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三卷 第十八章 血腥(上)

第三卷 第十八章 血腥(上)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3077

第一刀,張延秀很輕易地砍下了六人中的其中一人的頭顱,砍得乾淨利落,腦袋掉在地上的時候,脖子上的血也噴到了半空中,濺到了最前面的捕快還有百姓的身上。所有人沉默了,很多百姓都被驚呆了,在百姓心中,雖然很想打死這六個人,可當如此血腥的場面出現在其面前的時候,那種震撼實在有點可怕。張延秀並沒有因為眾人的沉默而停手,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百姓們開始害怕了,新來的欽差殺人就像在吃飯,再想想其傳言,傳言只要有這位欽差在的地方,一定是血流成河、屍骨成山。一名晉王的探子剛想喊幾句話擾亂眾人,就突然倒下了,他附近的人都以為那人是被嚇暈的,其實那人早已經斷了氣,不過血沒有流下來而已。

當張延秀準備殺第六人的時候,他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刀,接過小單送過來的手帕,擦了擦,然後大聲說道:「怎麼了?怎麼都不說話了?你們剛才不是喊著要殺了他們嗎?殺了他們為你們的親人報仇,現在這六人已經被我殺了五個了,為什麼你們不說話了?你們現在應該笑啊,為了你們那些死去的親人笑啊!」張延秀現在的表情很可怕,有些百姓被嚇得坐在了地上,太原知府頭上的汗水一直在冒,太原城來了這樣一個欽差,無論是誰日子都不好過,山西布政使、山西按察使的臉色也不怎麼好看。

正當張延秀準備將最後一人的腦袋砍下來的時候,捆著最後一名犯人的繩索突然綳斷了,人犯一掙脫開繩索,對著張延秀就是一拳,完全不管張延秀手中的刀,根本就是以命換命地打法,可惜張延秀很輕易地避開了那一拳,因為這人的動作實在是太慢了,被綁得那麼久手腳能活動就已經不錯了。張延秀一腳將人犯踢到了人群前,慢慢地說道:「很好,真的很不錯,沒想到你竟然能掙脫開繩索,那麼本欽差現在就送給你一個輝煌的死法。」張延秀手起刀落,人犯的腦袋在飛起來的時候,張延秀用左手輕輕一撥,人頭飛到了人群中,血也濺到了百姓的身上,看著眼前的張延秀,百姓感覺到害怕,他們開始後退。

「這只是一個開始,五天後,剩下的兇犯將被全部處死,也是這個地方,你們都要來觀刑,這就是本欽差給你們的交代,也是你們一直希望得到的。不過本欽差有言在先,朝廷已經注意到了山西的動蕩,所以才會派本欽差來,因此本欽差不想再聽到什麼民變的消息,如果再用暴亂髮生,本欽差將會毫不留情地進行鎮壓,為了你們的家人,為了能夠好好的活下去,本欽差希望你們不要再做讓本欽差為難的事情了。前段時間發生的和今日所發生的本欽差和朝廷將不會再追究,好了,本欽差累了,你們也該回家了,都走吧!」百姓們在捕快輕微地驅趕下很快就離開,張延秀的血腥做法大大震撼了捕快和兵丁,很多人都在張延秀面前大氣都不敢喘。

李孝貞被張延秀軟禁起來了,說是為了保護李孝貞安全,當張延秀當眾殺了他最得力的六名爪牙後,李孝貞也開始發覺不對,可是一切都晚了。到這個時候,張延秀才真正了解李孝貞有多富有。一百五十萬兩白銀全放在了他的官邸里,怪不得李孝貞大死都不離開官邸,這麼多的銀子要搬也要好幾天。還有無數從別人墳墓里挖出來的古玩、玉器、金器,有些都暫時無法估價。更讓張延秀想不到的是,李孝貞竟然還收集了二十三位美女,都是上等貨色。還有十二名私自閹割的八到十歲的男童,簡直就是男女通吃。不過這三十五人身後代表的數字更可怕,也就是說最起碼死了兩百多號人。從百姓手中搶來的美女,很大部分為了自己的貞節不堪受辱自盡了,性命是小,失節是大。還有那些男童,私自閹割的結果十人中能活下來的只有兩、三人而已,最慘的是十個人都活不下來,再加上那些反抗的父母,兩百多條人命已經是最保守的估計。如果張延秀是屠夫,那李孝貞算什麼,他比張延秀更會爛殺無辜。

三天後,當張延秀穩定住人心,準備在兩天後將李孝貞所有的爪牙斬首的時候,魏朝榮突然出現了,其實這麼長的時間,他也該出現了。對於冒出來的新欽差,太原知府、山西布政使、山西按察使一開始都是以十分歡迎的態度見面的,因為一個正欽差代表著可能管住張延秀這個嗜血的副欽差,可在張延秀的介紹後,三位官員的臉色馬上變了,東廠大檔頭,魏孝忠的侄兒,先是錦衣衛,後是東廠,前狼後虎,也可能是前虎後狼,三位官員不是笨蛋,為了一個小小的民變和李孝貞根本不需要動用到這兩位錦衣衛與東廠最出名的幹將。太原可能還有更大的事情要發生,三位官員都在為自己的前程擔憂。

魏朝榮對於張延秀處理民變的方法很是贊同,以犧牲少數人的性命來挽救大多數人的性命,這樣做說起來殘忍,但並沒有錯,魏朝榮平日也是這樣做的。他變著法讚賞張延秀的做法,可張延秀越聽越不是味道。第一,張延秀不是一個喜歡聽奉承話的人;第二,張延秀從頭到尾就不喜歡被人議論自己做事方式的對和錯,更何況是錦衣衛的死對頭東廠的傢伙來讚賞自己,從當日在皇宮中與魏孝忠對話,張延秀已經有了與魏孝忠不死不休的覺悟了。

「別說廢話了,說說你這一路來打聽和收集到了什麼樣的情報,錦衣衛的內線一直在關注那些亂民,根本無法分心打探晉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