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三卷 第一章 捷報(上)

第三卷 第一章 捷報(上)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3121

張延秀手頭又吃緊了,潘怡婷那就剩一萬兩銀子,整個夏天,張延秀不僅狠狠地操練了一番自己的手下,連帶北鎮撫司內的眾人也跟著倒霉,這也是張佐的意思。錦衣衛之前一直忙於內鬥,如今張佐總算掌握大局,錦衣內各大世家不得不聽從於張佐。可這麼多年過去了,與一直不斷擴大勢力的東廠相比,錦衣衛的停滯不前讓張佐十分的擔憂,因此張佐正計劃著對錦衣衛內部進行一次大的調整,試圖改變現狀,提升錦衣衛的實力。

辛苦的操練換來的當然是底下人的怨聲載道,為了提高士氣和掌握人心,張延秀沒少往外扔銀子,而且用的一直都是自己的錢,秋天是收穫的季節,可對於張延秀來說,今年秋天卻將是一個借債的季節,向自己的父親借債雖然不用還利息,可心裡難免覺得怪怪的,一想到日後只要自己一犯錯父親就會逼著自己還錢的情景,張延秀就有點頭疼,但無論如何,銀子還是要借,而自己今年是不打算再出外辦差撈油水了。

麻煩的事情還不只如此,張延秀這些日子來最大的麻煩就是徐馨那瘋丫頭,也不知道兩家大人是怎麼想的,溫佳蓉再看望被嚇到的徐馨後,竟然跟徐敬業商量好,把徐馨接到家裡來住,一開始徐馨還是挺怕張延秀的,張延秀也不想去惹她,盡量躲著點,可後來日子久了,徐馨也慢慢恢復了舊態,並且為了報復張延秀當初對她的恐嚇,主動找張延秀的麻煩,找不到張延秀就找潘怡婷她們,說張延秀的壞話,還顛倒黑白地告訴潘怡婷她們,小時候張延秀如何、如何的壞,是如何、如何的欺負她。

對於徐馨的總總表現,潘怡婷與鄭香伶只能遷就著,如果小迷糊是被眾人疼愛的小女孩的話,那徐馨就是被人寵壞的小丫頭,不過徐馨的本性還好,對潘怡婷和鄭香伶並不敵視,除了動不動拿出自己身為大姐的派頭外,一切都還好,特別是她竟然拍著胸脯保證,如果張延秀欺負她們的話,她一定會為她們出頭。這段時間內潘怡婷一直在想,就徐馨這個樣子,如何能做張延秀的正室,如何能在張延秀迷茫與苦惱之際安慰並幫助張延秀。對於自己內心的這些想法,潘怡婷對誰也沒說。而同樣,鄭香伶也在考慮,考慮自己的將來,鄭香伶很清楚,留在張延秀身邊的每一個女人都有其價值,潘怡婷是張延秀的家中智囊,小迷糊的廚藝可媲美御廚,未過門的徐馨靠的是娘家的勢力,而自己所依靠的也只是青春與撫媚而已,是眾人中最危險的一個,她必須趁自己青春還在的時候找到別的可以留在張延秀身邊,不失去寵愛的理由。

這天,張延秀剛從北鎮撫司回來,徐馨正在門口等他,還有毛毛。一看到張延秀進門,徐馨馬上拿出一大塊肉排出來,邊在毛毛眼前晃悠邊說:「毛毛乖,去咬他,咬他本郡主就給你吃,你看這塊肉排多大,多好吃啊!」讒嘴的毛毛動了,直接撲了過去,不過不是撲向張延秀,毛毛至今都還很怕張延秀,它直接將徐馨撲倒,將那塊大肉排叼起,跑了!

因為一切來得太突然了,徐馨躺在了地上一時站不起來,還有要哭出來的樣子。張延秀看到如此的情景,只能笑著搖搖頭,難得好心地走過去將徐馨扶起來。「毛毛不會聽你的,下次別再逗毛毛了,它是不會傷害我的,藏獒可是出了名的忠心。」徐馨點了點頭,可馬上發現不對,一把推開身邊的張延秀,大聲喊道:「不用你管,總有一天我一定要讓你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壞毛毛,你躲到哪裡去了,等我找到你,非拔光你身上的毛不可。」張延秀頭疼,他已經在讓步了,可是人家不讓步,那可就怪不了他了。

中午在家用完午膳,張延秀休息一會就跟父親一起回到了北鎮撫司,這些日子來北鎮撫司都沒有什麼大事,最多就是錦衣衛的外圍組織滅掉了一些江湖門派或是與江湖門派勾結的地方豪強,這種平常的小事張承恩會去處理的,正當張延秀打算再去翻閱一些北鎮撫司的密檔打發時間的時候,張佐突然把他叫了過去,在張佐的書桌上,擺放著一份公文,張佐將公文推到張延秀面前,很嚴肅地對張延秀說道:「你先看看吧。」張延秀此時一直在想,自己又哪裡做錯了。

「這是兵部剛剛送過來的副本,貴州那裡六百里加急送來了這份捷報,你怎麼看?」張佐說完後,張延秀馬上很認真地看著手上的公文。貴州大捷,斬首叛亂苗人七千有餘,並於亂軍之中斬殺三名苗人頭領,苗人叛軍全面潰敗,殘部逃入深山密林,鎮南將軍正在全力組織士兵圍剿。「這個鎮南將軍是誰啊?我怎麼沒聽說過?」張延秀看完之後將公文推回父親的桌上,腦中一直在回憶一些事情。

「鎮南將軍、貴州經略使劉士剛,原延綏副總兵,在與侵襲河套的蒙人作戰中屢立戰功。後貴州苗民叛亂,地方衛所鎮壓不利,朝廷調劉士剛為貴州總兵,三戰三捷,平定了苗民的叛亂,為了防止苗民再次叛亂,皇上提升其為貴州經略使,統領貴州軍政,可結果貴州卻是越來越亂,三年前貴州之事你是知道的。但因為某些原因,皇上並沒有降罪劉士剛,而是發了一道聖旨,嚴厲訓斥他,結果還不到半年貴州苗變再次平息。隨後就是平靜的一年半,可任誰也沒想到一年前,貴州又傳來苗民叛亂的消息,皇上只能升任劉士剛為鎮南將軍,再次出兵鎮壓。事情的前因後果就是如此,你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