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三卷 第八章 捉拿(上)

第三卷 第八章 捉拿(上)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3115

「張大人,一切你已經都清楚了,時間緊迫,從此到劉士剛的大營只有半天的路程,請張大人馬上命令手下的士兵換上劉士剛士兵的衣服,我將親自帶路,並通報劉士剛張大人的車隊已被我等全部殲滅。夜晚是最適合偷襲的時辰,請張大人抓緊時機。」張延秀用力搓了搓臉,大向外面大聲喊道:「小單,傳令所有人埋鍋造飯,吃飽了好趕路!」然後對天字十三說道號說道:「你去準備衣服,準備好了一起吃飯,前方的道路不會再如此難行了吧?」天字十三號點點頭,回答道:「前方的官道並沒有被破壞,劉士剛還命令我只要殺了大人,就留下一部分人全力搶修官道。」

兩百人,還有百花的三十名苗人勇士,剩下的運送傷員和押解俘虜回後方的糧食聚集地,同時還帶去了張延秀的一封密信,張延秀要求將貴州境內所有能調集的軍隊全部集中起來,由張承德統一指揮,並請湖廣總督調派一萬士兵入貴州,張延秀有臨機專斷之權,可以事後再向皇上寫奏摺,就算他不寫他的父親張佐也會幫他寫的。

兩百三十多人全部換上了劉士剛士兵的衣服,很多衣服上都有血跡,不過這才像是剛剛經過一場血戰的士兵。雖然張延秀又下令將所有馬匹留下,全部人徒步急行軍,天字十三號跑最前面,張延秀隨後。兩百三十多人的隊伍就這樣一路小跑,一開始張延秀還不覺得累,只是有點新奇,可漸漸地張延秀是越跑越累,還滿頭大汗,但為了不在手下面前出醜,他一直硬咬著牙挺著,直到趕了一半的路程後,在小單和老陳的建議下才讓所有人休息了一下,張延秀差點就坐了下去,還好老陳一把堅決將他扶著,急行軍過後人絕對不能馬上坐下。

「小單去看一下是否有人掉隊,如果沒有的人掉隊的話,讓眾人趕緊休息,還有安排我們的人警戒四周。」錦衣衛的精銳高手有些體力消耗不大的,張延秀等小單安排好之後,這才能坐下來,喝了幾口水,靠在樹邊,喘著氣。突然,苗人頭領拔出了苗刀向張延秀射去,小單和老陳此時都不在張延秀的身邊,天字十三號想去攔已經來不急了,張延秀身邊的護衛全都拔出了手中的兵器,隨時準備衝過去。

「住手,謝謝你救了我,看來這蛇還挺毒的。」張延秀拔下了就在臉旁的苗刀,一條黑蛇的,三角形的毒蛇被盯在了上面,苗刀射得非常的准,一刀斃命,如果是用來射人那就可怕了,不愧是苗人勇士的頭頭。「不用謝我,因為救你是應該的,公主說過,你現在不能死,你死了我們苗人的災難還要繼續,但請你記住,我們苗人絕不會向任何氣壓我們的人妥協的。」張延秀冷笑著點了點頭,對此他不在乎,對付完劉士剛後要防的就是苗人了。

眾人歇息了大約一刻鐘的時間,當休息到一半的時候,三十名苗人已經全部恢復了體力,這些苗人自覺地到處走走,警戒四周。張延秀試著站了起來,感覺還是有點累。此時天字十三號對張延秀說道:「張大人,苗人最善於在山間奔跑,他們在高山密林之中如履平地,來去如風。大部分的苗人又都善於架設陷阱,劉士剛幾次想集中兵力與苗人決戰都被苗人逃脫,如果是靠硬碰硬,苗人絕對不是我們大明官兵的對手。」天字十三號說得很小聲,但夠張延秀聽清楚了,張延秀點了點頭,也小聲地說道:「本官明白,不過這次不同,苗人已經沒有糧食了,為了填飽肚子他們不得不與劉士剛的官兵決戰。而抓到劉士剛後,所有的糧食還是控制在本官手中。」

休息夠了,眾人再次上路,一路小趕後終於來到了劉士剛的大營此時離天亮還有兩個時辰,正是眾人睡得最迷糊的時候。天字十三號領著張延秀來到大營門前,守門的士兵大聲喊道:「什麼人?這裡是軍營重地,擅闖者死。」天字十三號馬上回答道:「我是督戰隊的孫校尉,奉將軍之命出營辦事,如今事情已辦成,回營復命,快打開大門,耽誤了將軍的大事你吃罪不起。還有轉告你們長官,就說事情都辦託了。」塔樓上的士兵拿燈籠照了照,看清楚了天字十三號的面目,馬上說道:「好的,小的馬上開門,孫校尉請稍等,我們頭等你很久了。」張延秀冷冷地看著營寨大門被打開,身後的士兵已經做好了準備。

「恭喜孫校尉立下此等大功,將軍等待這個消息已經等了很久,得到孫校尉的通報後剛剛才睡下,但命我在此專門等候孫校尉,孫校尉請!」天字十三號的將手放在背後,對著那人個瞎了一隻眼睛,穿著一身文人衣服,看起來四十來歲,兩鬃斑白中年人很驕傲地笑了笑,後面給張延秀打的手勢是東廠叛徒。「本來就是小事一樁,天下間哪有孫某辦不成的事,王校尉你欠我的那一壇酒這下總該還了吧,這次可是慶賀本人高升的酒哦。」中年人身旁的一名校尉說道:「當然了,孫校尉高升兄弟怎麼能不慶賀,酒已經準備好了,等下見了將軍後馬上就能喝到酒了,菜我也準備好了。」天字十三號慢慢地走了過去,說道:「聽你這麼一說,我都快等不急了,真想馬上就喝到。」王校尉點了點頭,突然說道:「那好,我們馬上就喝。」說著手中的匕首快速地刺入東廠叛徒的身體內,另一隻手已捂住了對方的嘴,東廠叛徒似乎不相信這一切,死的時候眼睛睜得大大的。在王校尉身後也是一陣屠殺,馬上就有十幾個人倒下了。

「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