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二卷 第二十五章 隱(上)

第二卷 第二十五章 隱(上)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3107

救出來的那三名人質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還能自己走動幾步,說話也順暢,身體剛有點起色的拉著那四名小孩喊著要到省城去告狀,張延秀對此早就想到了,不僅不阻攔,還派人準備好馬車,還有一路跟隨的郎中,外加足夠的食物與銀子,最後更不能忘了由吳仁豪親筆寫的那封不惜一切代價的手令,張延秀早已命手下善於模仿筆記的專門做了鑒定,那封信的確是吳仁豪親筆所寫。如此一來,就算是那些人到京城告御狀,也跟他溫竹易沒什麼關係。

送走苦主之後,李榜甲很久沒找張延秀了,總是想辦法躲著張延秀,他恨自己的無能,也恨張延秀那種不計一切的殺戮,那些無辜被殺的人質可是他李榜甲治下的老百姓,他這個父母官實在不知道要如何去面對那些枉死的冤魂。

李榜甲躲著張延秀,張延秀也不想再在上海縣縣衙里待著了,實在是太無聊了,而且整天看到的都是衙門裡僕人的那些恐懼的眼神,再說張延秀現在要做的一些事情還是不要讓李榜甲他們知道為好。張延秀搬離上海縣縣衙的時候,趙登科親自來送行,並送給了張延秀一些名貴的海產,銀子張延秀是不會收的。

整個秋天就要過去了,張延秀有些撐不住氣了,孫、趙兩家再次打開了家中的大門,那樣子好像根本沒發現什麼事情似的,而且兩家的家奴也變得十分地收斂,至於吳仁豪據送過來的情報他現在正在省城,為了郭家血案的事情正上下疏通,而且京城裡也有人為他寫了信送到了江蘇布政使手中,信不是燕黨寫的,這讓江蘇按察使多少有些顧及,有消息說按察使大人已經打算讓吳仁豪賠上一筆銀子了結此事。

本來還是風雨欲來,如今卻成了風平浪靜,張延秀這個時候才得知東瀛的商人早就來了,不過那些倭人並沒有在上海縣靠岸,而是換了個地方,到別的碼頭上案,吳仁豪一路安排讓那些倭人換裝到了松江府的府界交易,賣出去的全都是一些古董,倭人用的是江蘇省通用的銀票付錢,聽到消息後的張延秀氣得拍碎了一張桌子,還好倭人留下了兩人在松江府,春季還有一場交易,張延秀已經讓老陳好好地監視那兩個倭人。

「我們現在是回松江城好?還是繼續留在這裡?你們出個主意吧?」張延秀把小單和張承德叫了過來,一起商量一下,如今張延秀每次要決定一些事都要找身邊的人商量一下,雖然張延秀在商量之初就已經心中有了主意,但這樣做最起碼能找出自己安排的一些不足。

「少爺,我們還是趕快回松江府吧,看能不能再找出什麼線索,就這樣被人耍得團團轉我絕不甘心!」張承德首先沉不住氣,大聲地說道:「就算是沒有什麼線索,憑我們手上的實力還怕那些人幹嗎?隨便找一個借口就能把三方面的人全部滅門。」張承德經過了那天的殺戮,心中的怒氣不僅沒有熄滅,反而更加的強烈,甚至有點瘋狂。

「少爺,我想我們還是回松江府吧。與其在這裡乾等,還不如殺回去,更何況如果我們一直待在這裡,姓吳的就會更囂張,也是我們在向他們示弱。」小單也支持張延秀回去,他可不想繼續待在這個無聊的地方,該玩的,該吃的他都玩過吃過了,繼續待在這個不如松江城繁華的地方,他可有點受不了,更何況張承德也支持回去。

「既然如此,那就讓大家準備好,我們明天就出發回松江府。承德你馬上安排一下,外圍的兄弟全部留在上海縣待命,有松江衛做掩護,外人不大容易起疑。小單你拿我的名帖將李榜甲和徐指揮使請來,既然要走了,當然是要好好地聚一聚,以謝他們這段時間的照顧。」張延秀說完就突然不說話了,自己一人陷入了沉思,小單和張承德安靜地走了出去,張延秀現在正在思考回到松江城後將以何種方式去對付吳仁豪與孫、趙兩家。

可讓張延秀失望的是,李榜甲和徐指揮使都推脫說公事繁忙,無法赴宴,張延秀有些生氣,但靜下心來想一想,其實這也是意料之內,李榜甲心中的疙瘩還在,一個沒怎麼見過世面的小官又如何能見過那小小的殺戮;徐指揮使又是只老狐狸,豈能讓人抓到把柄,不過張延秀相信,當必要的時候,那隻老狐狸絕對會跳出來,全力支持自己的。

該來的人沒來,一個不該來的老頭子卻來了。松江府經歷張廖突然前來拜訪張延秀,而且張廖樣子很是奇怪,穿著一身鄉下老農的衣服,也不帶僕人,自己一個人騎著一頭毛驢,毛驢馱著兩袋的城裡貨,怎麼看怎麼像是一個進城趕集,賣完土產後買些城裡貨回家的老農。

張廖一到張延秀處就囔著讓張延秀趕緊準備一些吃的。「我一個老人家跑了那麼長的一段路,身上的銀子都用光了,整天啃乾糧,可又牙口不好,乾糧太硬一天才吃上那麼幾口,張大人你就可憐可憐我這個為你父親忍辱負重十幾年的份上,給我這個糟老頭點好吃的吧!」張廖說得很小聲,但張延秀是字字都聽清楚了,他臉上沒什麼表情,只是讓人將張廖的那頭毛驢牽走,張延秀親自領著張廖進屋,並使了個眼色分別給張承德與小單,小單去廚房安排酒菜,張承德則先將少下的精銳集合起來,全部人馬戒備,帶著精銳將張延秀和張廖所在的房屋圍了起來,隨時等候張延秀的命令。

酒菜很快就送上來了,都是一些簡單的食物,不過也算豐盛,張廖看著滿桌的菜,打了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