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二卷 第二十章 僵

第二卷 第二十章 僵 (1/3)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5246

又是一天清晨,上海城的城門慢慢地被打開,守門的士兵哈氣連天地站到自己平常站的位置上,剛站好,就有一名士兵直接靠著手中的長槍撐著,再次閉上了眼睛,沒辦法,昨天晚上賭了一夜,現在哪有精神。士兵如此,守門的小官也是一個德行,搬來椅子和桌子,直接趴在桌上睡著了。

上海城是會了抵禦倭寇而建立的,可如今倭寇早就不來了,受到倭寇侵襲的是福建與浙江沿海,沒江蘇什麼事了。就算有,也都是來自東邊的東瀛朋友,那可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官老爺們的朋友,連指揮使都不管了,他們這些小兵瞎操心什麼,不用打仗最好。

此時,沒有一名士兵注意到,遠處張延秀正騎著戰馬,借著朝陽的掩護狂奔而來,直到距離兩百步處,才有人注意到狂奔中的張延秀。五石的硬弓讓張延秀不得不使出全身的功力,盡量在馬上穩住身行,眼睛緊盯上海城的城匾,連射三箭,箭箭命中城匾,雖然這種箭法在北方的精銳明軍中是常見的,但是用來威懾這些久不習戰的南方明軍卻是足夠了。

當張延秀三箭射完之後,守城的士兵才反應過來,用力敲打警鐘,上海城在沉靜了幾十年後,再次沸騰了!松江衛內的士兵三三兩兩地從家中跑了出來,有一小半人竟然找不到集合的地點;身上的衣服亂七八糟的,穿什麼的都有,甚至還有穿著內衣的;有一半的士兵手上沒有拿武器,大部分的軍官都沒有穿好盔甲,整個上海城完全混亂了。

張延秀射完箭後,騎馬來到離上海城五百步處,緊盯著上海城,守城門的士兵並沒有追過來,而是全部退到了城內,令張延秀氣憤的是,竟然沒有人下令關城門,怪不得徐敬業每次談到南方衛所守軍的時候,都是一副很無奈的樣子。

過了大約半柱香的時間,才有一隊看起來像樣士兵跑到城樓上,拉起弔橋,搭弓觀察四周,領兵的校尉很快就是守城士兵的指引下看到張延秀,那人又觀察了一會,一個大嘴把子把身邊的那個守城士兵打暈在地,嘴角一直在流血。張延秀在遠處看到弔橋被拉上去,城樓上有人之後,這才有些滿意地點點頭,調轉馬頭回上海縣去了,張延秀把要說的話全都綁在那三枝箭上了。

將近過了半個時辰,上海城內的所有士兵才集合完畢,最早登上城樓的校尉早就派了一隊人去追擊張延秀,可那個時候張延秀早就消失了蹤影,松江衛的指揮使親自來到了城門上,這是他五年來的第一次動怒,一直被稱為老好人的松江衛指揮使把當日看守城門的所有士兵全都抓起來,先每人打三十軍棍再說。

因為動靜太大,早就驚動了附近所有的農戶,指揮使趕緊命令手下人將城匾上的三枝箭取下,附近的農戶都是一些靠著租借軍戶耕作的農民,如果讓他們看到了,傳了出來,那松江衛還有什麼威信可言。不過指揮使心裡也明白,他這樣做都是在掩耳盜鈴,這麼大的一件事不可能傳不出去,知道的人太多了。但做總比不做的好。

取下三枝箭後,松江衛的指揮使很快就拿到了綁在三枝箭上的三封內容一樣,但筆跡卻完全不同的信,找出最能看得清楚字跡的一封,仔細看了半天后,指揮使當場就把三封信都燒了,十分氣憤地那三枝箭折成數段。

張延秀昨天就回到了上海縣,得知張延秀回來的消息後,李榜甲馬上帶著他的兩個結拜兄弟趙登科與孫提名,親自到縣衙門口迎接張延秀他們回來。領著張延秀來到客廳後,李榜甲就趕緊把剛剛發現到的一處重大疑點說了出來。

「張大人,下官的三弟今天早上剛剛查到,案發前幾天有一群不明身份的江湖中人突然出現在本縣,這群人偷偷借住在鄉村,很少出來活動,案發當天的晚上這群人就突然消失了,不過本縣可以肯定,這些神秘的江湖人士現在還在上海縣,只是本縣到現在還沒有查出他們到底躲在哪裡?」

張延秀聽完後,思考了一會,說道:「李知縣,陪本官練箭如何?小單,你去準備弓箭和箭靶!」李榜甲就這樣被張延秀拉著到了衙門的後院,看著小單將弓箭和箭靶都準備好。李榜甲試著跟張延秀說了幾句家常話,可每次想把話題扯到案件上的時候,都被張延秀用一句「案子的事情等射完箭後再說,你也不想破壞本官現在的好心情吧!」給擋了回去。

張延秀讓李榜甲先射三箭,讀書人出身的李榜甲很為難地連射了三枝箭,只有一枝命中紅心,一枝射在的靶子的邊緣,還有一枝射到了別的地方去了。「張大人,下官許久沒動過弓箭了,讓張大人笑話了,張大人請!」射完三箭後,李榜甲突然想通了,現在只要把張延秀留在上海縣,那事情就會有轉機,現在他最需要的就是時間。

「罷了,我又何必讓你一個文弱書生陪著我一起練箭,你身為一縣之首應該還有很多事情要去做吧,你去忙吧!」孫提名對張延秀向他大哥隨便呼來喚去的態度十分地不滿,一臉氣憤地向前走了一步,想說什麼。卻被他二哥趙登科一把拉住,張延秀身邊的小單正緊盯著他們倆看。

等李榜甲三兄弟離開後,張延秀一邊射箭,一邊同張承德討論著接下去要如何去做。「承德,聽說松江衛的指揮是徐伯伯一系的人,你說如果我用我真實的身份去見他,他會不會全力協助我?」

張承德見張延秀射了十幾枝箭,手也有點痒痒了,拿起李榜甲之前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