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三卷 第十一章 止戰(上)

第三卷 第十一章 止戰(上)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3103

追擊敗兵的張承德回來了,八百騎兵只傷亡了三十多人,幾乎每個人身上都帶著血,但都不是自己的,戰果輝煌!不過張承德卻沒有抓到那幾個苗族頭人,苗族的大隊人馬竟然主動出擊,前來接應那幾個苗族頭人和潰敗的苗人叛軍,得到這個消息後張延秀的臉色有點難看,他馬上把所有人組織起來,將大營中的糧草附近放滿柴草,倘若苗人的大隊人馬開始進攻大營,那就將所有的糧草全部燒掉,一粒糧食也不留給苗人,大營南面的工事來不及修復了。

「少爺,劉士剛的舊部一百多人全跑了,那些混蛋趁著剛打了勝仗,御前侍衛一時大意地機會溜掉了,如今大營內還有一些劉士剛的舊部,請少爺定奪。」小單風急火燎地跑了過來,將這個消息告訴張延秀。張延秀無奈地搖了搖頭,想少殺點人都不行。「傳令下去,錦衣衛外圍組織全力追殺這群逃兵,全部就地格殺,沒有跑掉的人要給予獎賞,告訴那些人,他們很快就能帶著自己的銀子回老家種地去了。還有假如苗人再度挑起戰端,不要讓那群人上陣,所有人做好撤退的準備!」張延秀可不能保證苗人頭領不會突然改變主意,再次挑起戰端。

將近一千人苗人俘虜都被聚集在了一起,受傷的都進行了簡單的救治,苗人的大隊人馬在接應了戰敗的幾個苗人頭人後,也沒有再前進一步,官兵與苗人的軍隊就這樣對峙著,根本探馬的查探,苗人的軍隊中並沒有漢人武裝,張延秀安心多了,分化瓦解的計策成功了,接下來就是自己的主動退讓。「茶兒,這次就麻煩你將那一千多人帶回去了,還有這三車糧草,同時幫本官轉告百花公主和她的父親,就說只要本官願意隨時可以將這座大營燒成廢墟,劉士剛的舊部已經死得差不多了,這一切也該結束了,朝廷增援的人馬馬上就到,那八百騎兵就是先鋒!」茶兒沒有跟張延秀爭吵什麼,而是默默地離開了帥帳,走了幾步後,她突然一個轉身,對張延秀說道:「我還會回來的,希望張大人能幫我個忙,不管別人如何地誤會我,我都要找到我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張延秀點了點頭,回答道:「放心吧,我既然決定要幫你,那就一定要幫到底的。」

張延秀的讓步馬上有了回應,苗人的大隊人馬再次後退,退到了張延秀大營的五十里外,得到這樣的回應張延秀覺得還算滿意,糧食每天運送兩車過去,雖然不是很多,但苗人還是忍耐下來了,因為張延秀說得沒錯,死的人實在是太多了,誰也不願意再失去親人了。這樣的情況接連持續了五天,這五天里百花和茶兒一直在張延秀和苗人之間兩邊跑,張延秀被這兩個女人吵得沒辦法,就多送了一車的糧食過去,張延秀可不想一下子把大批的糧食給苗人,只要他們餓不死就行了。五天後,朝廷增援的軍隊終於到了。

劉士剛的大營內一下子駐紮了一萬多人馬,張延秀這下也不小氣了,一次將張承德帶過來的一萬石糧食全部送了過去,後面還有兩萬石的糧食,隨時也可以送到苗區,同時招安的事情也辦得差不多了,有一半的漢人叛軍願意接受朝廷的招安,剩下的還在考慮,不過也快了,苗人那裡張延秀也拉攏了兩三個有實權的頭人,冊封為土司這種朝廷承認的地方世襲官員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土司雖然名義上是朝廷的官員,但土司管轄的地區幾乎全部都是土司一個人說的算,那可就是變相的土皇帝了。

張延秀的這些小動作,百花和她父親很快就知道了,可他們根本就阻止不了,漢人的那些首領就不用說了,同族的苗人頭人很多都認為戰爭很快就要結束了,沒有了劉士剛這個威脅,苗人眾頭人們又恢復了往日樣子,各自為政,互相算計著對方,很多老一輩的恩怨也被抬了出來,各自都在為自己的利益考慮。如果不是百花身為大明皇帝親自冊封的公主,也是與漢人之間談判的代表,還有百花父親手中所掌握的實力,百花的父親早就壓不住那些人了。

冬天終於到了,雖然貴州沒有京城那般寒冷,但張延秀開始想家了,想要回家過年,去年張延秀就沒在家過年,也不知道家裡怎麼樣了,張延秀一直在寫信,然後用錦衣衛的快速渠道將信送回去,可回信那是一封沒有,張佐只是一直吩咐讓張延秀好好辦差,家裡一切都好。還好,讓張延秀等了很久的聖旨終於到了,劉士剛和一眾犯人都將被押往京城受審,貴州有一半的官員被革職查辦,最上頭的貴州布政使與貴州按察使也是一個下場,革職查辦!投靠錦衣衛的地方官員都得到了提升,很多人都是身兼數職,新的官員要等開春才能上任,又是一場利益地爭奪,這次楚黨可是下了大力氣,推薦官員的名單早就寫好了。

聖旨中對張延秀的表現是大嘉讚賞,並將貴州之事全部交給了張延秀處理,對此張延秀只是很無奈地接受了,要處理的事情很多,張延秀怕不能趕回家過年,還有就是自己在外面拼死拼活,結果只是口頭上的幾句讚賞,既不陞官也不獎賞,這讓張延秀心裡有些難受。可既然手中大權在握,那就不能辜負子虛帝的厚望,張延秀馬上與苗人頭領正式商討具體事宜。

所有的苗漢聯軍都被赦免,但漢人武裝都要接受朝廷的招安和整編,除留下部分精銳外,其他的全部解散。對於這點百花和她的父親完全同意了,漢人首領們除了一個與百花的父親是莫逆之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