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三卷 第十三章 歸家(上)

第三卷 第十三章 歸家(上)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3111

當張延秀趕到京城後,再過幾天就是新年了,皇上也只是讓張延秀將貴州所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仔仔細細地寫一份奏摺呈上去,等過年後,將劉士剛押解進京後再議。張延秀得到這個口諭後很是開心,馬上去北鎮撫司交接了一下,隨後立刻回家,在外面那麼久了,冷落了家裡的美妾可不好,張延秀已經忍了很久了,不知道為什麼,張延秀就是不想碰外面的女人。

一進家門,第一個看到的既不是潘怡婷也不是鄭香伶,更加不是小迷糊,在院子里的竟然是徐馨,徐馨正在逗毛毛玩呢。毛毛被鎖在了院子的大樹旁,懶洋洋地趴在地上曬太陽,今天可是京城冬天裡難得好天氣,毛毛很想閉上眼睛好好地睡一覺,可每次它一閉上眼睛就會被徐馨用手裡的烤羊腿肉敲一下腦袋,看到好吃的烤羊腿毛毛馬上一口咬過去,咬空了,徐馨早就跑到毛毛咬不到的地方,笑嘻嘻地看著它。連續幾次後,毛毛真的生氣了,站起來對著徐馨狂吠,可毛毛這樣徐馨卻更高興了,她正玩得開心,一點都沒發現張延秀,張延秀看毛毛那可憐的樣子,有些看不下去,一個飛身來到了徐馨的身邊,將徐馨手中的烤羊腿一把搶了過來,扔給毛毛,毛毛跳了起來一口咬住放在地上就狂啃,高興得直搖尾巴。

「小秀兒,你太過分了,一回來就欺負我,我要告訴婆婆去!」婆婆,張延秀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還是徐馨趁自己不在的時候嫁給別人了,雖然面子上有些過不去,但這絕對是件好事。「小秀兒你那是什麼表情,要回來也不通知一下婆婆,婆婆帶著大家出去發放棉被和過冬的衣服了,因為太無聊了所以我沒去,怡婷和香伶對我說了很多,婆婆們也是,我已經想通了,那就是既然註定要成為你的妻子,那就只能認命,以後我就會天天纏著你,煩著你,我讓你為以前對我所做的付出代價,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厲害,你準備好了沒有,我的夫君!」張延秀的頭又開始疼了,而且這個頭疼很可能會伴隨張延秀一生。

看著徐馨那得意的樣子,張延秀實在氣不過,大叫一聲:「可惡!」一把將徐馨緊緊地抱住,徐馨突然被張延秀抱住後很是緊張,掙扎地說道:「小秀兒,你要幹嗎?快放開我!不然我對你不客氣了!」張延秀越摟越緊了,獰笑著說道:「既然你已承認是我的妻子,那做妻子的當然要伺候丈夫了,來先親一個。」張延秀附近的僕人很早就迴避了,毛毛吃完了烤羊腿後就趴著睡覺。徐馨只能眼看著張延秀向自己親了過來,十分生氣的她狠狠地咬了下去,張延秀疼得頭迅速地後揚,嘴唇出血了,可張延秀並沒有放開徐馨。

「還不快放開我,不要以為我是好欺負的,以後就算我們拜堂成親了你也別想進我的房門。」張延秀用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傷口,很不滿意地盯著徐馨說道:「瘋丫頭,你不好惹這個我從小就知道了,但你也別得意,從小到大,你每次想欺負我好像都沒有好下場,這次也是一樣!」張延秀又親了下去,不過這次疼得趕緊將頭後揚的卻是徐馨,張延秀先行咬了下去,雖然不見血但已經起了烏青,這比咬出血還厲害,看著徐馨捂住嘴要哭出來的樣子,張延秀多少有些得意,他這才將徐馨放開,再次擦了擦嘴角的鮮血,說道:「這樣就哭鼻子了,那以後洞房了要怎麼辦?為我生孩子的時候又會怎麼樣?既然你已經下定決心了,那就把一切都考慮好了!」徐馨心中那個氣,她擦了擦將要流下來的眼淚大聲說道:「姓張的,別以為本郡主不知道你意圖,想讓本郡主主動放棄婚約,你想都別想,我這一輩子絕對不會放過你的!」說完徐馨就跑向了後院,跑回了自己的閨房。

看著徐馨那傷心的樣子,張延秀除了得意外,心裡還有一種怪怪的感覺,張延秀不知道怎麼說,但總之就是頭疼,看著旁邊睡得十分舒坦的毛毛,張延秀一腳就把毛毛踢醒,毛毛當時就火了,可當它看清楚是張延秀的時候,馬上搖著尾巴討好它的男主人。張延秀無奈地搖了搖頭,剛想去抓抓毛毛的下巴就聽身後有人高喊:「壞少爺,你怎麼一回來就欺負毛毛,人家恨死你了。」小迷糊馬上衝到了毛毛身邊,抱住毛毛說道:「毛毛你好可憐啊,人家以後不再把你一個人丟在家裡了。」張延秀很無語,要是把毛毛帶出去還不得嚇壞很多人。

「相公,對不起,我們不知道你要這麼早回來,不然我們一定會在家裡等你的。」潘怡婷的一聲相公叫得張延秀的心都酥了,他也不在意大門外還有人進來,一人一手分別將潘怡婷和鄭香伶摟住,看到如此的情景,潘怡婷有些害羞地要掙扎開,鄭香伶則緊緊地抱住張延秀,貴州的一些事情家裡的女人們多少聽過一些,對此大家也很是擔心,可為了不讓張延秀分心,所以張延秀在貴州所接到的家信會那麼的簡單。

「哎,還是那句話,有了媳婦忘了娘,做娘的怎麼這麼辛苦,遊子歸家第一個找的就是自己的媳婦,把自己的娘親丟在一邊。」張延秀的聽到了母親溫佳蓉那熟悉的聲音,馬上放開了潘怡婷和鄭香伶。「大姐,兒子大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看人家多恩愛啊,我們是不是也該準備抱孫子了。」不用說,張延秀知道一定是四娘蕭亭,潘怡婷和鄭香伶兩人被說得臉通紅通紅的。還好張佐的三夫人董怡珊趕緊為她們解圍。「大姐,有什麼事我們還是進去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