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二卷 第二十七章 危(上)

第二卷 第二十七章 危(上)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3167

「看來老夫輸得不冤,你們動手吧!希望能給老夫一個痛快!」屠殺已經開始了,所有倒在地上的都再次被捅上一刀,確保沒有活口留下,當山大王準備親自動手解決眼前這些卻被另兩個頭目攔住了。

「等等,來人,先把他們嚴加看管起來,我們三人先商量一下!」攔住人的是錦衣衛出身的頭目,因此另外兩人雖然生氣,但還是跟其過去,商量一下。見流寇不殺他們,吳仁陽對著金風鏢局局主破口大罵:「你這老不死的,是不是嫌命太長了,那麼急著送死啊,你要死自己死去,還要拉著本官陪葬,你到底是何居心,等本官回到了松江城,頭一件事就是封了你金風鏢局,然後讓你的家人把這次的損失全部賠回來,賠不了就全部充公,男者發配邊疆,女的全部充入教紡司!」吳仁陽的身邊只剩下金風鏢局的人了,他如此的破口大罵,甚至讓金風鏢局的一名鏢師用儘力氣想要爬過去,然後用身上偷偷藏的匕首刺死這個狗官,自己身死不要緊,最重要的是不能連累到家人。

「不必了,今天我們沒有一個人能活著回去,事情既然已經做到這一步了,對方就不會有任何的留手與改變,老夫現在唯一牽掛的就是家中的兒女,老夫出來的時候曾經答應過他們,要為他們帶許多的禮物回去,如今卻連一句話都不能留下,都好好休息吧,享受這最後一刻的寧靜!」金風鏢局的人聽完局主所說的,都安靜下來了,吳仁陽卻冷笑了一聲,也不去理他們,他到如今還堅信自己不會有事。

「剛才為什麼攔著老子,不讓我動手,事情既然已經做下了,就只能把他們都殺光,哪來這麼多後悔葯吃!」另兩位錦衣衛外圍組織的頭目見山大王這種態度,乾脆不去管他,兩人在一旁商量。

「上面的情報並沒有說明吳仁陽也在車隊之中,我怕這是別人設的一個圈套,如果真的將吳仁陽殺掉,那會給上面的大人帶來很大的麻煩,你有沒有什麼主意?!」

「暫時沒有,但此事絕對不能讓外人知道,要是傳出去大人的整個機會就很可能暴露出來,到時候事情將會更加的麻煩,更何況如果是因為我們而把差事給辦砸了,那日後我們都將難有出頭之日!」

見兩人在嘀咕,山大王剛好可以聽清楚,他很不耐煩地插嘴道:「什麼亂七八糟的,反正事情已經做了,殺一個人是殺,殺一群人也是殺,殺一個吳仁陽有什麼好為難的,不殺那才是個大麻煩,把人殺了,找個隱秘的地方埋了,保證幾個月不會被別人發現,你們倆要是在這樣磨蹭,遲早會壞了大事!」

「那好,也只能如此了,人馬分成兩隊,一隊負責打掃和埋屍,另一隊趕緊將銀子運走,埋屍的事情就麻煩你了,這個你在行!」山大王一聽到自己要負責埋屍體,馬上就有點不樂意了,可另一位頭目卻對他說道:「我們都是生手,處理屍體你可是熟的不能再熟了,就麻煩你多費心了,主意可是你出的,要是辦不好我們都要跟著倒霉,事成之後我們請你喝酒!」很明顯是兩人在一同排擠另一人,可山大王卻只能恨得牙咬,最後無可奈何地去毀屍滅跡。

金風鏢局的人死得很平靜,他們只求速死,吳仁陽死得卻很是窩囊,死之前大吼大叫,氣得山大王在他身上連砍幾刀這才斷氣,搜查了四周發現沒有其他人之後,屍體和散落的各種物品被搬走,地上只流下了一些血跡無法清理,幸好當天晚上下了一場小雪,很多痕迹都消失了。

當張延秀得到消息後,他將手中的情報捏成了條,放到燭火上慢慢地燒成了灰燼,他並不是為外圍人馬殺掉吳仁陽的事情而生氣,如果當時是由他親自指揮的,也是一樣照殺不誤。張延秀在氣張廖,吳仁陽隨車這麼重要的情報張廖竟然一點口風都沒透露給他,這明顯就是在給他下套子,這讓張延秀怎麼能不氣,可當張延秀找上張廖的時候,張廖拚命地為自己辯解,他是真的不知道吳仁陽會跟隨車隊,為了拿到吳仁豪這次運送銀兩的路線,他很可能已經引起了吳仁豪的懷疑,為此他及早地回到松江城,這樣才消除自己的嫌疑。雖然張延秀並不相信張廖說的話是真話,但為了大局張延秀只能先讓張廖回松江城,沿途有小單照料著,回到城中還有老陳在。

當吳仁陽一行人失蹤五天後,在松江府坐鎮的吳仁豪終於急了,按照先前約好的,吳仁陽必須每兩天給吳仁豪送一次消息,收到消息後吳仁豪再將信鴿放回去給吳仁陽,但連續死天吳仁豪都沒有收到吳仁陽的消息,信鴿在那場屠殺中已經完全成了別人的盤中餐,錦衣衛中有的是一等一的神射手,對於信鴿這種必需要射殺的動物那是絕對不會有遺漏的。

當吳仁豪感覺到情況不對的時候,他趕緊一方面派人出去探察車隊的情況,另一方面親自上門去探望一下已經稱病好幾天的張廖,吳仁豪對於這個半截身子入土的老人,總是不那麼放心。當吳仁豪上門探望的時候,張廖的身子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人也可以隨意走動一下,只是那一身的藥味讓人受不了,沒有一絲疑慮,又很是著急的吳仁豪早早地離開了張廖的家。

當吳仁豪將第三批人派出去三天後,張延秀終於回到了松江府,刑部那邊也已經十分順利地結案了,虎頭不僅沒有因為郭家血案的事被判刑,還因協助刑部官員剿滅兇犯而在檔案上記錄了一個優,只要一切順利,再拼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