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二卷 第十九章 漁

第二卷 第十九章 漁 (1/3)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5282

張承德完全沒脾氣了,還興高采烈的樣子,張延秀不得不咳嗽幾聲,讓張承德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緒。當衙門的下人把桌子收拾好後,李榜甲和小單都回來了。「少爺,都收拾好了,床鋪什麼的都換成新的了,少爺需要的話可以讓李知縣派幾個伶俐的丫鬟伺候著。」

張延秀搖搖頭,他可沒那習慣。「既然出來了,就不能太講究了,再說被怡婷她們伺候慣了,換別人我也不習慣。好了,今天就先這樣吧,趕了一天的路,我累了,大家先休息吧,事情明天再說。」張延秀既然都這麼說了,張承德他們全去休息了,而李榜甲卻在當天熬了個通宵,一夜沒睡,為的就是將案情中的幾點疑點全部梳理一遍,看能不能找出什麼線索。

沒有女人陪的時候,張延秀就會起得很早,因為張延秀晨練的聲音,張承德他們也全都起來了,哪有主人都起來了,下人還在睡覺的道理。耍完幾套風雷扇的套路之後,張延秀只能自己將身子擦乾淨,然後帶著手下人去吃衙門廚房已經準備好了的早膳。

「少爺,聽衙門的下人說,李知縣今天早上才剛睡下,昨晚上他天一夜沒睡。」小單對於衙門準備的早膳還是很滿意的,昨天李榜甲專門送了一份禮物給小單,因此小單特別為李榜甲說了些好話。這些張延秀心裡也明白,但他卻只是專心地用膳,沒有任何表示。

吃完早膳後,張延秀突然用了一個上午來練射箭,這讓張承德他們很是奇怪,張延秀平時只要一有空,玩的都是火器,弓箭只有在火器過熱後才隨便玩玩,今天怎麼突然認真起來了。

練了一個上午,張延秀髮覺自己的箭法也只是平平而已,射中紅心沒問題,但要達到自己計劃的水平,還差好多好多,自己又不能把時間都浪費到這上面來,無奈之下,張延秀只好選擇隨便湊合一下的方法。「不練了,大家一起上街轉轉,事情明天再辦,順便也去見識一下大海,嘗點自己抓的海味!」

張延秀不是沒見過大海,但是他很喜歡在海邊的感覺,而張承德他們更是高興得不得了,到海邊去遊玩絕對比待在這個窮地方好,更何況他們平時可是很少能見到大海的。

張延秀沒有讓人去轉告李榜甲他們打算去哪裡,甚至沒轉告說他們出去了,直接帶著人,騎著馬就離開了衙門,衙門師爺趙登科見了,也不敢阻攔,更沒有去問,只是讓捕頭也是自己的三弟孫提名快帶幾個捕快遠遠地跟在張延秀他們身後,張延秀身份特殊,如果在上海縣出了點什麼意外,那他們三兄弟就全部要倒霉的。

跑馬跑了一陣,很快就出了鎮子,然後在鎮口叫住隨便一個當地的百姓,一小塊的碎銀,什麼都問清楚了,順著剛才那人的指引,一群人向上海縣最大的漁村趕去,有一些很難見的魚只有在大海的遠方才能抓到,張延秀打算到漁村去買些沒見過,但聽聞很好吃的新鮮海魚,當場讓漁民做了吃,味道應該很不錯,順便買看看有沒有一些好的海味干,買回去讓小迷糊做食料。

當張延秀到漁村的時候,卻發現來的不是時候,漁民一般是早上出海,太陽落山前回村,張延秀到的時候正午才過了沒多久,出海的漁民都還沒有回來,幸好的是,縣衙專門在這裡和漁村百姓一起修了一家客棧,有專門讓遊客品嘗海味的大廚以及用來出租的漁具等等。

將馬拴在客棧,租來了魚桿、魚網、魚叉、釣餌等漁具,張延秀一行人除了兩名錦衣衛依舊持刀戒備外,其他所有的人都自己動手抓魚。可惜海邊釣上來的都是一些小魚,而且都是普通易見的魚類,這讓張延秀多少有些失望,不過親手抓魚的感覺真的很不錯。

蔚藍的大海,強勁的海風,帶著濕濕的味道,坐在礁石上,等著那些不值錢的魚上鉤,這種感覺,真是很輕鬆,很愜意。不過這樣的日子如果過久了,相信也會受不了的。張延秀已經釣到第七條魚了,可張承德卻只釣到了兩條,看著張延秀魚籠里那一尾尾鮮魚,張承德有些鬱悶。

「少爺,我能不能用一下你的魚餌,我的魚餌看起來怪怪的,不知道是不是那些人把壞的魚餌賣給我。」張承德跑到張延秀的身邊,邊說邊挑起張延秀的魚餌。張延秀沒說話,手也沒動,只是點點頭,張承德乾脆把張延秀的魚餌拿去了一半,自己的卻丟到了張延秀身邊。

又一條小海魚上鉤了,不過看樣子比先前釣起的幾尾大了一點,張延秀還是比較滿意的,拿起張承德丟下的魚餌,張延秀再次甩鉤,然後將小單叫了過來。小單的成績也很不錯,但是到了現在小單就有點不耐煩了,覺得沒什麼意思。「你去租些烤魚用的工具,我們一邊烤一邊釣,這樣才有意思,你小子平時沒少從小迷糊那裡偷師,這次我就來嘗嘗你的手藝!」對於張延秀的安排,小單很是高興,直接把手中的魚叉扔到了地上,帶著一名錦衣衛搬東西去了,張延秀又開始專心地釣魚了。

「少爺,你是不是有釣魚的絕招啊,教一教我啦,我保證不會教給別人的,這破魚桿真是氣死我了,到現在我才釣上來兩條魚。」過了沒多久,張承德實在受不了了,用了張延秀的魚餌,可魚就是不上鉤,氣得他快要把魚桿給折斷了,反正才幾文錢而已。

「噓!小聲點,太大聲了會讓魚都跑掉的,上鉤了!」又是一尾,還是一條跟先前不大一樣的魚,不過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吃。張承德見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