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三卷 第十三章 歸家(下)

第三卷 第十三章 歸家(下)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3104

張延秀如今才懂得去珍惜輕鬆而又幸福的日子,一家人就這樣快快樂樂地過了年,不過讓張延秀沒想到的是徐馨竟然是留在張府過年,沒有回南京去。而且最讓張延秀鬱悶的是,每次他早上出來晨練的時候,徐馨就會拉著毛毛來到他面前,大聲地說道:「色鬼,花花公子,只會欺負女人的混蛋…」徐馨把她知道的能罵人的話全部說了一遍,張延秀一開始還沒覺得怎樣?可每天都罵,而且罵的都是反覆那麼幾句話,又是大過年的,一點都不在乎禁忌,張延秀真的受不了,一怒之下把徐馨抱了起來,抬進了自己的房中,扔到了床上,此時那天晚上陪張延秀的潘怡婷已早早起來去伺候溫佳蓉了,屋內就張延秀和徐馨兩個人,徐馨一發現這種情況馬上尖叫了起來,這聲尖叫馬上將後院的溫佳蓉引了過來,再受到溫佳蓉的責備後,張延秀髮覺,內院實在是太小的,張府該是擴建的時候了。

劉士剛終於被押解到了京城,同時被送入京城的還有一萬兩黃金、兩萬兩白銀、將近三十萬兩的銀票和一車銅塊,因張延秀離開後各方勢力對押解車隊很是關注,張承德雖然也喜歡胡鬧但也知道輕重,剩下的一萬兩黃金再也沒有進行兌換,銅塊的販賣也慢慢地減少,最後乾脆連剩下的銅塊也一起送進京城,以此來掩護那剩下的一萬兩黃金。到了這個時候,子虛帝才正式在殿上召見張延秀,開始,張延秀被子虛帝大聲地訓斥了好幾句,最後沒收了張延秀的兩萬兩白銀,對此張延秀沒有任何異議,可東林黨不幹了,這是在明顯偏袒張延秀,東林黨一眾人全部要求嚴懲張延秀,並且還提到張延秀這一路所收受的賄賂絕對不僅僅是兩萬兩而已。

張延秀見東林黨如此圍攻自己,本來就被徐馨煩得心情不怎麼好的張延秀終於找到了發泄口,在朝上就跟東林黨吵了起來,而且是破口大罵,最後張佐和子虛帝看不下去了,張佐當場給了張延秀一巴掌讓他跪下請求子虛帝的寬恕,子虛帝則下旨將張延秀帶下去廷杖十下。監杖的司禮太監剛好是黃興德,象模象樣地打了十下,張延秀喊了十下,然後摸著根本就不疼的屁股再次回到了太和殿。當張延秀回到太和殿的時候,東林黨人也剛被子虛帝訓斥完,東林黨沒有張延秀貪污的證據,也拿不出張延秀通過賣銅到底賺了多少銀子的具體數額,而且張延秀此次的確為朝廷立下了大功,可以說是為了朝廷出生入死,貴州的萬民感謝的摺子也送到了京城,看到如此大功勞,再看看眼前這些只說不做的東林黨,子虛帝不偏袒張延秀還要偏袒誰。

罰完了兩萬兩銀子,子虛帝不再怪罪張延秀,而是賞了張延秀一個莊子,莊子內有三千畝良田,還有一些御用的器皿,張延秀很是無奈地接受了。莊子的賞賜還好說,但其實張延秀並不在乎這個莊子,一年才有一萬多兩的收入,還不夠他這次要給士兵和屬下的撫恤。至於那些器皿,說是天大的榮譽,可拿回家只能供著不能用,用了有一點損壞就是對皇上的不敬,根本就是雞肋。但子虛帝的賞賜張延秀必須接受,也不能提別的要求,否則就是抗旨,張延秀只能無奈地接受了,最起碼日後對於收受來的賄賂有了個解釋,可以說是莊子上的收入。

劉士剛被滿門抄斬了,張延秀遵守約定為劉士剛全家收屍,對於張延秀為劉士剛全家收屍的事情,很少人說張延秀是在做好事,有人說張延秀是假慈悲,有人說張延秀對劉士剛有愧,更有人說張延秀這是一個陰謀。當聽到傳聞後張延秀只是冷笑,至於自己的壞名聲,錦衣衛反問了徐馨一句:「當錦衣衛的需要好名聲嗎?」徐馨馬上回答道:「絕對不需要,當錦衣衛的沒有一個是好人,特別是你這個大壞蛋!」張延秀對著徐馨的頭來了一下,說道:「瘋丫頭,有的時候你真的是笨得可憐,我父親也是錦衣衛,而且是錦衣衛指揮使,下次說話前先考慮清楚結果好嗎?!」張延秀是真的希望徐馨能改掉這個壞毛病,日後他們成親後,如果徐馨還不能改掉這個壞毛病,那笑話可就大了。

劉士剛死後,張延秀將劉士剛那沾滿鮮血的囚衣脫了下來,整理好,讓人三百里加急把血囚衣送到貴州去,李榜甲馬上就明白了張延秀的意思,那就是將劉士剛的血囚衣掛在了貴陽城門上,讓貴州全境的老百姓無論苗漢都看到,消息一傳開,無數的苗人和漢人馬上成群結隊地來到貴陽城,當眾人看到那件血囚衣的時候,有人哭了;有人在默默地說著什麼;更有人在咬牙切齒,很是不甘心;也不知是誰帶的頭,一顆石頭向那件血囚衣扔了過去,無數的人馬上跟著將能揀到的時候拿起來,也扔了過去,血囚衣示眾的幾天里,看守血囚衣的士兵可倒霉了,很多士兵都被石頭打中,還好沒人受重傷。

除了那件血囚衣外,張延秀還將一件東西送到了李榜甲手中,讓他轉交給茶兒。那是一條銀制的八卦項鏈,是劉士剛死前一直帶的,那條八卦銀鏈很奇怪的沒有被獄卒拿去,最後這條銀項鏈落到了張延秀手中。當茶兒拿到那條項鏈的時候,她一眼就看出手中的銀項鏈是劉士剛的,她一生氣就要將那條銀項鏈扔掉,這個時候,抱在茶兒懷裡的小傢伙哭了,茶兒看著正哭鬧的兒子,最後用顫抖的手將八卦銀鏈掛在了兒子的脖子上。

張佐此時真的有些吃驚,當張延秀將一萬兩黃金放在他面前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