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三卷 第十五章 差別(上)

第三卷 第十五章 差別(上)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3067

張延秀首先到的是潘怡婷的家,小迷糊的家要繼續南下才到,潘怡婷的父親早已不是朝廷官員,錦衣衛的內檔上說此人在家鄉教書育人,並寫了幾本書,都是寫一些諷刺朝廷黑暗之書,日子過得有些清貧。而小迷糊的父親還河道衙門裡做事,管的是修河款項的進出,其府門前進出的地方官員很多,日子過得十分的風光。越是接近老家,潘怡婷越是坎坷不安,手一直在發抖,張延秀與潘怡婷和鄭香伶坐在同一輛馬車上,看潘怡婷緊張成那樣子,張延秀只能無奈地將其摟進了懷裡,張延秀也為潘怡婷感到擔憂,依東林黨人的脾氣潘怡婷很可能會被其父拒之門外,至於其母最多也只是在門外見見自己的女兒,潘家可還有一子一女。小迷糊家則有兩個哥哥,不過她那兩個哥哥都已出仕了。張延秀也確信小迷糊的父母絕對會很歡迎他們的,而且是很讓人頭疼的那種歡迎。

潘怡婷終於到家了,按照潘怡婷的要求,大隊人馬全部在鎮外停了下來,張延秀親自趕著一輛馬車帶著四名護衛陪同潘怡婷來到她的家門前。一個不怎麼大的房子,已經有些年代了,過年的時候也沒有請人在大門上畫門神,春聯都是自己寫的,也沒有用金箔。就連最起碼的大門重新上漆也沒做。不過現在在潘家門前還是很熱鬧,一名看起來很蒼老的婦人帶著兩名老僕跟一個富家少爺還有少爺身後的十幾個強悍家丁在吵架,潘怡婷已經走出了馬車,看見那婦人,眼淚再也控制不住流了下來,但她還是克制著跟在張延秀身邊慢慢地走了過去。看見有外人來,兩方人只是掃了一眼張延秀他們,那富家少爺看潘怡婷的眼神讓張延秀很生氣,四名護衛手的兵器已隨時準備拔出來。

兩方人繼續爭吵,富家少爺說潘欠他的錢,要潘家把家裡的地賣了還債,婦人請對方在寬限幾天,並說那些地是祖上留下來的,絕對不能賣。而她的丈夫這幾日病了,等病好了馬上酬錢還債。可當對方要其還五十兩白銀的時候,婦人生氣了,因為當初潘只向他們借了十兩銀子而已,這才一個月的時間就要還五十兩。此時的潘怡婷再也忍不住,淚眼朦朧地向那婦人撲去,喊道:「娘親,不孝女兒回來了。」潘怡婷沒有撲到她母親的懷裡,而是跪在了母親的面前。潘怡婷的母親也驚呆了,她用顫抖地雙手扶起了潘怡婷,仔細地看了又看,然後大喊一聲:「女兒啊!這些年想死為娘了。」再怎麼說也是自己的親生女兒,當母親的怎麼能不疼愛呢?!

正當潘怡婷她們為母女重逢而哭泣的時候,那個富家公子還死不死地說道:「都說你們潘家小女兒是鎮里的第一美女,沒想到你們的大女兒更美,本公子看錢你們也不用還了,本公子以兩百兩,不三百兩銀子下聘,把你潘家的兩個女兒一同娶了來,保證你們家以後吃穿不愁,如何?」這位富家公子竟然還想用手去碰潘怡婷,被張延秀一把抓住,捏碎了手腕,扔到了一旁。家丁看少爺受傷,趕緊沖了上來,但被張延秀的護衛用刀攔住了,張延秀也不管那富家公子的高喊和咒罵,走到了潘怡婷母親的面前,說道:「小婿張延秀拜見岳母大人,潘怡婷這些年都很想念她的父母,但因為小婿公務繁忙,只能拖到今日,還請岳父、岳母原諒!」張延秀說得很客氣,給足了潘家面子,可當潘怡婷聽到張延秀這三個字的時候,卻有些害怕,她向潘怡婷問道:「女兒,你跟張大人成親了?」潘怡婷也有些害怕,但她還是回答道:「是的娘親,女兒是去年秋進的張家的門,如今女兒已是相公的妾室了。」

潘怡婷的母親很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此時老陳已帶了當地的縣令過來,當地縣令看都不看一眼正捂著手痛苦地叫著的外甥,趕緊來到張延秀面前問安,請罪,請求張延秀的原諒,張延秀在潘怡婷面前不想把事情鬧大,就讓縣令帶著他的外甥滾了,縣令二話沒說就走了。而此時,潘怡婷的母親已經進了家門,將潘怡婷和張延秀到來的消息告訴潘怡婷的父親,可讓張延秀不怎麼高興的是,潘家的大門是關著的。

等了許久,潘怡婷的母親才滿臉淚水地走了出來,她對張延秀說道:「張大人,對不起,我家相公說了,怡婷既然嫁入了你們張家,生是你們張家的人,死是你們張家的鬼,已經與我們潘家無關了,我們潘家乃世代書香世家,不願高攀你們張家,還請張大人帶著怡婷回去吧。」潘怡婷當場就承受不住,雖然已經預料到如此的情景,可沒想到父親會說出那麼無情的話,還好張延秀即時一把抱住潘怡婷,否則潘怡婷當時就軟到在地上。

「可惡!什麼叫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如果當初不是你們把怡婷送到我們張家,你家相公早就人頭落地了,他怎麼能…」張延秀剛想發火就被潘怡婷制止了,潘怡婷很痛苦地說道:「相公,不要說了,他們是再怎麼說都是生我養我的親人,你不能這樣對他們,其實我來之前就已經想到會發生這一切了,娘親,請你轉告父親,女兒明白他的意思。我們潘家的清譽絕對不能毀在女兒手中。」潘怡婷的母親哭了,哭著回到了家中,潘家的大門還是緊閉著。

潘怡婷已經在潘家大門前站了一整天了,張延秀陪著她站著,小單了解情況後也想硬闖進去,但被潘怡婷制止了。老陳乾脆在潘家門口宿起了營地。當要用晚膳的時候,潘家的大門再次被打開,潘怡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