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二卷 第三十七章 叛(下)

第二卷 第三十七章 叛(下)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3145

對於張延秀所講的歪理邪說,張承德根本就聽不進去,他還大著膽子反駁道:「可是少爺,如果有一天有人背叛你的話,那你將怎麼辦?」張承恩看著自己的親弟弟,不知道還該誇獎他好呢?還是該罵他傻好,總之自己的一些事情是不能跟張承德商量了。

「沒有人能保證身邊絕對不會有叛徒的出現,就算是街上的小攤販也要防著夥計偷師自立門戶,官場中就更不用說了。但是承德你要清楚,背叛者大部分都是為了得到更大的利益或是為了生存。他們在背叛前都要做一個比較,比較哪方對自己更有利,因此只要我爬得越高,手中的權力越大,敢於背叛我的人就越少。承德啊,我的心已經開始老了,而你也要快點成長起來啊!」張承恩看著張延秀那真誠地關心自己弟弟的表情,心裡覺得酸酸,這一切本應該是他這個親哥哥應該做的事情。

下午的議政很熱鬧,在京城的官員幾乎都參加了,子虛帝讀完張延秀與刑部尚書聯名寫的奏摺後,十分震怒,並手中的奏摺砸了出去,在他身邊的伺候著的魏孝忠趕緊下去又拿了回來,從明太祖傳下來的規矩,皇帝是不能隨便丟棄和撕毀臣子的奏摺的。看著下面的百官都默不吭聲,子虛帝將手中的奏摺抓得緊緊的,越想越氣。

「一個被革職的犯官,搖身一變成了一個商人,勾結一黨之官員,竟然能搜集到如此眾多在京官員的把柄,真是讓朕吃驚啊,朕一直在想,他們到底想幹嗎?而你們這些拿朝廷俸祿的官員又想幹嗎?你們回答朕!」子虛帝用力拍打著龍椅,百官跪了下來,高呼:「臣有罪!臣該死!」百官下跪後,幾名鶴立雞群的官員馬上顯現了出來,他們並沒有跪下來,而是直直地站在那,張延秀也是其中的一員。

「該死,沒錯,你們的確都該死,朕不信你們之中沒有一人曾經被威脅和恐嚇過,而且很多人也知道這麼一些冊子存在。但是你們沒有一個人站出來,站出來指正那些野心之徒,而是選擇了妥協。而你們的妥協,讓那些野心之徒更加的肆無忌憚,才造成了今天這種局面,你們到底是在害怕什麼?還是你們根本就不信任我大明的律法,你們只考慮到自己的前途,可你們有沒有考慮過朕。聖人說知錯能改,善莫大焉!這個連小孩子都明白的道理,你們這些飽讀聖賢之書的人卻不明白,你們是否明白,你們的妥協,對朕來說,那就是背叛,你們是在背叛朕,背叛大明皇朝!」

百官害怕了,子虛帝已經將他們定為了叛國,一個處理不好,眾人都會成為史書上的一個污點,這是絕對不可以的。很多官員站出來,為別的官員辯護,慷慨陳詞痛斥佟孝廉和燕黨的幾個首腦,並想辦法為他人開脫,沒人會傻到為自己開脫,那是不打自招。子虛帝是越聽越氣,這些動不動將禮義廉恥擺在嘴邊的人,越看越覺得是一群滿腹男盜女娼的卑鄙小人。

「夠了!錦衣衛千戶張延秀你說,這事到底該怎麼辦?!」張延秀慢慢地走了出來,他發現四周看他的眼神什麼都有,但大部分都是仇恨的眼光,百官認為,如果不是因為張延秀,這一切根本就不會發生,而張延秀對於這些不善的目光,回應的只是淡淡的冷笑,冷笑這些官員的無用。「臣認為,為安百官之心,還是將這些冊子全部當眾燒毀,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如果真的追究下去,勢必造成京中官員惶惶不可終日;更何況除了皇上之外,無論誰看了這些冊子的內容,皆會被他人視作獨吞此中秘密,意圖威脅百官。皇上不是說了,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何不再給百官一次機會!不過對於此案一眾首犯,臣請旨嚴辦之,如此才能讓警惕世人,以防再有此類事件發生。」望向張延秀的很多目光都變了,有感激、有讚賞、更有害怕。而對於張延秀的提議,更是引來了所有黨派官員的首領的附議,就連魏孝忠也都懇請子虛帝如此處置,此時子虛帝的火氣已消去了大半,冷靜下來的子虛帝也覺得這是最適宜的處理方式。「也罷,朕就再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此案就交由刑部、大理寺與錦衣衛共同審理。來人將這四箱冊子全都搬到外面去,延秀替朕將這些污穢之物一把火燒了,朕累了!」

張延秀明白皇上累了,當值的錦衣衛小心地將還貼著封條的四個箱子搬了出去,百官們都回頭望去,那想看卻不敢看的動作馬上引來了子虛帝的一聲冷哼!「既然都想看,那還留在這裡幹嗎?還不快出去看看,瞧個清楚!」百官急忙轉回頭看著子虛帝,很多人動都不敢動!「你們都看朕幹嗎?朕已經叫你們出去看了,聽清楚沒有,還不快給朕滾出去!」百官這才走了出去,睜大眼睛看著張延秀將那四箱冊子全部燒成灰,而此時子虛帝已經不在龍椅上了,如此眾人也都各自散去。

張延秀走在樓梯上,正準備出宮,身後突然被人拍了拍肩膀,回頭一看發現是父親和舅舅溫邵弘,溫邵弘笑著對他說:「好小子,幹得不錯。」張延秀聽到舅舅的讚賞,先是微微一笑,然後對著自己的父親,有些不高興地說道:「父親早就清楚群英樓與燕黨之間的勾當了吧?竟然利用自己的兒子去挑開這一切,讓兒子成為父親的擋箭牌,有你這麼當父親的嗎?」

對於自己的兒子指責,張佐只是淡淡地說道:「你今天很幸運,東林黨「雙柏」一個回鄉下養病,一個奉旨在外,東林黨群龍無首,否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