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二卷 第三十六章 鬧(下)

第二卷 第三十六章 鬧(下)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3151

「張千戶,本官希望你能本官一個合理的解釋!」刑部尚書真的是被張承德給抓來的,一開始張承德登門拜訪,可人家的看門的根本就不給張承德開門,也不通報,為的就是要張承德掏銀子,宰相門前七品官。可問題是張承德根本就不吃這套,向來只有別人給他送銀子,還沒人敢勒索他。一怒之下的張承德帶著身邊的六名錦衣衛直接硬闖了進去,當時刑部尚書正與家人共享天倫之樂,見張承德這個不速之客的闖入很不高興,無論張承德怎麼說都不肯與張承德去北鎮撫司,這下張承德就更火了,直接硬是用劍逼著刑部尚書走出了家門,來到了北鎮撫司,如今刑部尚書家中大亂,他的親人正四處找人想要解救刑部尚書。

「尚書大人,屬下人失禮之處延秀在這裡賠不是了,今延秀已將群英樓的東家佟孝廉等一干人犯全部抓到了北鎮撫司,因事關重大不得不請尚書大人前來一同審理!」張延秀對刑部尚書還是很客氣的,松江府一案刑部幫了不少的忙,而且現在還是張延秀要求對方幫忙。

「群英樓,本官去過一兩次,不知這佟孝廉所犯何事。張千戶,雖然錦衣衛有先行逮捕和審問犯人的權力,但也不能亂用,否則會引起朝中公憤的,請張千戶自重!」楚黨在前幾次風波中得到了巨大的利益,為此刑部尚書雖然內心雖然不高興,但還不願直接與張延秀鬧翻,而且他剛剛得到消息,子虛帝有意讓徐、張兩家聯姻,讓張延秀迎娶徐馨郡主為正室,兩家一旦聯姻其形成的政治勢力將十分的強大,更何況張延秀身後還有一個太子殿下。

「犯人到底所犯何罪等下尚書大人與我一同審理就清楚了,錦衣衛絕不會將無辜之人抓進北鎮撫司,這個還請尚書大人放心。但如今最重要的就是想辦法從犯人口中找出那幾本小冊子的所在,如果不是因為那幾本小冊子,延秀絕對不會勞煩尚書大人的。」當張延秀提到那幾本小冊子的時候,刑部尚書內心也是一驚,他很快就明白張延秀,也可能是張佐想要將燕黨連根拔除,這其中還可能有皇上或者太子的意思。

「到底是什麼小冊子讓張千戶如此的在意,竟然要本官與你一同審問?」張延秀覺得刑部尚只不過比東廠和錦衣衛差了點,但群英樓的事對方不可能全不知情。「尚書大人真的不清楚嗎?錦衣衛得到密報,群英樓的東家除了大量賄賂官員外,還收集了眾多官員的秘密與**,並將所搜集到的秘密與**製成小冊子,用來威脅朝廷官員,如此大的事情尚書大人真的毫不知情嗎?」

此事刑部尚書並不是不知情,只是牽扯到眾多的朝廷官員,他一個刑部尚書根本就無能為力,更何況對方手上到底有沒有自己把柄也不能確定,當官那麼多年,總是會有犯錯,還是小心為妙。可如今錦衣衛插手了此事,那事情也就好辦多了,沒人願意頭上總是有把刀懸著,而且張延秀看來也沒有獨吞冊子的意思,不然他不會請自己來一同審理。

「沒想到在京城天子腳下竟然出了如此駭人聽聞的大事,本官實在失職,愧對皇上啊,今晚本官便與張千戶一起突審那些包藏禍心的野心小人,順便也見識見識一下北鎮撫司那聞名已久的各套刑法。不過張賢侄,本官現在家中可能早已鬧翻了,為了使家人安心還請賢侄幫本官傳個口信過去,就說本官只是來協助賢侄審問犯人,請他們放心。」官場就是這樣,只要有利益,吃點小虧,受點屈辱根本就不算什麼,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尚書大人何不寫封信回去,反正犯人都要先吃點苦然後再審,我們還有點時間,若是傳口信的話怕尚書大人家中的親人不放心。承德,這次還是你去送,客氣點,別再給我出岔子了。」張承德聽張延秀在訓自己,很不服氣地哼了哼,張延秀也無奈,這都是被自己縱的,刑部尚書也不管張承德是什麼態度,找身邊的人要來了筆和紙,簡要地寫了寫就交給了張延秀,要張延秀看看,可張延秀卻看都不看地交給張承德讓張承德送去。張延秀並不怕信中會有什麼貓膩,找不出證據自己可以製造證據,這對錦衣衛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

審訊開始了,所有的人犯先被抽上幾鞭子,然後才被帶到張延秀和刑部尚書的面前,審訊用的牢房內空氣很不好,為了讓犯人感到害怕與恐懼,審訊室一般都是要設在昏暗的房間內,四周擺滿了帶血的刑具,燃燒的火盆既能用來使用烙鐵,又能讓犯人快速地流汗,產生恐懼的感覺。可姓佟的嘴非常的硬,還動不動囔著東廠魏孝忠的名字,什麼罪名都不承認,什麼事也不招。張延秀見到如此情景,直接動了重刑,又是鞭打又是烙鐵,還掰斷了犯人的兩隻食指,可姓佟的就是不招供,昏過去幾次還是嘴硬。

「張賢侄,這樣審不是辦法,像這種死硬的犯人本官見多了,對於他們來說,招了是死,不招說不定還有活路,不如我們先審問一下其他從犯,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是硬骨頭,對那些人來說,招供雖然是不忠,但起碼還是一條活路。」張延秀盯著半死不活的佟孝廉,親自動手來了個烙鐵,並在對方的肉上放了許久,最後恨恨地說道:「帶下去,提別的犯人!」

看著張延秀那陰冷的臉色,刑部尚書已經將張延秀列為不能與之為敵的人,張佐如果是一隻睡夢中的老虎,那他張延秀就是一隻守在草叢中等待獵物的猛虎,而且張延秀的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