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二卷 第十八章 離

第二卷 第十八章 離 (1/3)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5244

上海縣位於長江的出海口,本是一個小漁村,後來為了防禦倭寇的入侵,朝廷專門發動民工上萬人修築了上海城,並將松江衛搬進上海城,而普通的老百姓則住在圍繞著上海城的幾個相鄰在一起的小村莊里。

衛所是一個很奇特的地方,衛所內是一個獨立的小王國,地方官員是不許干涉地方衛所,衛所內的一切都是由衛所的指揮使統領。衛所士兵的主要收入並不是來自朝廷國庫,而是來自朝廷劃分給衛所的軍田,軍田由指揮使分配到各家軍戶手中,由軍戶耕種,田地的收入就是軍戶與衛所的收入。

但大部分的軍戶都不會親自去耕種,軍田又不能買賣,很多軍戶都將自己的田地租給附近的農民,平日里除了操練就是喝酒、賭博,犯法惹事早就成了衛所士兵的家常便飯。小打小鬧地方官一般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真出了大事,衛所內部也是非常的團結,既是戰友,也是鄰里鄉親,論血緣和輩分也都是親戚,大家低頭不見抬頭見,很多同代人的都是光著屁股一起長大的,出了事能不幫忙嗎?!

而指揮使都是帶兵的武將,帶兵的都有一個脾氣,那就是護犢子,自己帶的兵,都是自己的兒子,不管兒子犯了什麼錯,那也是軍法、家法,真讓外人來管了,自己還有什麼面子,以後還有什麼威信讓手下的兵替他賣命!

三天的時間,足夠張延秀把該安排的事情安排好,並了解卷宗上的所有細節。楚海曙一家人已經住下來了,楚繽、楚紛兩姐妹很喜歡圍在潘怡婷她們身邊轉,還有就是把毛毛當大馬騎,還好毛毛因為身子剛恢復,兩姐妹有所顧及,不然的話毛毛那可是在劫難逃。

發生在上海縣的案子十分棘手,衛所內的一個校尉跟上海縣的一個地主有仇,地主用計謀抓到了那個校尉,想偷偷殺掉,可動手的時候消息泄露,衛所直接派兵營救,士兵到了地主家後,卻發現那裡已經成了一片火海。第二天那校尉穿著一件渾身是血的衣服回到了衛所,當地的知縣得到消息後馬上去抓人,一場大火過後發現了十七具屍體,男女老幼都有,案情重大。

指揮使並沒有把人交給知縣,而是讓知縣在衛所內審問,說是審問,其實就是問話,既不能搜索證據,也不能動刑。問話過程中,校尉只承認自己殺了那個地主和他的幾個打手,並且是出於自衛。至於放火和滅門一事,校尉矢口否認,指揮使則以案件有諸多疑點為理由,不肯將犯人交由知縣審理。無奈之下,知縣只能趕緊將案件上報刑部。

當張延秀來到上海縣的時候,刑部才剛剛收到上海縣知縣送去的公文,正與五軍都督府的官員商量如此處治,要派什麼人到地方上全權負責最合適。這些事情根本就瞞不過張延秀,張延秀之所以要突然到上海縣,為的就是找一個借口,找一個借口離開是非之地,找一個借口可以坐山觀虎鬥,找一個借口將松江府的其他勢力全部剷除。

已經和太子聯繫上的張延秀,通過幾封密信得知如今太子在銀兩的用度上出現了很大不足,為了建立起自己的情報和人情網,東宮的銀庫就剩下一千兩銀子做底,魔門進貢的銀子也早就用完了,因為魔門的店鋪都是才剛開設的,殺雞取卵的事情太子是不會做的。

張延秀也和父親張佐有了幾次書信聯繫,雖然說的話不是很多,但張延秀從信中也多少猜測到了一些父親的計劃,皇上的意思很可能是要再次整頓一下官場的風氣,通過一些手段來增加財政的收入,這松江府很可能就是一個重點。

張延秀已經自己打定主意,無論如何,都要想辦法把松江府變成一個屬於自己和太子的地盤,這個地方實在是太誘人了,張延秀查過帳,一個小小的松江府,每年的各種秘密收入加起來竟有三十多萬兩白銀之多。

趕了半天的路,張延秀一行十一人很快就到了上海縣的縣衙,通報之後,捕快趕緊進去傳話,得到消息的上海縣知縣和師爺都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算一下日子,刑部的公文絕對不會這麼快就下來,就算是刑部有了決定,溫竹易報的也應該是奉刑部之命,而不是奉了松江府知府,但不管怎麼說,都是上面來人,松江府推官管的也是松江府一府的刑名,上司來了是一定要迎接的。

敞開縣衙大門,知縣、師爺、捕頭,還有衙門裡的所有捕快衙役都出來迎接了,上海縣出了那麼大的一件兇案,他上海縣縣令一個不小心,就是一個失職之罪,他頭上的這頂烏紗帽與其他官員相比,來得實在是太幸運了,太不容易了。當知縣出門迎接的時候,知縣的夫人正在內院準備一份厚禮。

「小縣李榜甲拜見推官溫大人,溫大人一路辛苦了!」知縣和推官都是七品,可現在有求於人,李知縣只好自降身份了。「李榜甲!」張延秀感覺在哪裡聽到過這個名字,至於是什麼時候,在哪裡聽到的,他就沒什麼印象了。李榜甲抬頭看了看張延秀,也發覺在哪裡見過這個溫推官,左右看了看他的兩個兄弟,也是十分迷惘的眼神。

「溫大人請進,小縣已經為大人準備好了住處,公事我們進去再說!」小單突然想到了什麼,想對張延秀說,可張延秀卻徑直往裡走。「多謝李知縣了,請!」李榜甲突然改變先前地安排,直接將張延秀一行人請到縣衙的後院內堂,一落座,就把一些無關的人趕了出去,內廳就剩下張延秀、李榜甲還有張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