有人要行刺你,小姐雖然有些胡鬧,但還是有分寸的。」張延秀搖了搖頭說道:「不是你們家小姐,也不是你們徐府的人,是另外一個,反正你讓他們跟著我就行了,等徐伯伯回來後我自然會跟徐伯伯解釋。」管家明白張延秀的身份,因此他只能去將那四名家將叫過來,跟在張延秀身後。

張延秀輕輕地推開了徐馨的房門,裡面傳來了女子輕笑的聲音,徐馨見張延秀突然進來很不高興地說道:「是誰讓你進來了,我這裡不歡迎你這色鬼。」張延秀可不管那麼多,直接走了進去,軒萱馬上說道:「張大人,馨兒妹妹不想見你,請你出去,這是女孩子的閨房,請出去。」張延秀自己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說道:「瘋丫頭,你又亂罵人了,為什麼要罵我色鬼,我像沒做什麼讓你生氣的事情吧。」徐馨馬上站了起來,指著張延秀厲聲說道:「你還不是色鬼,你這次去山西一次就帶了八個女人回來,她們都是苦命的女人,你竟然還要如此糟踐她們。」張延秀抓了抓自己的耳朵,很不在意的說道:「這都什麼年頭的事情了,你這幾天是不是一直沒出去過,那八名女子無家可歸,是我收留了她們,現在還為她們找到了好的夫家,我母親已經為她們每人準備了一份嫁妝,等祭天之後就將她們都風風光光地嫁出去,這件事錦衣衛里都傳開了,你竟然什麼都不知道,拜託你出去走一走好不好!」

聽完張延秀的解釋,徐馨反而更生氣了,大聲罵道:「好你個張延秀,你太過分了吧,把人家命已經夠苦了,你把她們玩膩了再送出去,你把她們當什麼了,不要以為你是錦衣衛就可以胡作非為。」張延秀本來不想發火的,可沒想到徐馨竟然說得這麼過分,當時就站了起來對徐馨吼道:「你別越說越離譜,這話要是傳出去那些女子就別想活了,我什麼時候碰過她們,你聽哪個混蛋說的?還是你親眼看到了?拜託你用腦子想一想好嗎?虧你還比我大一歲,連個小孩都不如!」徐馨也火了,大聲地喊道:「你敢做就敢認,東廠的人都說,你張延秀一路上是如何照顧那八名美女!」張延秀一聽到東廠,幾步向前直接與徐馨面對面,惡狠狠地說道:「說你沒腦子你還真沒腦子,東廠說的話你也信,我張延秀一向敢作敢為,殺了多少人,害了多少人是我做的都承認,我怕什麼,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我為什麼要抵賴,你說啊!」

徐馨被嚇到了,她往後退了幾步,軒萱急忙擋在了她和張延秀的中間,說道:「張延秀,請你出去,這裡是徐府,不是你放肆的地方。」張延秀正在氣頭上,他已經認為是軒萱將那些話傳給徐馨的,揮手就是一巴掌打過去,軒萱一時大意,被結結實實地打了一巴掌。張延秀打完還不解恨,將風雷扇拔了出來,大聲說道:「你算什麼東西,這裡沒你說話的份,該滾出去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