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二卷 第三十九章 卷尾

第二卷 第三十九章 卷尾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3109

張延秀笑累了,就當他要休息的時候,張佐突然把他叫進了書房,很嚴肅地問道:「笑夠了沒有?你知道你剛才的表現叫什麼嗎?叫得意忘形。權力越大,所要承擔的責任就越大,同樣風險也越大,錦衣衛表面風光無限,可只要一步走錯,那結果將是萬劫不復,你快點給我清醒過來吧。」張佐的冷水潑得張延秀不怎麼高興,道理張延秀是明白,可連讓人高興一會都不行,這也太說不過去了吧。

張延秀嘟著嘴坐了下來,不冷不熱地說了句:「知道了。」那態度讓張佐很想站起來照著張延秀的屁股上狠狠地打上幾下。「人有的時候很難控制住自己的感情,特別是驕傲與悲傷,你放縱自己一天,第二天就會繼續問自己,是否等明天再調整過來,再加上別人的奉承,就這樣一天過一天,直到你再次撞得頭破血流的時候,你才能清醒過來,可真要到了那個時候,一切可就晚了。父母的職責不僅在於撫養孩子,更重要的是能時時刻刻規勸孩子的錯誤,你這臭小子到底懂了沒有?!」張延秀不敢說不懂,也不敢再用剛才那種態度回答,要是真惹火了張佐,家法可不好受。

「這還差不多,那你日後有什麼打算,你還有承恩、承德、老陳和小單將全部編入北鎮撫司,你很快就能接觸到錦衣衛的權力中心,錦衣衛內有太多的秘密會讓你大吃一驚的,就以你現在的心態為父的真的有點擔心,而且以你現在的身份若是跟太子殿下走得太近的話,也會引起別人的非議。」張延秀閉上眼睛,無語了一會後才開口說道:「錦衣衛的權力中心當孩兒被御封為錦衣衛千戶那刻起就已很接近了,更何況孩兒已經長大了,再也不會那個只會胡鬧的臭小子了,就算是天大的秘密對孩兒來說都只是一個普通的秘密而已,所以請父親放心。至於太子殿下,父親,每個人的心中都會有一個執著追求,父親的執著是什麼孩兒不知道,但父親清楚,孩兒所執著的就只是輔佐太子殿下登基而已,至於其他人怎麼去非議孩兒,孩兒可不管,惹火孩兒的結果只有死路一條。」

看著張延秀那義無返顧的表情,張佐只能是無奈地說道:「天下間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成大器,皇上也是十分希望太子殿下能成大器,可偏偏最是無情帝王家,皇家向來是兄弟相殘,父子相疑,為奪皇位殺父之事屢見不鮮。身為皇者往往要在親情與權力之間做出選擇。皇上也老了,他也害怕失去手中的權力,太子越得人心,效忠他的官員越多,皇上心裡就越高興,同樣也越害怕,害怕太子有一天聽信小人的唆使而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來,權力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普天之下就只有一個皇帝,一把龍椅。這些年來,為父不是沒想過要除掉東廠魏孝忠,可每每都是虎頭蛇尾,因為為父害怕,害怕魏孝忠倒台後,下一個就要輪到我們張家了。我們張家表面上風光無限,可內里卻是如履薄冰,延秀你是否明白?」張延秀明白,但是他卻有自己的打算。

「父親,張家爬得還不算高,如果這個時候放手或是停滯不前的話,那只會重重地摔下去,摔得粉身碎骨。我們都是皇上的手中的棋子,棋盤上沒用的棋子只會被當成誘餌犧牲掉,孩兒猜想皇上之所以故意布置成當今的這種局面,不僅是單單為了制衡朝局,更重要的是為了考驗太子殿下,看太子殿下是否有繼承大統的能力。同時也做了兩手準備,福王還小,還有可塑性,至於鄭妃與魏孝忠倘若皇上真的想廢太子立福王,那他們兩人的結果只有一個字,死!因此父親,好的結果是我張家達到頂峰,然後孩兒會想辦法退下來;壞的結果就是同歸於盡,我想父親早就在為母親她們安排後路了吧!」

張佐突然從張延秀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失去了很久的東西,那就是雄心!可當他想馬上振奮起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已經老了,而且還需要自己這麼一個老將在後面坐鎮,因此他只能對自己的兒子說道:「權力最可怕之處,在於貪戀,貪戀權力的結果只能是死亡,爬到顛峰的後,要嘛慢慢地退下來,要嘛摔得越狠,摔到粉身碎骨,你想要做什麼就去做吧,但一切都跟為父無關,為父的累了,想休息一下,你先下去吧。」

「孩兒明白,請父親放心,秋分後,等孩兒娶怡婷和香伶進門,孩兒就會去見禮部尚書王柏軒,與其商量太子大婚之事。父親,孩兒告退了。」張佐說了句:「也是時候了。」就閉上了眼睛,張延秀小聲地離開了書房,輕輕地關上門。父親累了,張延秀突然感覺自己肩上的擔子很重,如果父親倒下了,那這個家叫只能靠自己支撐著,雖然家中的女人能夠多少幫點忙,但那還遠遠不夠。張延秀突然想是否勸勸父親讓姨娘們不再吃藥,生下幾個弟弟妹妹來,可若是那樣,那等十數年後,就會有人站出來跟自己爭家產,大家族裡的爭鬥一點都不遜色於皇家之爭,張佐當年出於對溫佳蓉的尊重所做的安排,就是為了避免這一切的發生。張延秀思來想去,最後覺得現在提著事還為時過早,等自己權力再穩固點再提也不遲,現在首要做的是鞏固自己在錦衣衛中的勢力,好好地操練一下自己的那一百人。

整個夏天就這樣很平靜地過去了,因為之前的幾場大風暴,朝廷內各黨派暫時都鬧不起來,而東林黨如今將所有的心思全部用在了太子殿下身上。「東林雙柏」有事沒事就常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