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三卷 第二十一章 收買(下)

第三卷 第二十一章 收買(下)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3113

張延秀在床上躺了才一天,大同的兩千邊軍就駐紮在了太原城外,魏朝榮親自去迎,在半路碰到刺客,東廠折了六人,隨行的衛戍兵戰死十七人,二十多名刺客有一半逃脫,魏朝榮只能帶著眾人回到太原城中,並沒有去見從大同調來的邊軍,張延秀得到這個消息後並沒有像張承德和小單那樣幸災樂禍,而是感到頭疼,很頭疼。援兵出了問題,怎麼能讓張延秀不頭疼。

「小單,馬上查清楚大同來的援軍到底出了什麼問題,魏朝榮雖然什麼都沒對外面說,但他突然回到太原城就十分的可疑了,他遭到刺殺的時候大同的邊軍竟然連一隊人馬也沒有派出支援,這裡面絕對有問題,希望只是他們之間的私人恩怨,不然就麻煩了。」魏朝榮當年在大同所做的事情根本就是吃力不討好,雖然成功鎮壓了兵變,但也把大同的將領和士兵全都給得罪了,能帶頭鬧事的在士兵都一向擁有很高的聲望,貪污的將領都是互相包庇,殺一方面的人也就好了,可魏朝榮偏偏要兩方面的人都殺,結果兩邊的人都得罪了,張延秀當時根本就沒想到這點,同時張延秀也在怕,晉王那邊,以晉王的財力加上士兵對朝廷的怨恨,要收買大同的邊軍並不是問題,張延秀髮覺自己還是太輕敵了,一開始就太小看晉王了。

幸好那兩千大同邊軍的情況還不算糟糕,這兩千人馬是分兩次派出來的,一次一千人,共有兩名校尉各自執掌一千人馬,現在兩隊人馬正在對峙,最想派出的一千人一到太原城外就被主帥慫恿喊著要為幾年前被魏朝榮冤殺的兄弟報仇,但另一位校尉的人馬馬上就趕到了,他可不同意那麼干,兩人僵持起來,手下的士兵也對峙了,張延秀鬆了一口氣,還好當初追加了大同調往此地的邊軍人數,不然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魏朝榮現在在做什麼?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了,朱高櫟已沒有後路可退,他隨時可能造反,魏朝榮他的釜底抽薪之計到底準備好了沒有,實在不行的話我們就跟他合作,皇上的底線很明白,無論我們兩個怎麼鬧,太原城,整個山西省是絕對不能爆發戰亂的。可目前這種局面,戰亂一觸即發,該低頭的時候不能不低頭,大局為重。」張延秀有點著急了,事情開始變得有些無法收拾了。「東廠那邊行事越來越隱秘,我們暫時得不到什麼消息,但魏朝榮已經命令太原知府開始夜晚宵禁,太原總兵對四門加強戒備,四門全部由衛戍士兵把守。還有就是將太原城內的糧倉換由東廠的人看守,太原糧商的糧食也被全部徵集在了一起,魏朝榮很可能在形勢危急之時將所有糧食燒掉,使晉王無法獲得足夠的軍糧。」雖然很可能會禍及無辜百姓,但太原哭總比整個山西哭好,對於士兵來說,有糧有錢你就是王侯將相,讓他們幹什麼都行,可如果你沒錢沒糧,你就什麼都不是,士兵鬧起來可不管你是什麼人,看不順眼就一刀咔嚓了。

「看來都是在做最壞的打算,你們都先出去吧,我要考慮考慮,下一步到底要怎麼做,現在是一步都不能走錯了。」老陳、小單和張承德安靜地退了出去,但他們沒有各自散去,而是聚在了一起,讓下人準備了一桌簡單的酒菜,吃著花生米和醬菜,喝著山西名酒,一起商量著到底要怎麼辦才能解決如今的危機,身為部下,就是要在主公最困難的時候想出解決的辦法,而不是一再聽從主公的命令,既不考慮也不謀劃,像個白痴一樣。

張延秀先是坐在椅子上,看著桌上的茶杯一會,隨後坐不住了,站起來走了走,走到全身發熱的時候,累了,可還是想不到辦法,乾脆躺在了床上,翻來覆去,可又不敢睡下去,最後乾脆躺在床上仰面朝天,盯著上面的房梁,手裡把玩著一錠銀子。一不小心,張延秀將手中的銀錠掉到了地上,當張延秀坐起來去揀的時候,他突然想到了什麼,也不怕會被人發現他裝傷,幾步就衝出門外,門外看守的錦衣衛趕緊跟了過去,隨著張延秀來到了庫房門前,庫房門前也是錦衣衛在把守,見張延秀要進去趕緊將門打開。

一箱箱的銀子被打開,庫房內一時間金光散散,老陳、小單和張承德得到消息後馬上趕了過來,張延秀對他們笑了笑,指著那一箱箱銀子說道:「人這一生追求的是什麼?是名聲、是金錢、是權力、是美女。可總是有些人喜歡用大義、用聖賢之名來掩蓋自己心中的慾望,特別是那些讀書人和士大夫。但士兵跟他們不一樣,當兵的是最實在了,他們想要的就會說出來,當初大同邊軍為什麼會爆發兵變,就是因為軍餉。為什麼有的士兵要造反,就是為了銀子,既然如此,那我就給他們足夠的銀子,既能得到銀子,又不用造反,士兵們會很樂意接受的,你們說是嗎?」張承德和小單都點了點頭,但是老陳有些顧及,他說道:「少爺,這兩百萬兩白銀已經全部充入國庫中,如果少爺擅自使用的朝廷那裡不好交代。」張延秀明白老陳的意思,大同邊軍未反,張延秀拿銀子去收買邊軍東林黨如果得到消息一定又是一陣彈劾,可如果說邊軍反了,到時候追究下去又是一群人人頭落地,那些人死了不要緊,張延秀的名聲可就不好聽了。

「暫時不管那麼多,軍心不穩是常有的事情,為了捉拿叛逆幾十萬兩銀子花出去也是值得的,不過真是鬱悶,計劃趕不上變化,本來還想裝受重傷的,現在裝不了了。承德,你馬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