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三卷 第六章 苗人(上)

第三卷 第六章 苗人(上)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3135

張延秀的話那苗人聽得懂,其臉色很難看,手中的苗刀握得緊緊地,一直沒對他身後的同伴翻譯出張延秀話的意思。見到如此情景,張延秀卻執意要嚮導將他的話原原本本的告訴那些苗人,嚮導連使了幾個眼色讓張延秀有些生氣,他對嚮導訓斥道:「讓你說就說,有什麼後果本官清楚,將本官的話原原本本地告訴這些苗人。」替張延秀翻譯的嚮導以前是跑商的,專門來往於貴州和湖廣兩地,他可得罪不起張延秀,最後只能替張延秀一字不差地翻譯給那些苗人聽。

當嚮導將張延秀的話一字不差地翻譯給苗人後,三十幾個苗人全都鬧騰起來了,三十幾個苗人吵成一團,一半的苗人向張延秀怒吼著,還有幾個要衝過來卻被同伴拉住了。「把他們說的話能聽明白的全部告訴我!」後隊的三十名錦衣衛精銳趕到了前隊,隊伍的中間也在移動,張延秀知道百花已經過來了。

「大人,他們吵得很厲害,那幾個苗人在勸最衝動的幾個苗人冷靜一下!那些苗人說,他們沒有向朝廷投降,劉士剛被他們打敗了,他們沒有輸!他們還說,如果漢人不服的話他們還可以再打,他們不怕!還有人喊,這裡是他們苗人的地方,不是漢人的地方!」張延秀扭了扭脖子,拿出身上帶的短銃,慢慢地將火藥和鉛彈裝進去,然後將短銃指向那群苗人。「大人不可,這麼苗人都是貴州苗族最尊敬的勇士,如果大人殺了他們貴州苗人將會不計一切向大人報復,還請大人三思啊!」嚮導不敢去攔張延秀的手,只能跪在地上懇求張延秀,而此時那幾個苗人的頭也看到了張延秀手裡拿的怪東西。

「嘭」的一聲巨響,張延秀前面的苗人還以為打雷了,可此時天空一片蔚藍,領頭的苗人向張延秀問道:「大人,你手上拿的就是你們漢人的火器吧?!」張延秀點點頭,他將手中的短銃收了起來,指了指苗人旁邊的一塊石頭,苗人很快就發現石頭被打穿了一個空,張延秀拿起身邊士兵的一把連弩,對著官道旁邊的大路射去,十枝弩箭同時射出,全都釘在了樹上,箭枝入木三分。張延秀此時才淡淡地說道:「死了那麼的人,多少人家破人亡,多少人流離失所,你們難道還想打下去嗎?貴州境內與你們這些苗人作戰的不過是我大明朝一省之軍力而已,如果還想打的話,四川和湖廣兩省還有十萬大軍可調動,多為你們的家人想一想吧!百花已經被皇上冊封為苗族公主,她已經來了,有什麼不明白的你們可以去問她。」張延秀也不管那些苗人有什麼反應,轉身就走,正好碰上迎面而來的百花,兩人互相看了一眼,什麼都沒說。

三十七個苗人加入了隊伍,不過大部分的苗人臉色很不好看,似乎還跟百花爭吵過,對此張延秀一點都沒有放在心上,雖然事情是他惹出來的,不過苗人的事就又苗人自己去解決好了,因為苗人必須接受這一切,朝廷和皇上都是好面子的,

為了朝廷的體面和皇上的尊嚴,無論花多少銀子和犧牲多少人都是值得的!

隊伍在錦衣衛外圍組織控制下的一個地方衙門休息了一會,張延秀在進入貴州後早已派出了探馬去通知劉士剛,可得到的回答是劉士剛以苗人餘孽猖獗,大量新兵需要訓練為借口不能迎接欽差張延秀,並請張延秀小心那些與苗人勾結,意圖謀反的地方豪強、官員等。得到如此的消息,張延秀只是覺得好笑,劉士剛耍的這些手段連小孩子都不如,不過想想,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劉士剛武將出身,大字不識幾個,除了打仗什麼都不會,如此幼稚的政治手段就一點都不奇怪了,不然他劉士剛也不會在貴州打了這麼多年的仗,撈了那麼多的銀子卻只給京城的大員送去了那麼一丁點銀子,結果到如今所有的官員都對他懷恨在心。

隊伍越往貴州內地走,官道就越坎坷,周圍也越荒涼,路上還碰上了一個全村人都跑光了,空空蕩蕩的縣衙人,看人離開了很久,就算有人看到張延秀這些人也早就跑光了,百花用眼前的一切來告訴張延秀,都是你們漢人的錯。但張延秀馬上反擊道:「如果不是你們苗人先叛亂,朝廷根本就不會派劉士剛前來鎮壓,一切的源頭都是你們,要怪朝廷先怪你們苗人自己吧!」百花這下可火了,她很生氣,她大聲地對張延秀吼道:「你憑什麼怪我們苗人,這一切根本就不是我們的錯,我們苗人只想在自己的寨子里好好地過日子而已,是你們那些朝廷大官們貪得無厭,今天這個稅,明天那個稅,每每向我們苗人勒索大量金銀和糧食,如果不是沒了活路,我們苗人根本不會去殺那些貪官,用你們漢人的話來說,這叫替天行道!」張延秀很無聊,他自從掌控北鎮撫司後,就知道了很多內情,但他還是想跟百花爭辯。

「賦稅是為了維護朝廷能夠正常運轉的必要,大明天下無論是老百姓還是官員都要交稅,你們苗人在大明朝洪武年間向大明進貢稱臣了,並承認自己是大明的子民,既然是大明朝的子民那就必須要服從朝廷的命令,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這個道理你應該懂!」張延秀如今的神情很傲慢,試圖激怒百花,想從而將百花引到另一個話題上,不過憤怒地百花正好看到張延秀身後衙門大堂上掛著的明鏡高懸四個大字,一陣冷笑。

「張僉事,你好辯才,不過你忘了,我們現在是在哪裡,在朝廷的衙門裡,在你頭上正掛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