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二卷 第二十四章 亡(下)

第二卷 第二十四章 亡(下)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3120

十三名人質只有三人活了下來,兩人重傷,一人殘廢,三個人都喪失了親人,可張延秀對於這些人的死活並不怎麼關心,只是吩咐下去沒死的儘力救治就是了,因為這些人留著還有用。等他們傷好得差不多了,就讓人用馬車把那三人還有四個小孩送到江蘇按察使那裡去,順帶讓他們把吳仁豪的手令也拿去給江蘇按察使,讓這些家破人亡的苦主把一切的悲傷和憤怒發泄到吳仁豪身上,既然吳仁豪能給自己找麻煩,他張延秀當然要回敬一下。

松江衛士兵和錦衣衛的傷亡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四十一名殺手全部被當場擊斃,但官兵以數倍的兵力圍攻卻付出了三十七人戰死,五十六人受傷的代價,傷亡幾乎過百,還有幾名重傷者正在搶救,戰死的人數很可能還會增加,這樣的一個傷亡對比讓張延秀的心情很不好,雖然死傷的人數還沒過百,可自身的傷亡卻是敵人的兩倍,錦衣衛的人馬有三人戰死,十一人受傷。錦衣衛自身的傷亡將近三成。經此一役,張延秀剛得的兩箱銀子就要用掉一箱,而且這麼大傷亡張佐那邊也不好交代。

「早知道一把火將整座山莊燒掉好了,那樣做就不會出現這麼大的傷亡了。」張延秀恨恨地說道,順手把自己認為泡不好的茶,連同茶杯摔在了地上,這已經是他摔碎的第四個茶杯,小單和張承德站在張延秀身邊,也不知道怎麼勸,如果這個時候潘怡婷三個其中一個在就好了,幸好張延秀只是在自己一個人發火,伺候的僕人難受點而已。

張延秀從第一次出來辦差到如今,從來沒有碰到過這麼大逆差的傷亡,就算是剿滅白蓮教的那一役,雖然付出了比今天還大的傷亡,但當時所要面對的和被斬殺的白蓮教叛逆可是當時官兵傷亡的數倍,如今這樣的一個對比,張延秀是越想越氣,而且連一個活口都沒抓到。

張延秀昨夜回房後就沒怎麼說話,表面上十分的平靜,張承德和小單也就沒怎麼注意。可沒想到第二天早晨醒來,聽到傷亡情況後的張延秀臉色馬上變得十分地不好看,下人送上一杯茶後就開始發火。

「少爺,口供和犯人的畫押都弄好了,請你過目。」張延秀髮火歸發火,但正事還要辦,張承德不敢有些許拖延。張延秀沒有馬上將張承德手中的供書接過來,而是深吸了一口氣,將手中的茶喝完,遞給了在一旁戰戰兢兢地下人,並伸手去掏身上的錢袋,可掏了幾次才知道自己早上醒來的時候並沒有把錢袋帶在身上。小單趕緊拿出了身上的一塊碎銀打賞給那下人,並讓下人馬上走開。

下人離開後,張延秀這才接過供書,仔細看了看,滿意地點了點頭,還給了張承德,說道:「這供書不是你寫的吧?如果真是承德你寫的,那你這一年時間可是突飛猛進,雖然還有幾處小漏洞,但應付別的官員卻是足夠了。」張承德很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說道:「少爺就是眼尖,這是趙登科寫的,這趙登科還真是有兩下子。」

李榜甲三兄弟如今已經是張延秀他們同一條船上的人了,張延秀也就不那麼在意了。見張延秀的臉色恢復了正常,小單抓住機會對張延秀說道:「少爺,那些殺手的頭目昨天晚上被虎頭殺了,昨天晚上在清理廢墟的時候,一直隱藏在燃燒的卧房中的殺手頭目突然躍起,打傷了正在清理廢墟的幾名士兵,打算硬闖出山莊,還沒衝出去就被還在山莊內的虎頭用箭射死。不過我們從屍體上沒有找出什麼有用的線索,相信在我們圍困山莊的時候那寫人就將所有的證據都毀滅了。」

小單邊說邊注意張延秀的臉色,還好張延秀沒怎麼生氣。「死就死吧,既然是殺手的頭目,那絕對比那些殺手還難對付,就算是抓到了也沒什麼用。我想當時虎頭一定正為他死傷的手下悲傷,既然事情已經這樣子了那就算了吧,不過殺手的屍首都要先保存住,真的留不住那就讓畫師留下畫像,既然對方是本地口音,那就一定會有人認識他們。」

張延秀在山莊下再待了三天就回到了上海縣,松江衛的士兵也在虎頭的帶領下退了回去。在離開之前,張延秀寫了一份公文送到了刑部,上面將在上海縣發生的郭家血案的所謂前因後果寫了個大概,中間也特別提到了虎頭的名字,對虎頭的功勞是大加讚揚,並將大部分的功勞推到了李榜甲與虎頭的身上,對於自己那個溫竹易的身份卻是盡量模糊。

在寫完那份公文的時候,張承德直接把虎頭叫了過來,因為手下兄弟傷亡過大,虎頭脾氣明顯不怎麼好,還喝了酒,當他看完張延秀寫的公文的時候,竟然把公文給撕了,還大聲喊道:「寫這些有什麼用,這樣的公文有什麼用,老子跟著徐指揮使剿匪那麼多年,從來沒有死傷過那麼多的兄弟,這次為了老子卻死亡了那麼多人。姓張的,你可知道他們有多少才剛剛成親,有多少人的孩子才剛剛會說話,又有多少準備著明年就迎娶自己心愛的人,你知道嗎?!」

虎頭最後一句是大吼出來的,震得張延秀的耳朵有點疼,小單再也受不了,直接點了虎頭的穴道,把他扔到一邊,張延秀看著地上那寫被撕碎的紙片,搖了搖頭。「承德,我剛剛寫的公文你都看過了吧,你幫我再寫一遍,內容不許有變化。」張延秀怕張承德再寫的時候把虎頭的功勞去掉。

張承德這就不樂意了,他之所以把虎頭叫過來本來的意思是想向虎頭炫耀一下,壓壓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