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三卷 第三章 震怒(下)

第三卷 第三章 震怒(下)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3095

子虛帝完全同意張佐的建議,並將百花寫的名單也收了過去,名單中所有的官員一經查實都要處治,他們成了子虛帝震怒的第一批犧牲品。在商量了一些細節後,子虛帝累了,該去後宮休息了。張佐和張延秀是一起走出紫禁城的,張延秀對自己的父親問道:「父親,今天晚上你跟皇上商量的也是貴州之事?」張佐點點頭,又搖了搖頭,最後嘆了一口氣說道:「本來我是不想讓你參與此事的,可沒想到竟然讓你碰到了那個苗女,東林黨陳柏青給那苗女出的好主意,攔太子的駕,但主要的目標是你,因為朝廷里也只有你張延秀敢管,也能管這件事,順便再把你從太子身邊支開,你這笨兒子,你知不知道你被人利用了!」

張延秀並沒有吃驚,而是冷笑了一下,他說道:「苗女對她如何認出太子的解釋根本就無法讓人相信,但貴州這事不能沒有人去管,讓我沒想到的是苗女背後竟然是東林黨人在給她出主意,這個陳柏青還不算笨,只是父親,既然貴州的事情你都清楚,為什麼一直瞞著我,你兒子就這麼不讓你信任嗎?」張佐對著張延秀的屁股狠狠地來了一下,打得張延秀差點跳起來,張延秀馬上大叫道:「父親,你幹嗎啊!我都這麼大了,旁邊還有人,我這樣很沒面子的啊!說到痛處就動手打人,父親你很過分哦!」

「我打你個小兔崽子,你以為我這樣做是為了誰好啊!還不是為了你,你以為劉士剛那麼好對付啊,他不是普通的地方官員,是統兵在外的將領。地方官員的手下最多只是一些亡命之徒,以錦衣衛加上地方衛所的實力完全可以將其剿滅,可劉士剛手下卻是五千精兵,我就你這麼一個兒子,我不想你有危險,懂了嗎?臭小子!」張延秀懂了,但是他不說出來,他只是繼續問道:「那父親你剛才為什麼要向皇上推薦我去處理此事?」

「這也是無奈之舉,既然你已經參與進來了,在皇上的心中,最佳的人選除了你還能有誰,臭小子,你可千萬給我小心點,我可就你這麼一個兒子,別讓我白髮人送黑髮人。」張延秀笑了,笑得很自信,他拍了拍自己父親的肩膀,安慰自己的父親道:「父親你就放心吧,你兒子可沒那麼傻,去跟劉士剛那五千兵馬硬拼,再說明天早朝可能還有變數,怕什麼!父親你不是早就在劉士剛身邊安插了兩條毒蛇了嗎,劉士剛這回是死定了。」

第二天早朝,朝廷發生了兩件大事,第一是有人蔘太子行為不檢點,出入污穢之地,有失體統。後又過於鋪張浪費,用八千兩銀子買了一幅畫。太子沒有辯解什麼,只是自己也上了一道摺子,請求裁減東宮用度,將省下來的銀子作為修繕北京城牆的費用,但太子要求,修繕城牆必須大量僱傭貧民區裡面的人,不僅是強壯的男子,連女人和小孩都要給他們找事情做。此外還要求京兆和五城兵馬司嚴厲打擊在貧民區內的黑幫混混。太子的摺子得到了所有東林黨人的支持,北京城城牆早已需要修繕,但戶部一直以財政困難為由不肯調撥銀兩,如今瓦拉勢力強大,為了應對最壞的情況,兵部對此也是支持的,更何況太子出自己體己的銀子了,你戶部就不可能不出銀子。子虛帝當場准奏,並自己從內庫拿出一百萬兩銀子來,子虛帝感嘆道:「我兒終於長大了。」北京城城牆的修繕工作全權交給太子負責,工部協助。子虛帝身邊伺候的魏孝忠臉色明顯不怎麼好看,太子終於參政了,有一就有二,而福王卻還沒成年。

第二件事,就是張延秀帶著貴州苗族總頭人的女兒,苗族公主百花上殿,代表貴州苗族所有苗人向大明皇帝進貢稱臣,百花的出現,讓很多官員很驚訝,而子虛帝的語氣也很奇怪,一點都沒有盛氣凌人,一直在說苗漢本是一家,多年的爭鬥讓太多人失去了生命、親人與家園,因此免去了苗人的所有罪責。看樣子貴州苗民叛亂這場持續多年,每年花費上百萬兩白銀,讓無數官員眼紅和記恨在心的戰爭終於要結束了,有些官員鬆了一口氣,有些官員暗自高興,有些官員則很奇怪,但無論如何皇帝已經決定了,下面的官員只有服從,更何況這對大家都沒壞處。隨後,子虛帝又任命張延秀為欽差,與百花一起到貴州宣布聖旨,犒賞三軍,命劉士剛與張延秀一起回京,接受皇上的賞賜。百花聽完子虛帝的聖旨後,趴在地上哭了,哭得很傷心,哭得很大聲,太監勸了幾次都不行,最後子虛帝不忍,就讓她在金鑾殿上哭個夠。

百花在金鑾殿哭夠了,可有些官員就要倒霉了,子虛帝將那些收了百花金子的官員全部被帶到了金鑾殿上,被子虛帝一頓痛斥!張延秀心裡明白,子虛帝其實不是怪這些官員收受賄賂,而是恨他們知情不報,同時也是將這些人當成發泄的對象,貴州的事子虛帝還不能告訴群臣,當皇上的也有顧忌。

退朝後,東林黨的陳柏青竟然主動來到張延秀身邊,對張延秀說道:「張僉事,昨日之事要多謝你了,如果不是你讓太子看到了那一切,太子絕不會成長得如此之快,我替大明天下的百姓謝謝你了,張僉事。」天下百姓,張延秀除了冷笑還是冷笑,他轉過身去,對陳柏青說道:「陳御史,你們口口聲聲說自己代表天下百姓,可天下百姓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你們知道嗎?就算你們了解了一些天下百姓的需要,那你們又能為他們做什麼呢?請你記住,太子不是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