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三卷 第八章 捉拿(下)

第三卷 第八章 捉拿(下)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3105

劉士剛在帳內開始罵人了,罵了幾聲後外面還是沒人回應,外面卻是人影閃動,感覺可能出事的劉士剛剛想將鎧甲穿起來,張延秀就領著進了劉士剛的帥帳。在張延秀眼前的,是一個很像將軍的男人,雄壯的體魄,滿臉的橫肉,三國演義里所描述的張飛的鬍子,四十多歲的人,有些蒼老。而在他的床邊,一個苗族女人穿的衣服丟了一地,一名苗女雙手雙腳都被綁在床上,身上蓋著衣服,沒想到劉士剛還挺溫柔的。

「孫校尉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個人又是誰,擅闖帥帳者死,難道你想造反嗎?」天字十三號的身子在發抖,劉士剛常年的威信讓孫校尉害怕,但張延秀卻一直盯著床上的那名苗女的臉,那苗女發現張延秀在看他,馬上把臉轉過去了。一聽到造反兩字,張延秀的回應就是冷笑,他說道:「造反,劉士剛貴州經略使、鎮南將軍,你說是誰要造反啊,朝廷待你不薄啊,將貴州一省之軍政大權交與你一人之手,對你是何等信任。可你對朝廷的回報又是什麼?半個貴州全爛了,無論是苗人還是漢人都被你逼反了,死了那麼多無辜之人,你覺得你對不起朝廷嗎?更可恨的是,你根本就不在乎你在京城的家人,以大敗謊稱大勝,妄圖欺瞞皇上,如今因事情敗露還想謀殺朝廷欽差,定你個不忠不孝,不仁不義不為過吧!」劉士剛點了點頭,卻又搖了搖頭,說道:「本帥是不忠、不孝、不仁,但本帥並沒有不義,本帥不管你到底是什麼人?也不管你們想幹什麼?本帥想奉勸你們一句,你們現在身處本帥的軍營,只要本帥的親兵醒來,本帥手中的兩千人馬就會把你們砍成肉泥,識相的馬上投降!」

張延秀又笑了,他對劉士剛說道:「劉士剛,你認為你那一百親兵還醒得來嗎?本僉事既然敢進你的帥帳,就已做好了萬全的準備,你放心,你那一百親兵絕對死的毫無痛苦,錦衣衛下手向來乾淨利落。」聽到張延秀說出錦衣衛三個字,劉士剛突然明白了什麼?他對孫校尉說道:「原來本帥身邊真的有錦衣衛安插的內線,這個內線就是你吧,本帥待你不薄啊,這些年來你拿了本帥多少銀子,你竟敢出賣本帥,來人,替本帥將這叛徒拿下,來人啊,人都死光了嗎?」

劉士剛喊了一陣,帳篷的帘子再次被掀開,王校尉走了進來,對張延秀說道:「張大人,各營人馬已經全部收服,共斬殺反抗者七十二人,大營已經完全在我們控制之下。」張延秀點了點頭,看著目露凶光的劉士剛說道:「對了,忘記自我介紹了,本僉事就是你要孫校尉所殺的錦衣衛僉事,朝廷欽差張延秀。同時本僉事還要告訴你一件事,劉士剛你完了。」躺在劉士剛床上的苗女哭了,而劉士剛卻沒有放棄反抗,伸手去抓兵器架上的大刀,小單馬上動手,用暗器射中了劉士剛的右手,張延秀一個上前手刀砍在了劉士剛的脖子上,劉士剛並沒有馬上倒下,而是掙扎著想去拿就在眼前的兵器,孫校尉也動手了,一拳打在劉士剛的肚子上,劉士剛終於倒下了。

張延秀看著倒下的劉士剛,摸了摸自己的右手,淡淡地說道:「和老陳一樣,練的是外家硬功,還能反震,不錯,不愧是在沙場縱橫多年之人。」說著小單和王校尉趕緊把劉士剛結結實實地綁了起來,小單還用上了隨身帶的特殊毒藥,毒不死人,卻能讓人渾身無力,內力全失。張延秀拿起桌上放的一把小刀,來到還綁在床上的苗女面前,此時那苗女已經閉上了眼睛,一動不動,但眼角上卻有淚水。張延秀將綁在苗女手腳上的繩索割斷後對那苗女說道:「你應該聽得懂漢話吧,外面有你們苗族的勇士在配合本僉事,如果你願意的話本僉事可以把他們叫過來,如果你不願意的話,那就不用了,刀子本僉事留在這裡了,該怎麼辦你自己決定吧,本僉事只是告訴你,有的時候,活著比死還要痛苦,但活下去就是對死去的人最好的報答。所有人都出去吧!」苗女在張延秀轉身要出去的時候,坐了起來,用漢話小聲地說了句:「謝謝。」

整座軍營已經全部在張延秀的控制之下,雖然眾人都很累,但還不是睡覺的時候,張延秀將大營中所有的士兵集中了起來,訓話!看著眼前這一千多名,將近兩千名手中沒有武器的士兵,張延秀一陣感慨,這些士兵對朝廷不是沒有貢獻,最起碼他們真的與叛亂的苗人作戰,可惜他們做得實在是太過分了,但張延秀眼下並沒有處罰他們的意思,眼下正是用人之際。

「本官乃是朝廷欽差,錦衣衛僉事張延秀,奉朝廷之命捉拿欺瞞朝廷,以大敗謊稱大勝,私自斬殺朝廷官員的叛逆劉士剛,不想劉士剛不僅不遵從朝廷的旨意,還想謀殺本欽差,如今首犯已全部拿下。如果你們聽從本僉事的命令,忠於朝廷,本僉事可以向諸位保證兩件事情,第一本僉事不追究你們的之前所犯的罪行,因為你們眾人也為此付出了代價,太多的人死了,本僉事不想再讓更多的人失去生命。第二,諸位的私人錢財還是自己的,本僉事不會沒收,你們的還是你們的,不管那些錢財有多血腥。」張延秀話一說完,所有的士兵先是亂鬨哄一陣,然後眾人又馬上歡呼了起來。張延秀看著台下的眾人,只是搖了搖頭,這群實在太好騙了。

「安靜!」張延秀喊了一句,但是下面的人沒有反應,隨後老陳和小單一群人連喊了幾次,這些人才安靜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