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三卷 第四章 婚禮(下)

第三卷 第四章 婚禮(下)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3094

潘怡婷不說話了,只是將張延秀抱得更緊,張延秀漸漸地感覺到潘怡婷自己的衣服好像濕了,張延秀感到很欣慰,因為潘怡婷已經完完全全地將心交給自己,雖然兩人在日後可能還會鬧點小矛盾,但夫妻之間爭吵是難免的,就連張延秀的父母張佐和溫佳蓉也會吵架,更何況他們,不過這也要有以後再說。

張延秀突然將潘怡婷抱了起來,用腳踢開門,也不管守在門外的張承月如何的吃驚,抱著潘怡婷就向鄭香伶的新房走去。此時的鄭香伶也是一半歡喜一半憂,歡喜的是她終於名正言順的成為了張家的人,她擁有的名分將是她下半輩子榮華富貴的一個保證,對此她應該高興。因為對於鄭香伶來說,一個女人一輩子所追求的,就是找一個好人家嫁了,衣食無憂地過完下半輩子。可她現在真的很擔心,她在擔心張延秀,是真心地為張延秀擔心,她可以向天發誓,她的擔心並不是為了自己。而同時,她也明白,在張延秀身邊三個女人之中,她是最不受張家人重視的,就如今天,她要排在潘怡婷後面,獨守空房。

房門突然被人踢開了,鄭香伶嚇了一跳,以為是府里有人喝醉了闖進來,可沒想到卻是張延秀抱著潘怡婷,張延秀二話不說就將潘怡婷扔到了鄭香伶的床上,對鄭香伶說道:「這床太小了,三個人有些擠,但也沒辦法,等我回來就讓人做張可以躺三個人的大床,怎麼了,我說錯什麼了嗎?你怎麼哭了?」鄭香伶哭了,哭得張延秀莫名其妙的,而門外的張承月已經慢慢地將房門關好,她將繼續守在門外,直到天亮。

潘怡婷知道張延秀又要胡鬧了,乾脆把自己蒙在被子里不管了,張延秀為了讓鄭香伶不再哭泣,竟然去舔鄭香伶的眼淚,手還一直不規矩,鄭香伶全身滾燙,再也受不了了,一把將張延秀推開,讓自己冷靜一下,然後盡自己的責任服侍張延秀將身上的衣服脫掉,並馬上脫guang了自己的衣服。潘怡婷再次探出頭來的時候,嘆了口氣,然後繼續用被子蒙住自己的臉,隨後她感覺到兩人直接壓到了自己身上,同時有一隻壞手自己伸向自己,扯動著自己身上的衣服。

瘋狂了一夜之後,張延秀和潘怡婷、鄭香伶睡到了中午才起來,而且是被小迷糊叫起來的。小迷糊在沒有人提醒的情況下直接衝進了鄭香伶的新房要叫大家起床,沒想到了卻看到了張延秀三人光溜溜地躺在床上,最後尖叫著跑開了,竟然連門都忘了關,還好張承月聽到聲音馬上趕了回來,把門關好,不然笑話可就鬧到大了。

吃完飯的張延秀看了看在旁邊正偷看自己的小迷糊,小迷糊馬上紅著臉轉了過去,嘴氣嘟嘟的,潘怡婷、鄭香伶看到如此的情景都羞紅了臉,而且溫佳蓉她們也正用調笑的眼神看著她們。昨天晚上竟然會忘了插門閂,真是太丟臉了,這都要怪張延秀。「我要出去一趟,怡婷、香伶我去貴州所要準備的衣物就麻煩你們了,父親、母親,姨娘們我走了。」張佐點了點頭,張延秀一開始就吃得很急,他吃完桌上的人才吃一半。「路上小心點,別走得太快,對身體不好。」溫佳蓉細心地叮囑著。「知道了!」張延秀回了一句,馬上離開了。

出門後,張延秀並沒有馬上去他所準備去的地方,而是在京城內晃悠了兩個半時辰,然後將街上買來的東西全部交給老陳和小單,讓他們帶回去,自己則孤身一人來到一座已經顯得破落的宅子外,盯著宅子那很久沒有上漆,還有那生鏽的門扣看了一會,剛巧宅子的下人走出來要打掃門外的落葉,看到張延秀馬上問道:「這位少爺,您是要找我家老爺嗎?是否需要通報?」不愧是禮部尚書的僕人,很懂規矩,也很客氣。「那就麻煩你通報一聲,就說錦衣衛僉事登門拜訪,有要事跟他商量,如果王尚書不想見本官的話,那就算了!」王家的僕人有些被嚇到了,誰會想到一個錦衣衛會來找東林黨「雙柏」之一的禮部尚書王柏軒,而且張延秀的名字最近多次被他家的老爺提到,每當提起這個名字王柏軒又是憤慨又是無奈,而老爺的好朋友左都御史陳柏青也是同樣的表情。

王家的僕人馬上有了答覆,僕人是跑著出來的,他對張延秀說道:「張大人,我家老爺有請。」張延秀點了點頭,讓僕人在前面帶路,走進宅子內張延秀這才發現自己是多此一舉,王家的宅子實在是太小了,走進後一目了然,根本不需要別人帶路,而王柏軒正坐在大廳內,等著張延秀。看到張延秀走到面前,王柏軒指了指旁邊的椅子說道:「張僉事,請坐。上茶!」張延秀找了張還可以的椅子坐下,卻發現椅子的扶手快壞了。上來的茶水都是用茶葉末泡的,張延秀喝了一口就放下了。

「陋屋粗茶,讓張僉事見笑了,張僉事說有要事要跟本官商量,不知道是什麼要事?本官實在有很多事情要忙,晚上還要去禮部辦公!」看著王柏軒那沒有任何錶情的老臉,張延秀覺得王柏軒在整他,一個禮部尚書不可能連好一點的茶葉都沒有,椅子的事也就算了,竟然拿茶葉末應付自己。因次張延秀很傲慢地說道:「本僉事昨天納了兩房小妾,不知王尚書知道否?」

「本官知道,府上也送來了喜帖,張僉事該不會是來要賀禮的吧,本官怕拿出來不入張僉事的法眼,身為錦衣衛不欠本官那點銀子吧,有的是小人會為張僉事送銀子。」張延秀為此馬上回了他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