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三卷 第十一章 止戰(下)

第三卷 第十一章 止戰(下)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3110

花了十天的時間,所要商量的重要協議都商量完了,苗人叛軍的大部分人馬都回到了自己的寨子里,放下了手中的苗刀,從新開始做一個家庭頂樑柱應該做的事情,耕種和狩獵,支撐起一家人的生計。至於那些失去兒子、沒有了丈夫、再也見不到父親的,只能繼續想辦法活下去,因為他們的親人只所以要拿起刀箭,就是為了讓他們能更好地活下去。

再爭吵過後,張延秀賣了個大人情給百花和茶兒,十萬兩白銀,用在一個人身上很多,用在很多人身上很少,但最起碼能幫幫那些因戰火而失去家人,生活困難的苗人,讓百花和茶兒更好的收買人心,得到更高的聲望。百花和茶兒把張延秀送的那筆銀子收下了,不過卻對張延秀的想法嗤之以鼻,而且百花還說,那些銀子本來就是他們苗人的,是劉士剛搶去的,朝廷還欠苗人很多很多。張延秀不說話了,從劉士剛在貴陽的私宅里查抄出了價值八十萬兩銀子家產,這裡面還包括貴陽城內的幾個店鋪,可張延秀感覺劉士剛不會僅僅就只有這點銀子,貴州盛產白銀,苗人喜歡已白銀作為飾物,劉士剛屠了那麼多的苗人寨子,絕不會只有這麼少的銀子,每年一百萬兩的軍費啊!

在難得的清閑半天后,張延秀終於決定親自去見見劉士剛,見見這個把貴州鬧翻天的殺人魔王現在是什麼樣子?!果然沒有讓張延秀失望,劉士剛很臟,但是他的眼神,還有他的神情,都是那麼的驕傲與剛強,劉士剛是個殺人屠夫,也不是一個好的將軍,但無可否認,他是一個優秀的士兵。劉士剛在延綏是從一個軍戶慢慢地升到了副總兵這個位置,經歷了大小戰役百餘次,親自斬殺了將近兩百名入侵的蒙古人。可惜了,這樣的一個人不會當官,也不會為將!

當張延秀出現在劉士剛面前的時候,劉士剛站直了身子,看著張延秀,張延秀也在看他。最後劉士剛開口說道:「外面很安靜,他娘的,沒想到你這個二世祖竟然還會打仗,還打贏了!」張延秀自己搬來了一塊椅子,坐在了劉士剛面前,他還帶來了一隻烤豬蹄,一壺酒,為自己倒一杯,也為劉士剛倒一杯。「我承認我是個二世祖,因為我出生在一個顯赫的世家,有一個好父親,一個好母親,可我並不是一個滿足於父母所給的一切的人,所以我能打贏這場仗,逼著苗人投降,讓貴州停止戰亂!還有就是將你這個貴州經略使、鎮南將軍輕易給活捉了!」張延秀在炫耀,他現在很需要一個人來欣賞他的輝煌。

劉士剛抓起張延秀放到他面前的烤豬蹄,大口地吃了起來,吃了幾口後拿起酒杯一口喝光,然後將酒杯扔給張延秀,說道:「世家子弟就是假斯文,喝就用這麼小的杯子,沒勁!」張延秀笑著從食盒裡拿出了一罐酒,扔給了劉士剛,劉士剛拿起就往嘴裡倒,喝了一大口的酒,再吃上幾口肉,張延秀就坐在牢房柵欄外,看著劉士剛吃,自己慢慢地喝酒,牢房裡就他和劉士剛兩個人,老陳和小單在外面守著。

當吃飽喝足之後,劉士剛用很髒的袖子擦了擦嘴巴,這才開口說道:「張延秀!錦衣衛張指揮使的獨生子,你們張家深受皇上的寵信,可以說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你張延秀要來貴州兵部當然是要什麼給你什麼,兵要最好的,裝備要最精良的,地方官員也要巴結你,幾十萬石的糧食說給就給,如果老子也有這樣的實力,整個貴州苗人的叛亂早就被平定了!」劉士剛越想越氣,一拳狠狠地砸在柵欄上,大聲吼道:「你這樣的公子哥根本就不知道我們這些普通士兵有多苦!平日里使用的兵器要自己保養,戰場上弄壞了就要自己去修,或是拿銀子去換把新的。當兵吃糧,他糧的,給士兵吃的糧食跟餵豬的沒兩樣。我們軍戶就靠那一小塊田地養家糊口,可你們這些世家王公還要來搶奪我們的田地!最可恨的是,兄弟手足替你們這些混蛋拼死拼活,死的死、殘的殘,你們還要剝削我們的撫恤金,有些為保護你們而戰死的兄弟的妻子為了養活全家竟然還要出來賣,更慘的還有人全家被餓死,張延秀你告訴老子,你們這群混蛋對得起我們這些為你們流血拚殺的當兵的嗎?!老子是屠殺,可比你們這些披著人皮的混蛋來說,老子比你們好一萬倍!」張延秀沉默了,天下衛所軍戶都在爛,但爛得最快的卻是朝廷所倚重的官員。

沉默過後,張延秀慢慢地問道:「所以你才一再縱兵屠戮地方?!」劉士剛並不為自己所做的感覺後悔和羞恥,大膽地承認了:「沒錯,貴州可是個好地方,苗人的寨子還有一些普通的村子都有銀子,屠掉一個寨子也有幾萬兩銀子。不過張延秀,你要搞清楚,並不是老子自己要來貴州的,是延綏的那些混蛋叫自己過來的,他們看老子太麻了,正好朝廷需要一個人來鎮壓貴州苗亂,就把老子扔過來了,一開始老子還很生氣,可後來把銀子賺到手後,老子真是後悔,後悔為什麼不早點把老子派過來,這樣老子那些戰死兄弟的親人也就可以少受點苦,這些年來,老子靠那些沾血的銀子讓他們全都過上了好日子,老子值了。」張延秀搖了搖頭,這世上對與錯誰能說得清楚,殺人的同時就是在救人,救人的時候又是在殺人,怪不得當初抓劉士剛的時候他不承認自己不義。

「劉士剛,你本來是有機會收手的,當初你派人給京城官員送銀子的時候,皇上給了你一次機會,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