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三卷 第二章 女人(上)

第三卷 第二章 女人(上)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3093

趁掌柜的去包畫的空閑,張延秀很突然地向杜孝昆問道:「你還像以前那樣,想去幫助和拯救那些人嗎?」杜孝昆很吃驚,他沒想到張延秀竟然還記得小時候的事情,杜孝昆呆了一會,隨後冷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不了,就如你說的,杯水車薪,根本就是白費力氣,以前曾經幫過我的人我都還了,至於那些沒幫過我的,憑什麼讓我去幫助他們,一群爛泥而已。」張延秀聽完杜孝昆的話也只是笑了笑,將茶杯里的茶喝完,這茶是別人用心泡的,而且自己也有點口渴,當然是要喝完的。

「那你現在所追求的又是什麼?」張延秀又問到。杜孝昆玩弄著手中的腰牌,邪邪一笑道:「跟你一樣,更多的財富,更多的權力,雜家不想做爛泥,雜家想做的是踩在爛泥和無數基石上的人,如果可以的話,雜家也想把你踩在腳下。」張延秀沒有生氣,而是笑了,笑得很大聲,笑得讓剛剛回來的瑞盛祥掌柜很害怕。「看來我們將成為永遠的敵人了。雖然身邊總有一條毒蛇盯著會讓人很不舒服,但這樣卻是一種能時刻提醒自己的好辦法,就讓我們互相勉勵吧孝昆。」張延秀伸出手來,杜孝昆明白張延秀的意思,揮手拍了一下,說道:「自大的傢伙,你可要小心,被毒蛇咬一口就沒救了,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杜孝昆將銀票交給掌柜的,自己先走了出去。

看著一臉好奇,卻又不敢說話的掌柜,張延秀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等下如果有人問起我們這些人來這裡做什麼,你就實話告訴他們,我們是來買畫的,其他的你什麼都沒聽到。」掌柜的馬上點頭,這些規矩他還是知道的,張延秀走出去的時候,嘴裡小聲地說道:「的確,還不是時候,頭疼的事情還有很多,頭真的很疼。」

出來了這麼久,張延秀和杜孝昆都勸太子要回去了,天黑之後多少有些危險,難免有人會鋌而走險。而腦中還在思考很多事情的太子也想早點回去,外面太吵,自己想好好地靜一靜,可讓眾人沒有想到的事,在回去的路上,一行人在路上竟然碰上了徐馨、軒萱還有一個中年女人,徐馨對軒萱這個中年女人很尊敬,而這個中年女人雖然很有風韻,但是一看就是一個還沒有出嫁的女子。三個女的都帶著劍,徐馨一碰到張延秀,很是興奮地叫起來:「鍾阿姨,就是這個壞蛋欺負我,你快幫人家好好教訓他。」可當徐馨發現太子也在的時候,她馬上就安靜下來了,徐馨再怎麼胡鬧也懂得一些道理,她早就不是小孩了。

「少爺,你也看到了,娶她做正室真的讓我很頭疼,可父母之言不能不聽,徐馨,跟我乖乖回家,過幾天我們就要下聘禮定婚了。」張延秀採取一種漠視軒萱的態度,走上前去想一把拉住徐馨,卻被軒萱擋住了,軒萱看著張延秀眼神中透著輕蔑的態度,但是讓軒萱驚訝的是,張延秀竟然很輕易地繞開了她,一把拉住徐馨,抓得徐馨的手有點疼。

當軒萱再想出手阻止的時候,杜孝昆也動了,陰冷的掌力只擋了軒萱三招就退了回去,這三招讓杜孝昆對自己的武功有了那麼一點點的自信。「軒萱,這是我張、徐兩家的家務事,好像輪不到你們這些外人插手吧。」徐馨很想反抗,可被張延秀瞪了一眼之後,她就只能哭著哀求道:「軒姐姐,鍾阿姨,快來救我。」徐馨哭得越厲害,張延秀抓得越用力,還好太子即時地拍了拍張延秀的肩膀,張延秀這才將徐馨鬆開。徐馨很生氣,卻被太子拉到身後,太子示意她不要說話,徐馨竟然乖乖地聽話了。

「馨馨是我們的朋友,也是我的妹妹,在你們張家還沒有下聘之前,我們都只是徐馨的朋友而已,你欺負他,我當然有權力幫她。」張延秀冷笑著,打手勢讓湘緗退到太子身邊。「冒充官員家屬按大明律可以要坐牢了,更何況是我大明基石徐家,你們江湖中人士農工商根本就排不上號,還整日給地方治安製造麻煩,我警告你們,別在京城製造麻煩,否則本僉事將親自把你們送進北鎮撫司的詔獄。」張延秀說完就想要離開,太子在身後不能在這起衝突,更何況軒萱身邊還有一個麻煩人物,普渡慈航的實際掌舵人,江湖白道領袖,也是鄭妃和福王的絕對支持者,軒萱的師叔鍾怡君,一個四十還沒嫁出去的瘋女人。

「張僉事,你的家事我們可以不管,但江湖事我們不能不管,除魔衛道是我們這些正道人士的責任,也是在協助官府,希望張僉事還有這位少爺不要助紂為虐。」麻煩,張延秀又有點頭疼了,自從從松江府回來,張延秀就有了這個頭疼的毛病。鍾怡君早就認出太子了,還認出了太子身邊的湘緗。也是,魔門和普渡慈航鬥了那麼多年,怎麼會認不出對方。

張延秀手勢在背後不停地變化,十名錦衣衛的高手慢慢地聚了過來,張延秀給他們的命令是隨時準備,格殺勿論!突然,太子走到了張延秀身邊,開口說道:「大明天下從來就沒有什麼江湖事,有的只是天下事,天下事只有官府能管,大明律法能管,多少江湖人以江湖事為由爛殺無辜,令眾多百姓日不能安,夜不能眠,如此作為,何為正道,不過是一群以正道為借口,謀一己之失的殺人者而已,天下百姓已經夠苦了,你們這些江湖人就不能為天下百姓想一想嗎?!」太子終於拿出了自己的威嚴,雖然還很幼稚,但已經讓張延秀和杜孝昆有了一種想馬上下跪的衝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