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三卷 第十九章 衛戍(上)

第三卷 第十九章 衛戍(上)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3083

張延秀還是那副無所謂的樣子,他很隨意地說道:「既然人已經死了,那再怎麼追究都是沒用的,人必須得向前看,如今事情發生了,我們也只好趁熱打鐵請太原總兵表態了,如果他還執迷不悟的話,我就可以請聖旨殺了他,並將奪下其兵權,反正晉王已經開始忍不住了,再拖下去對我們也不利,百姓就如同那枯草一般,還有很大一部分對朝廷不信任和不甘心,只要那麼一點星火,一不小心就會成燎原之勢,而朱高櫟這條孽龍正隨時準備大肆噴火呢。」魏朝榮緊盯著張延秀看,最後問了一句:「難道你就一點都不考慮後果嗎?我們現在的行動太早了。晉王已經開始有所覺察了。」

「那我們的動作更要快了,否則朱高櫟一旦提前起事那形勢就更難控制了,無論如何一定要將那五千衛戍軍掌握在手中,大同的邊軍最快也要十天後才能到達,太原城能所能壓制晉王府兵的也只有衛戍軍了。朝榮兄別忘了,我們之所以來到太原的借口正是為了李孝貞一案,而如今李孝貞一案馬上就能結案了,如果我們賴著不走的話,晉王絕對會起疑的。」魏朝榮實在不知道張延秀到底是怎麼想的,本來可以利用李孝貞拖延一段時間,可張延秀偏偏要將李孝貞的那些爪牙一次殺光,如果換做是他,就會天天打官司審案來拖延時間,要把所有人的罪行都搞清楚那沒有一兩個月的時間是不可能的。同時東廠安插在晉王身邊的內應也需要時間做好準備,晉王身邊的護衛並不僅僅只有東廠的內應而已,而東廠的內應還沒有十足地把握將手下人全部收買。

魏朝榮越想越氣,他怎麼想都覺得張延秀是故意在跟自己作對,可現在的確不是鬧矛盾的時候,因為張延秀說得沒錯,時間緊迫,拖得越久越危險,首要的事情就是將五千衛戍控制在手中。「這些日子所發生的事情我會獨自上奏稟告皇上,並將你在太原城內所做的全部詳細地告訴皇上,相信延秀你是不會欺瞞皇上的。」張延秀無所謂地點了點頭,子虛帝的脾氣他是知道的,只要你能按照子虛帝的意思把差使辦好,用什麼手段都可以。「我自己也會寫一份摺子上奏給皇上,相信朝榮也不會在自己的奏摺上無中生有的吧?皇上可是希望我們雙方能夠很好的合作,從而快速地將太原的事情辦好。」魏朝榮已經沒什麼話可以跟張延秀說的了,再說下去也沒意思,他乾脆離開了,張延秀笑了笑,回到了自己的房中,老陳、小單和張承德已經在房中等他了。

「事情還順利嗎?」張延秀看著手中新的一份名單,頭有點疼,昨天晚上被殺掉的只是晉王所收買的一些小角色,真正危險的是名單上的五個人,全部都是衛戍軍中握有實權的人,而如今這五個人已經全部躲在了軍營中,張延秀現在想要殺已經沒有什麼機會了,更可恨的是他清楚東廠手上也有這樣的一份名單,先前交給自己的不過是一份有刪減的名單而已。「太原衛戍軍已經全面戒備,所有人馬全部回到軍營中,太原總兵也在軍營中,晉王的使者也過去了,雖然外界傳聞那些人是白蓮教殺的,但大部分的士兵都在流傳是朝廷的欽差也就是我們殺的,而且還在流傳朝廷準備對衛戍軍進行大清洗,並裁減衛戍軍的士兵人數等謠言,少爺,事情已經變得有些不可收拾了。」張延秀很無奈地搖了搖頭,突然說道:「這就是雙方不合作的下場,他瞞我,我也瞞他,各干各的,結果就是亂七八糟!」見張延秀這麼說,小單馬上問道:「那少爺,我們接下去要怎麼辦?好好地跟東廠合作嗎?」張延秀的回答是冷笑:「去他的,我們錦衣衛天生就是跟東廠作對的,現在才要去跟他們合作,回去我的面子往哪擺,以前什麼麻煩事情我們沒碰過,最後還不是都擺平了嗎?更何況這是東廠的那群混蛋也有錯,他們不先認錯我們為什麼要先讓步。承德,你準備一下,明天一大早我們就去衛戍軍的軍營內,不用通知東廠的人,錦衣衛有錦衣衛解決事情的辦法。」沒有人反對,張延秀的決定沒有一次失敗的,他的心腹都相信他。但此時張延秀的心裡卻在打鼓,他沒有把握,但他一定要那麼做,這是職責所在。

「少爺,今天我得到了一條很有意見的情報,隨行的錦衣衛中有一個人認出了一名王府護衛的身份,那個人以前是江湖中人,他和幾個同伴為了替兄弟報仇殺了一個官員的一家而被通緝,當時和他一同作案的幾個同謀都被抓住了,而那人在一次巧合中被錦衣衛的外圍組織所吸收,然後因為戰功卓越而被指揮使大人看中,提升其為錦衣衛。王府的那名護衛是他當年的夥伴,也是當初那起血案的直接參与者,他當時也沒以為自己認錯人了,可經過幾次觀察後的確是他的朋友,並且他發現他朋友在晉王府的身份似乎不低。」張延秀考慮了一下,說道:「能收買嗎?如果可以的話馬上去辦。」

張承德想了想,他也覺得這是個機會。「少爺,用往日的情誼感化的話未必有用,都快十年過去了,情義這種東西是很容易讓時間淡化的,更何況對方現在的身份也不一樣了,不如我們軟硬兼施,既然已經清楚那傢伙的身份,那就可以輕易調查到其親人的情況,另一方面再以權勢和金錢誘惑之,如果對方不同意的話,只能將其除掉了。」張延秀看著已經能完全獨擋一面的張承德很是高興,點了點頭說道:「那好,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