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二卷 第二十五章 隱(下)

第二卷 第二十五章 隱(下)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3161

「幾年前松江府錦衣衛暗線被燕黨收買而叛變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雖然確認了張廖的身份,但張延秀對於張廖現在到底站在哪一邊,張延秀還是存有疑慮,因此他讓小單進來,陪著一起吃飯。

土雞炖人蔘已經煮好了,張廖搖了一大碗人蔘雞湯,一小口一小口地喝著,一時回答不了張延秀問的問題。看著如此的情景,小單很想教訓一下眼前的這個老頭子,可張延秀沒發話,他也不敢隨便說話,再怎麼說眼前的這個老頭也是錦衣衛里的長輩了,更是張氏族人。

張廖好不容易把一碗湯喝完後,竟然撈起一根雞腿啃了起來,而且吃起來的樣子簡直可以媲美那些閨房中的大戶人家的小姐,細嚼慢咽的樣子,看得小單再也忍不住,主動走上前去,倒了一杯酒,然後將酒壺重重地放在桌上,惡狠狠地瞪著眼前的這個老頭子。

才啃了一小半的雞腿被扔到了桌上,張廖用身上帶的手帕擦了擦嘴,說道:「真是的,現在的小輩怎麼那麼沉不住氣,要知道,身為錦衣衛的我們,不僅要有比一般人還要狠的心,更要能忍,因為這世上是沒有一個能夠為所欲為的,就算是皇上也不行。」

張延秀動了動手指,讓小單站回他的身上,並親自為張廖盛上一碗湯。「我只想知道當年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可不想在自己身邊養上一頭狼,讓這頭狼在關鍵的時候咬上一口。」張延秀說完後,張廖的臉色突然很難看,小單看到後右手已握住了三隻飛鏢。

張廖將碗放回到桌上,似乎在回憶著什麼,最後他抓了抓自己鬍子,沒有任何感情地說道:「當年燕黨勢力強盛,就算是子虛皇帝在朝堂上也處處受到燕黨的壓制,更何況當年錦衣衛內就有一半是站在燕黨一邊的,後來皇上漸漸掌握了朝廷中的權力,新的一些黨派也開始聯合起來對抗燕黨,燕黨這才開始失勢,可那畢竟是在京城,地方上屬於燕黨的府、州、縣官員將其轄下治理得鐵桶一塊,為了能繼續隱藏老夫的身份,他們不得不被犧牲掉,更何況當年在松江府的暗線內部已經有人叛變了。」

張延秀明白了,那因為他相信張廖所說的並不是在騙他,這些事不過是他的父親張佐沒有告訴他罷了,因為張延秀自己也明白,他到現在還不成熟,他可以對別人無情,但是還做不到對自己人無情,在特殊的情況下,犧牲掉一些自己人來獲取將來更大的勝利是必要的,這個道理雖然張延秀明白,但他還有點做不到,他還太年輕了。

小單把飛鏢收了起來,但他現在十分地生氣,一直盯著張廖看,為了保存自己而去犧牲自己兄弟的人,比叛徒更該死,他一點也沒去猜想那個命令是不是張佐下的,他只知道,他現在很痛恨眼前的這個糟老頭,並且絕對是看不起他。

「好了,想知道的相信張千戶都清楚了,老頭子我也不說廢話了,今天來老夫是來送你一條很重要的消息的,吳仁豪為了湊足十萬兩銀子送到京城,把孫、趙兩家都給得罪了,跟倭人交易的銀子全進了吳仁豪的口袋,這次的交易孫、趙兩家沒分到一兩銀子。」對於這個消息,張延秀是既在意料之外,也在預計之中,因此也就沒什麼驚嚇的反應。

「孫、趙兩家就這麼忍氣吞聲了?」張延秀知道老傢伙沒把事情都說完。聽到張延秀問的,張廖冷笑了一聲:「吳仁豪不愧為燕黨的最得力的官員之一,連老夫都被他瞞了這麼多年,孫、趙兩家最精銳的兩隊死士都被他隱藏多年的暗線給毀了,再加上東廠的威名,孫、趙兩家就算是牙打碎了也得往肚子里咽,不過吳仁豪也承諾,春季交易所得一切照舊,這種事情絕對不會有第二次。看來這次吳仁豪可是下了血本,如今他手上所有的實力全都暴露出來了。」

對於完全暴露出本身實力的對手,張延秀已不用再有太多的顧及,但他現在最關心的卻是東廠會有多少人馬在這松江府。「東廠的人已經到了松江府?」張延秀的語氣有些著急。

「像松江府這麼一個重要的地方,東廠怎麼可能會不在這安插眼線,我們錦衣衛能辦到的,他們東廠同樣能辦到,老夫已經開始懷疑到游辛傑這個人了,但苦於一直沒有找到證據,不過這些天來,吳仁豪可沒少給游辛傑送銀子。至於東廠的大隊人馬,相信他們的動作還沒那麼快,而且燕黨是絕對不會讓東廠把手伸進松江府的,燕黨如今可是再也損失不起了。」全部都是個人判斷,張延秀讓小單出去一下,馬上讓錦衣衛的各線重點打探燕黨與東廠的消息。

小單出去後,張廖又繼續喝著碗里的湯,不說話了,不過張廖邊喝還邊看身旁的張延秀,眼中有些得意。「張老先前說的都是些廢話吧?最重要的事還是快點說為好,要是耽誤了大事,我大不了被老爺子罵一頓,張老可就不好辦了,就算張老不在乎,也要為自己的兒孫考慮!」張廖明顯是要耍一下張延秀,這讓張延秀很是不高興,不過張延秀也是剛才才想起來,那就是最重要的問題,吳仁豪賺到的那筆銀子到底在哪裡?南方的銀票要在北方用很難,大部分地方官員送給京官的錢都是以白銀或珠寶成箱地送到京城去的。

人比人氣死人,有人一出生就要為活下去而掙扎,有人卻天生享有別人一輩子都不可能有的東西,張廖在錦衣衛里拼搏終老,連一次被皇上召見都沒有。別的錦衣衛辦砸一件差事就很可能失去一切,可張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