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二卷 第二十二章 迷(下)

第二卷 第二十二章 迷(下)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3180

「年輕人有自信是好的,但千萬別讓自信變成了自傲,太多驕傲的人往往看不清形勢。我老了,之後是你們年輕人的天下了,虎頭,你帶你本部人馬留在這,隨時聽候張千戶的吩咐。」對於老狐狸,張延秀已經有些麻木了,所有的老狐狸都有一個習慣,那就是把事情推得乾乾淨淨,跟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

徐指揮使走後,虎頭竟然一直瞪著張延秀看,李榜甲也離開了,張延秀很是自然地對虎頭說道:「虎頭,你馬上集合本部人馬,本官有事情要交代。」虎頭將桌上的酒全部喝光,回了句「憑什麼我要聽你的。」

「就憑我手中的令牌,軍令如山!」虎頭從椅子上跳了起來,盯著張延秀手中拿出來炫耀的令牌,最後很無奈地說道:「遵命!」說完頭也不回,馬上離開了,一出衙門就很不高興地大吼大叫地招集人手。

小單走進了客廳,讓下人把桌子收拾乾淨,站在張延秀旁邊。「少爺,我們接下去要怎麼辦?」張延秀把玩了一會手中的令牌後,貼身收好。「不怎麼辦?涼拌。現在還不是回松江府的時機,我們只能先在這耗著。各線都聯繫上了嗎?」

小單出去看了看四周,讓外面把守的兩名錦衣衛叫了過來,站得更近些,發覺四周的確沒什麼外人後,才把門關上。「已經都聯繫上了,自從外面的圍困解除之後,松江府的各線就都主動聯繫上了我們,並且將指揮權都主動交到了少爺手中,只要少爺需要,松江府各線完全聽從少爺的調遣。」

張延秀現在安心多了,可當那麼多的人馬歸都自己手上指揮的時候,張延秀卻發覺內心中竟然有一點小小的遺憾,還有那麼一點不甘心,路永遠都是那條路,不管自己怎麼走,怎麼鬧,拐來拐去還是這條路,逃不掉了。

「讓松江府府城的線嚴密監視松江城內的一舉一動,我現在最怕的就是錯過時機,有些事情一旦錯過,那就再也追不回來了。」張延秀有點懷念了怡婷,如果這個時候怡婷在他的身邊,就算吵架也好,多少還可以發泄一下。

「張千戶,兄弟們都集合好了,你有什麼話就到外面去說吧!」虎頭大大咧咧地直接闖了進來,小單皺了皺眉頭,但見張延秀沒說什麼,自己也就不想說什麼廢話了。

張延秀沒說話,他的眼睛在看外面,虎頭馬上不耐煩地大聲說道:「我說張千戶,兄弟們都在等你呢。」張延秀還是不說話,只是將手中的茶杯用力地放在桌子上,小單馬上就明白了。「你叫誰呢?這裡沒有什麼張千戶,只有溫推官,你喊得那麼大聲,是不是要讓全松江府的人都聽到。」

虎頭很生氣,當場就想和小單開罵,甚至準備好了動拳頭,打扁眼前這個玩暗器的小子,但他最後還是忍住了,令牌在張延秀手中,自己也的確有錯,如果真鬧出什麼事情來,那就很對不起打算讓自己戴罪立功的徐指揮使了。因此虎頭最後還是妥協道:「溫推官,兄弟們都集合好了,正等著你的吩咐。」

張延秀這才站起身來,他想認真地數一數身上的銀票,或者是問一下小單現在他們到底還有多少銀子可用,但張延秀最終沒有那麼做。對於眼前這些平日里苦哈哈的衛所士兵,很多話都是多餘的,只有銀子是最實際的。「每人每天一兩銀子的津貼,受傷立功另有重賞,都聽清楚了沒有!」

本來還怨氣十足的士兵全都有精神了,大聲地吼道:「聽清楚了。」這讓張延秀很是滿意,只要這些士兵能夠聽從自己的命令,那很多事情就好辦多了,錦衣衛的很多線都是見不得光的,還是普通身份的衛所士兵好用。不過這一百多號人,一天就要一百多兩銀子,一個月三千多兩,對現在的張延秀來說,的確有點困難。

「少爺,這縣衙銀庫里尚有兩萬兩,我們完全可以動用到銀庫里的銀子,根本不必自己掏。」潘怡婷不在張延秀身邊,張承德和張延秀都是不會管錢的主,管錢的事情也就全部交給小單了,一個月三千兩銀子,這讓管銀子的小單很是為難,為此他才想出了這個辦法。

「要借用銀庫里的銀子也要看人家答不答應,李榜甲做這一任知縣到如今,早就虧空了許多銀子,那兩萬兩是他壓箱底的銀子,我們要是動了他非拚命不可,不過說起來,我還挺佩服他的,他虧空的銀子里,沒有一兩不是用在自己身上的。」張延秀已經決定重用李榜甲,那就絕對不能讓李榜甲在檔案上有什麼不良記錄,一不小心就會被人拿出來作為打擊的借口。

「可是少爺,如果我們一下子拿出那麼的銀子,我們手上就沒有多少銀子可用了,再過些日子可能還會有更多用到銀子的地方啊。」小單有些急了,張延秀的頭有點疼,但也只能這樣。「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我再想想辦法吧,反正銀子是每天都給的,又不是讓你一下子全都拿出來。」

五天張延秀就用去了大約六百兩銀子,因為缺銀子的關係,張延秀不再到外面亂買那些珍貴的海鮮,但這五天的時間沒白廢,那群神秘的江湖人的行蹤已經查清楚了,還在上海縣內,如今一行人的行蹤已經完全掌握在張延秀的手中,不過讓張延秀奇怪的是,這群人似乎並不急著離開上海縣。

「還沒有查清楚這群人的來歷嗎?」張延秀遲遲不肯動手,一方面是不想那麼早回松江城,另一方面是必須要搞清楚這群人的來歷。「還是查不到,少爺,起初我以為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