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二卷 第三十三章 賭(下)

第二卷 第三十三章 賭(下)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3246

「瞧我這記性,張公子屋中不僅有京城四大名妓之一的鄭香伶,更有當年京城內聞名一時的才女在身邊紅袖添香,這些庸脂俗粉怎麼能入張公子的法眼。既然如此,張公子不知對賭有沒有興趣,在這群英樓內,大家都喜歡小小地玩上那麼幾把,銀子多少不重要,重要是的搏個彩頭,張公子你看如何?」游辛傑早已不在陳宏天的身邊,至於幹什麼去了,張延秀不知道。老陳和小單都要留在身邊保護自己。

「張公子難道對賭也不感興趣嗎?對了,我忘了張公子家教甚嚴,張公子該不會是怕張大人生氣吧,不就是幾百兩銀子而已嘛,張公子就連這個勇氣都沒有嗎?」激將法,這法子對張延秀突然很有用,張延秀站起身來,掏出身上的銀票,驕傲地說道:「今天出門的時候帶在身上的銀子並不多,也就三千兩而已,我想夠賭上一會了吧!」老陳和小單很奇怪,張延秀不是向來不賭的嗎?而且今天中午在茶樓上也說清楚了,不能沾賭,可為什麼突然決定要去賭,而且張延秀並不是那麼容易中激將法的。可既然少爺說了,在外人面前是不能勸的。

群英樓的賭場設在群英樓的最頂層,而且隔音效果很好,在外面感覺不出什麼,一進去才發現裡面是聲音真是無比嘈雜,但大多數都是賭具和判官發出的聲音。張延秀很認真地看著正聚精會神瘋狂賭博的官員,一個個雖然都滿頭大汗,但身上的衣服卻盡量保持著整齊;無比的激動卻又不肯喊出聲來。賭場內幾個衣著暴露的妙齡女子正穿梭於人群之中,送酒菜,送毛巾。官員們除了稍微動手吃吃豆腐外,給的賞銀可是十分的豐富。

「張公子玩色子、還是天九,或者打打馬吊。」張延秀四周看了許久,發現這裡不僅在京的官員和世家子弟眾多,還有一些有錢的商人,這些也正在四處尋找可以結交的官員。「這裡太吵了,沒意思。宏天,我們換個地方如何?」張延秀拿起一塊侍女送過來的毛巾擦了擦,毛巾很明顯用香料泡過,清香提神。

「的確,跟這些品級不高的官員在一起賭確實是有shi身份,裡面有包間,不過下注的籌碼比外面的高了很多,不知張公子意下如何?」張延秀點點頭,賞了一兩銀子給那名侍女,說道:「前面帶路!銀子不是問題。」

走進一間包間,裡面已經有人在玩了,玩的是色子,見有人進來,三人都抬起頭來,見到陳宏天后,馬上有人打招呼道:「原來是陳百戶,又帶朋友來玩了,這位是?怎麼不介紹一下?」三人之中只有一個是三十多歲的樣子,其他兩人都是五十多的,那兩人都不說話。

「還是我自己介紹吧,張延秀,錦衣衛千戶,剛從松江府回來,在松江府本千戶用的是另一個名字,叫溫竹易!」反正事情瞞不住了,還不如自己說出來,而且張延秀也猜測到了這三人的身份,燕黨的主要人物。等張延秀一自我介紹完,面前三人的臉色很不好看,燕黨受到如此大的損失,就是眼前這個人挑起來了,可如今他們三人都不能把他怎麼樣!兩老頭一個閉目一個盯著手中的色子,只有那個比較年輕地狠狠地瞪著張延秀看。

「各位,賭桌之上無大小,張千戶今天是來玩的,私人的恩怨可以出去再說,如果不行也可以放到賭桌上來解決,各位大人意下如何?」如今張延秀不賭不行了,不賭得大也不行了。「張公子我們這裡是五百兩銀子一把,張公子如果覺得身上的銀子帶得不夠可以寫借條,那就讓這樓里的佟掌柜先借張公子幾千兩銀子,贏了之後馬上還就行了。」

老陳很想勸張延秀,但是剛想說話就被張延秀的一個手勢制止了,張延秀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喝了一口送上來的熱茶,微笑著說道:「好啊,那我就先借一萬兩,反正從松江府那裡撈到了不少銀子,不花白不花,各位大人你們說是吧?」張延秀現在笑起來的樣子讓燕黨的三位大人氣得直咬牙。

「張公子,這是一萬兩銀票請您收下,您只要在這張借據上籤下您的大名就可以了。」佟掌柜的很快送上了京城最大錢莊所用的銀票,張延秀隨手提筆簽上了自己的名字,佟掌柜看半天楞是看不出張延秀到底寫的是什麼字,就在佟掌柜在考慮能不能用這張欠條的時候,賭局已經開始了。

一把五百兩銀子,張延秀連擲了十把都是輸了,他們玩的是最簡單的方式,比大小,張延秀每把都是最小的,這讓小單不得不懷疑色子被動了手腳,但看著張延秀手中那用玉石雕刻而成的六顆色子,小單又沒辦法證明對方在作弊。其實這賭局從開始張延秀就已經輸了一半,玩色子靠的不是運氣,而是對色子的了解,而用玉石做成的色子又與普通的色子完全不一樣。

在輸了五千兩銀子後,張延秀顯露出了很生氣的表情,這正是一個賭徒要背水一戰,其實也就是自殺的前兆。如此陳宏天的手下這才明白,為什麼陳宏天之前要對張延秀那麼客氣,讓張延秀輸掉一大筆銀子可是對張延秀一個很大的打擊,如果能讓張延秀染上賭癮那就再好不過了,再多的銀子也不夠一個人賭的。

「五百兩一把沒意思,我們要玩就玩大的,一把一千兩銀子,連賭十把,誰都不許中途退出,立約為證,如何?!」張延秀用力地拍打著桌子,還推開了準備勸他的老陳和小單,眾人見魚已上鉤,也就想假裝考慮一會,然後應承下,讓佟掌柜拿來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