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二卷 第二十三章 疑(下)

第二卷 第二十三章 疑(下)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3163

松江府來人了,來的是張延秀最想不到的一個人,松江府知事游辛傑,張延秀怎麼也想不通,為什麼吳仁豪會派他來,在張延秀眼中,游辛傑是一個不受吳仁豪重視的官場失意之人,張延秀一直以為吳仁豪如果要派人來,派的也是他的堂弟或者是王於倫。

游辛傑帶來了吳仁豪的手令,信上說刑部已經在催促郭家血案這件事了,讓張延秀要不惜一切代價捉拿或格殺兇手,以快速結案,將郭家血案做一個了解,張延秀看完信後,就更加疑惑了,吳仁豪絕對清楚上海縣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難道吳仁豪想要借刀殺人?

吳仁豪的手令是那樣寫,可游辛傑說的又是另一回事,看著眼前那些忙碌的人游辛傑眼中閃過了一絲的嫉妒,然後又很隨意地笑了笑。「溫推官,下官認為還是暫時別動山上的那群神秘人,一是那些人身份特殊,幕後的主使者還沒有出現;二是此案還有很多疑點,還是不要過早下決斷為好,要知道一件錯案就能輕易將我們頭頂上的烏紗摘去,這也是知府大人的意思。」

對於游辛傑所說的,張延秀無法全部相信那是吳仁豪的意思,在松江城的那些日子裡,劉砍刀和李大板幾次談起游辛傑,都說其是一個好高務遠,卻正事一件都辦不成的人,跟吳仁豪的關係也只是普通上下級的關係,連熟悉都談不上。

張延秀沒有馬上說出自己打算怎麼辦?他只是將游辛傑請到客房休息,然後把張承德叫了過來。「少爺,是不是松江城裡的魚動了?」張承德感覺到自己這些日子裡受的氣,終於能全都發泄出來了。

張延秀將吳仁豪的信拿給張承德看,張承德看完頭一句話就是「吳仁豪他算個什麼東西,竟然想把我們當槍使。」張承德本想馬上把信撕掉,可他看看了張延秀,把信還了回去,張延秀一開始也不打算接,可又突然伸出手,把信接了過來,收好。

「少爺,既然吳仁豪這樣說,那就代表山莊里的那些人是屬於孫、趙兩家的,趙家與郭家可能有著很深的交情,那嫌疑最大就是孫家了。」張延秀搖搖頭,如今可疑之處實在是太多了,游辛傑的話不能全信,也不能全都不信。「事情絕對沒有那麼簡單,承德你想一想,滅門血案這麼大的一件事是那麼輕易就做得出來的嗎?更何況孫、趙兩家經過了那麼多年的爭鬥才到了如今這個地步,他們之間會輕易再次爆發衝突嗎?而且又是現在這個時候。現在在我們眼前的可算是一團迷霧,偏偏我現在不能放開手腳去動用錦衣衛的暗線,要是讓他們三方聞出點味道,那他們可就全都要縮回去了。」

「那少爺,我們就只能這樣乾耗著嗎?!」張承德有些著急了,他怕又是空歡喜一場。「的確,我也不想這麼耗下去了,不管游辛傑說的話是真是假,我們都要把山莊上的那群人徹底的消滅掉,這樣不僅這件案子結了,也給了徐指揮使一個面子,日後請他幫忙收拾那三方人也好說話。承德,你馬上讓兄弟們準備好,我們明天就動手!」

張延秀忘了吩咐張承德整備人馬的時候動靜小點,張承德也沒注意,太陽落山時人馬才整備到一半,游辛傑就聞聲而動,找上了張延秀。「溫大人,外面為何如此吵鬧,看陣勢溫大人該不會是要有所行動了?」游辛傑說話的語氣十分的客氣,他的官階本來就比張延秀低,更何況這溫竹易連知府吳仁豪都不放在眼裡,他怎麼敢放肆。

張延秀也不怪張承德,就是覺得眼前的這個人有些討厭,他淡淡地說道:「沒什麼?我已經下了命令,所有人馬做好準備,明天清早就對山莊發動總攻,將山上的那群傢伙徹底地消滅乾淨。」

游辛傑聽後十分地吃驚,有些大聲地說道:「溫大人,事關重大,知府大人的話下官已經傳到了,相信溫大人也明白,但這裡下官還要奉勸一句,請溫大人三思,千萬不要做了別人手中的刀,被他人利用。」張延秀不在乎,現在就算他真的做了別人手中的刀,那又有什麼關係,自己手中的刀遲早會讓那些人連本帶利地還回來的。

「溫大人,山上的那群傢伙派一個小孩送了一封信過來,信上說他們手上有幾個人質,如果官兵進攻山莊的話他們就處死人質,他們還要我們送水和食物上去,那個小男孩已經餓了幾天了,信剛送到人就昏了過去,郎中正在照顧。」張承德拿著信跑了過來,將信送到張延秀的手中。

張延秀信還沒看幾眼,小單就沖了進來,還有李榜甲。「張……溫推官,本縣剛剛查到,那山莊乃是本縣一戶富人所有,平時作為遊玩所用,只有幾個下人在山莊里打掃,這幾日那一家人都不在縣城內,本縣懷疑他們如今就在那山莊內,很可能被當成了人質。」

張延秀看了李榜甲一眼,先不做聲,將手中的信看完之後才說道:「李知縣,請你馬上準備一車的食物和水。小單,你替我寫一封回信,告訴山上的那些傢伙,要食物的話就把小孩全都放了,孩子是無辜的,食物換小孩,這對他們很公平。張大人,請你讓所有人馬做好準備,防止山莊上的叛逆……錯了,是匪徒,防止匪徒突圍。」張延秀將手中的信交給李榜甲,卻不讓游辛傑過目。

「溫大人,事情緊急,本官看還是趕緊告知知府大人,如果人質有了什麼差池,這誤殺人命的大罪可不是我們幾位能夠承擔得起的。」游辛傑正愁沒有借口讓張延秀暫時不要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