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二卷 第三十章 覆(上)

第二卷 第三十章 覆(上)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3163

開春的農民是忙碌的,除了要翻地播種外,還要想辦法補貼家用,一個冬天過去,存糧用去了一半,如果不想辦法的話,就會出現夏荒,在松江府,大部分農家都選擇將家中的多餘的布匹拿出來賣。而在遠方的東瀛,也正是海船出海的日子,一旦過了時日等颱風到來就沒辦法出海了。

松江府的各路人馬都很忙碌,東瀛倭人的船隻一到,就代表著白花花的銀子,另一方面吳仁豪也準備借倭人的手將溫竹易除掉,孫、趙兩家則一邊準備賺錢,一邊找機會除掉吳仁豪或者溫竹易,如果兩個都能處理掉就更好了。

「少爺,都查清楚了,游辛傑是東廠的人,但自從其將那十萬兩銀子送到京城後,就沒有再露過面,東廠那邊也沒什麼動靜,到是燕黨因為攀上了鄭妃這棵大樹又開始鬧騰的。」張承恩也到了松江府,錦衣衛在松江府的各路人馬超過了三百人,就算張延秀的身份暴露被東廠的人知道也沒什麼關係了,只要把人抓住,所有的證據都會有的。

「承恩哥,你來的正是時候,承德已經把王於倫也就是吳仁豪的師爺招攬了過來,現在總算清楚了,溫竹易送給魏孝忠的那十萬兩銀子都是府庫的官銀,不過東廠的人沒有留下任何的把柄,就算是有我們也不能拿出來,只能讓那筆銀子成為爛帳。」私自貪污和動用官府庫銀可是滿門抄斬的大罪。

「這也是沒辦法的,東廠與錦衣衛之間有太多的牽連,大家都清楚對方的底細,除非是大罪,否則我們根本動不了對方,一不小心就會兩敗俱傷,指揮使大人也是這個意思,我們這次在松江府只是對付燕黨和孫、趙兩家,不能把事態擴大。那少爺你準備什麼時候動手?」

張延秀抓了抓身邊毛毛的下巴,毛毛最喜歡張延秀這樣子了,小尾巴直搖。「還要等等,等船來,吳仁豪想借倭寇的手殺我,我則想將倭寇一網打盡,這樣兄弟們才不會白忙一陣,至於以後松江布的銷售,我看還是全部交給南洋的那些商人好了,最起碼他們身上流著跟我們一樣的血。順便也可以以通倭的罪名把孫、趙兩家一塊收拾了。」張承恩完全同意張延秀的計劃,但他並沒有說什麼奉承話,而是離開了,下去做好準備。

「毛毛啊,我有時候真的很羨慕你,整天被人寵著,想吃什麼就有什麼,調皮搗蛋也不要緊,最重要的是沒那麼多煩惱,我覺得我跟承恩哥越走越遠了,看樣子無論我怎麼做都沒用了。」毛毛聽不懂張延秀在說什麼,但一聞到外麵食物的香味,馬上沖了出去,毛毛知道,該吃飯了。

東瀛的船隊比計劃中來得要找,得知弟弟被殺的山本龜太郎馬上放棄了先洗劫沿海漁村讓手下新人成長起來的計劃,直接殺向松江府,四艘大船在張延秀的特意安排下很簡單地就躲過了松江衛的監視,停靠在一無人的小海灣內,報仇心切的山本龜太郎帶著手下最強悍的忍者與武士換上明朝人的衣服進了松江府,找上了吳仁豪。

在是商議了一整天后,王於倫才送來消息,山本龜太郎已經答應幫吳仁豪除掉溫竹易,時間就是今晚,不過吳仁豪保護不周的錯誤,因此山本龜太郎要吳仁豪出一萬兩銀子外加這次生意的全部貨物都要打九折,而吳仁豪竟然全部答應下來,並且說服了孫、趙兩家,讓兩家人將最後的力量全部拿出來,用來對付溫竹易的手下,事成之後松江府內一切恢復往日。

當王於倫將消息送出來後,他很是後悔,那麼多年的感情,自己的仕途之路又都是吳仁豪給的,如今卻突然背叛,心裡實在良心不安,可這又能怎樣?對方是錦衣衛的人,東廠明顯是收銀子不干事,人有的時候還是要為自己多想想,死一家總比死全部好。而當王於倫回到吳仁豪身邊的時候,吳仁豪馬上把領路的事情交給王於倫去辦,吳仁豪身邊如今也就只剩下王於倫這個親信了。而王於倫也沒有令吳仁豪失望,馬上出門去打探消息!

「本來最多是一個滿門抄斬,現在卻要鬧到株連九族,自作孽不可活,本千戶知道了,你可以下去了,老陳會告訴你該怎麼做。」老刀子、虎婆婆、鬼婆婆還有佘大姐全都拿出了自己成名的兵器,這次對付的可是東瀛神秘的忍者與倭寇亡命徒,張延秀不得不小心點,楚海曙、落雲霞兩夫婦也被安排在了後院,保護潘怡婷她們。

「小單,可以把信鴿放出去了,讓頭和承恩可以動手了,務必要將四艘船上的所有倭寇一網打盡,一個都不許放過。」大明水師這些年來戰船腐朽過多,朝廷又不肯划下銀兩來建造新的戰船,導致每次與倭寇作戰都必須將倭寇引到陸地上來,海上作戰則無可奈何,大明朝並不想向海外擴展,強大的水師都是靠銀子打造出來的,而且不能立竿見影的顯現成果,就連兵部的人也認為,既然有那麼多銀子還不如用在北方,蒙元餘孽才是大明朝最危險的敵人。

為了這次圍剿倭寇成功,張承德和虎頭可是煞費苦心,先是將所有能調動的戰船集中起來,挑選精壯水手,在最大程度上在每艘船上安放了火炮,為了能使上下調度一致,張承德當場斬了一個不聽話的校尉,最後再將那名校尉的死推到倭寇身上,以與倭寇交戰陣亡為由安撫了其他的將官,這才形成了偷襲以錦衣衛高手為前鋒,持有大量火器的士兵在後,海上全面封鎖的包圍方式,意圖能將所有的倭寇全殲。

當張承德收到張延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