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三卷 第七章 襲擊(上)

第三卷 第七章 襲擊(上)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3114

休整了一天後,張延秀一行人再次上路了。在休整的一天時間裡,百花的那些苗人勇士除了幫忙一直建設營地外,還時不時偷偷地觀察漢人士兵的武器,因為張延秀事先已經安排了,所以士兵們都很大方地讓那些苗人看看,並故意使了幾下,見識到漢人精銳士兵所使用的兵器的威力後,苗人勇士的臉色不怎麼好看,他們手中的苗刀實在太劣質了,也沒有漢人那輕便又堅固的皮甲,劉士剛的士兵雖然兇悍,卻沒有張延秀手下如此好的裝備,如果朝廷真的派這樣的士兵來圍剿他們苗人,那絕對是一場大災難,更何況朝廷在貴州附近還有十幾萬的軍隊。原本那些喊著要將漢人朝廷趕出貴州的苗人勇士不再也不大聲了。

越接近劉士剛的軍營,官道就越難走,有些很明顯是被人故意破壞的,動不動就是幾個大坑、碎石或是倒下的樹木,看到這些東西張延秀每次都很緊張地讓人一邊將雜務搬開或是把坑填上,一邊警戒四周,防止可能的偷襲。可連續這麼幾次後,眾人開始放鬆戒備,總不能每次都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當車隊再次見到路邊有樹木和大石擋住去路的時候,前隊的士兵將兵器隨手一扔,三十幾個人一涌而上開始清理道路,而四周警戒的士兵則一個個有事沒事地聊著天,對四周只是掃了幾眼,根本就是在欣賞風景。

張延秀也掃了四周幾眼,雖然心裡覺得自己太多疑了,可這次擋在路上的樹木和石頭但比以前的明顯多了很多,也大了很多,地上有些很可疑的痕迹,看樣子是被人拖動的,而官道兩旁都是茂密的樹叢,天上的飛鳥挺多的。飛鳥!張延秀心頭一驚,馬上大聲喊道:「全體戒備,豎盾牌!小心弓箭!」軍令如山倒這個道理所有的士兵都懂,更何況是張延秀所率領的精兵,雖然有些士兵覺得張延秀這個命令實在是莫名其妙的。後隊的馬車馬上停下,將一個個巨大的盾牌卸了下來,分發到輜重兵手中,然後再由輜重兵將盾牌一個個地分下去。可當盾牌才發下去三分之一,盾陣還沒有組成的時候,一陣陣瘋狂地箭雨便射向了張延秀的車隊,整個車隊瞬間慘叫連連。

「少爺小心!」老陳拿起一塊盾牌衝到了張延秀的面前,與小單一起守護在張延秀的身旁,有一枝箭射中了張延秀,但被張延秀身上穿的皮甲擋住了,箭頭不深!小單則用手接住了兩枝箭,見張延秀受傷趕緊查看箭頭,幸好箭上沒毒。張延秀下馬後用力將身上的箭枝拔了出來,也看了看箭頭,是銅製的箭頭,但製作的手法卻明顯是軍方的。

張延秀的士兵在一陣混亂後馬上開始有組織的反擊,盾牌被迅速散發到了士兵的手中,組成了盾陣。不管是受傷還是死的士兵全部被拖到了盾牌後面,馬上救治。連弩上好了箭匣,火銃也裝好了火藥和鉛彈,弓箭早已射了出去,可偷襲者都躲在了樹叢里,射出去的弓箭命中很低。「所有人向後撤,把敵人從樹叢里引出來!盾牌手掩護!」張延秀髮現偷襲者的目標已經開始集中到了自己和百花所在的馬車身上,此時苗族的勇士正守護著他們的公主百花,用手中的苗刀去擋飛來的箭雨,好幾個苗人已經中箭,但都只是皮肉之傷而已。

在張延秀的指揮下,車隊慢慢向後退去,銅製的箭頭根本穿不透士兵手中的盾牌,百花躲馬車上也很安全,箭射不出馬車,馬車的窗戶已經被封死了。偷襲者所射出的箭雨給張延秀的車隊所帶來的傷亡越來越小,眼看張延秀他們就要退到弓箭射程外了,偷襲者的箭雨突然停下了,靜悄悄地沒有動靜。張延秀並沒有趁這個機會命令士兵繼續後退,而是讓士兵停下,做好反擊的準備。張延秀所帶領的都是精銳的士兵和錦衣衛中的高手,因為一時大意而被人偷襲,幾十名兄弟陣亡讓眾人很惱火,血債只有用血來償還。

穿上皮甲,握緊著手中的兵器,張延秀的士兵緊盯著兩旁的樹叢,莫不做聲!再等待了一會後,樹叢里終於有了動靜,眾多穿著平民衣服的蒙面人從樹叢里沖了出來,沖在最前面的大部分高舉著長矛,見對方先鋒要投射長矛,京軍的校尉下達了射擊命令。連弩、火器、弓箭一陣狂射,沖在最前面的賊兵大部分躺在了衝鋒的路上,後面的看情況不對開始向後撤,但樹叢後馬上射出了數陣箭雨,這陣箭雨的目標並不是張延秀他們,而是那些後退的賊兵。

退卻的賊兵再次沖了過來,在他們身後還有更多的賊兵從草叢裡沖了出來,並開始用弓箭壓制張延秀的士兵,錦衣衛的高手有些忍不住了,如今在前面作戰的都是京軍,張延秀只是命令他們做好出擊的準備。掉在地上的長矛再次被人揀了起來,賊兵在付出了一百多人的傷亡後終於將長矛投射到了張延秀的車隊中,由於長矛的巨大衝擊力,盾陣有了幾個明顯的缺口,更多的賊兵亡命地向缺口發起了衝鋒,這完全是一場士兵與士兵之間的較量,雙方的士兵都在盡量配合的同伴,兇狠的賊兵同樣使用著大明最士兵最普遍使用的五人為一組的戰陣。張延秀知道,劉士剛終於動手了,劉士剛不是要造反,而是要讓整個貴州繼續亂下去,不然就這些偷襲者就不會蒙著臉不穿盔甲了。

「少爺,賊兵有三百多人,樹叢中督戰者最少也有一百人,請少爺下令!」張延秀一直在車隊的中間指揮戰鬥,前方京軍的傷亡雖然一直在增加,但已穩住了陣腳,賊兵進退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