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三卷 第十四章 探親(上)

第三卷 第十四章 探親(上)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3091

第二日,當張延秀和溫佳蓉再次來到東宮的時候,突然被幾個太監攔住了去路,當值的太監說,要檢查溫佳蓉所帶的食盒和馬車,還說這是為了太子殿下的安全,杜孝昆淡淡地對張延秀介紹那名當值太監,那太監正好是魏孝忠的弟子,也是魏孝忠的乾兒子。張延秀本來絕對不想讓眼前的這個死太監搜的,但溫佳蓉拉住了張延秀,搖了搖頭,張延秀只能讓那個太監去搜,馬車上太監沒搜到什麼,但馬車內的衣被都被扔了出來,扔到了地上。食盒裡也沒有東西,但食盒已經被摔壞了,吃的東西掉了一地。當值太監看搜不出什麼,轉身就要走,張延秀可忍不住,摔開母親的手,大聲喊道:「你給我站住,什麼都沒搜出來就想這麼走了,沒那麼便宜的事情,你給本官滾過來,把地方的食物全都揀起來吃掉!」當值太監當作沒聽到,繼續往前走,張延秀火了,沖了過去一把拉住,當值太監一轉身就被打了個大巴掌:「你這狗奴才,我叫你你沒聽到啊,是不是聾了!」張延秀在前面鬧,杜孝昆則在後面慢慢地馬車駕走,同時離開的還有溫佳蓉,當母親的還是了解自己的兒子的,雖然兒子那麼多年沒在她身邊,但他們父子很相象,何況張延秀比張佐更狠!

「你算什麼東西,你竟然敢打雜家,來人啊,把這狗東西給雜家抓起來!」四周的太監和侍衛剛想動,當值太監就被張延秀扔到了撒滿食物的地方,被張延秀一腳踩著頭,看著當值太監跟隨的幾個小太監,張延秀冷冷地說道:「不想死的話就站在那裡別動,否則北鎮撫司的詔獄就是你們最後去過的地方!」當值太監被張延秀踩得很慘,用力要起來,並大聲喊道:「大家別怕他,還不快來幫雜家,要是讓雜家義父知道了,你們全部得吃不完兜著走!」張延秀更火了,用力地踩著當值太監的頭說道:「你這狗奴才,我讓你把地上的食物吃下去你聽到沒有,聽到沒有啊?!」張延秀的腳一直在用力,當值太監的臉貼在地上,滿連的食物殘渣。

「姓張的,雜家跟你拼了!」當值太監用盡全身力氣掙扎著跳了起來,一掌就要向張延秀打去,可他的極陰掌還沒打到張延秀身上,脖子就被張延秀隨身帶的雁翎刀割破了喉嚨,當值太監痛苦地捂著喉嚨倒了下去,張延秀故意只割破氣管,卻沒有馬上要了當值太監的命,四周的人都不敢動,只能看著那個當值太監痛苦地斷了氣。「人是本僉事殺的,但是他先試圖攻擊本僉事的,本僉事自己到皇上那裡請罪去。」張延秀將刀扔給了從東宮趕來的太監,他有帶刀御前行走的權力。東宮的小太監看事情鬧大,雖然心裡解氣但也為張延秀感到擔憂。張延秀雖然與東宮的管事杜公公有些過節,但張大人一向出手闊綽,又是太子殿下的心腹,只要太子殿下登臨大寶,張大人很可能就是新一任的錦衣衛指揮使,如此的一個人怎麼能不巴結呢?!很快就有小太監去將此事報告太子殿下了。

張延秀讓東宮的小太監將自己的雙手綁住,然後去向子虛帝請罪,子虛帝才聽完了事情的經過,還沒有決定要如何處置張延秀,太子就跑到了子虛帝的面前,向子虛帝求情,見太子是如此的懇求,子虛突然想起了以前還不是皇帝和張佐一起吃苦的日子,他真的有點懷念以前的日子,但那已成為了過去,很多事情已經改變了,變得無法挽回。最後,子虛帝讓張延秀自己掏一千兩銀子去撫恤那名當值太監的家屬,並剝奪了張延秀御前配刀的權力。從此以後宮中的小太監們沒有一個人敢對張延秀無理,殺個人不過賠了點銀子而已,這種人小太監們如何敢惹!

得到了一萬兩黃金的太子很是高興,誰會想到他這個當太子的會成天為了銀子而苦惱,不過這十萬兩銀子還是要花出去的,戶部那群混蛋竟然拖欠貧民區里的那些可憐人的工錢,半年多過去了,北京城的城牆才修繕了一半,太子去了幾次戶部,戶部的官員除了會哭窮外,其他的什麼也不會。「太子殿下,你是太子,大明天下第二人,未來大明朝的繼承人,戶部的那群混蛋是出了名的市儈,你為什麼不能拿出點威嚴來,甚至摘掉一兩個官員的烏紗,只有這樣那群假商人才會乖乖地拿出銀子來。」戶部的官員是出了名的會討價還價,很多人都在背後稱戶部的官員為假商人。

見張延秀要談正事,溫佳蓉說自己有點累了,太子馬上安排湘緗帶溫佳蓉到後邊休息一會。「延秀的意思是明天陪著孤去戶部,如果戶部官員推脫責任的話,就摘掉幾名官員的烏紗,可孤如果這樣做的話,父皇那邊會認為孤越權的。」張延秀搖了搖頭,說道:「我認為皇上是不會為這種事情而生氣的,皇上絕對會為太子所展現出的威嚴而感到高興,因為這正是一個將要繼承大明天下的太子應該做的,如此也能展示出太子有駕御百官的能力。不過明日我是不會跟太子殿下去戶部的,請太子殿下獨自展示出自己的威嚴吧。」張延秀慢慢地離開了,他去接母親一起回家,剩下的由太子自己考慮。

「太子殿下,張大人說得沒錯,太子殿下必須有自己的威嚴,那是皇者必須具備的威嚴,這次戶部的那些官員正好給了我們這次機會,只要我們能抓住這次機會,皇上和朝廷百官都將會看到太子殿下的威嚴,天下百姓也將會看到希望,還有貧民區里的那些百姓,他們將會得到太子千歲下的恩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