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二卷 第十五章 聘

第二卷 第十五章 聘 (1/3)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5229

「人都跑光了,以你們的江湖經驗想一想,你們現在還能安全地離開這松江城嗎?就算你們能平安的離開這裡,可到了城外,會發生什麼事情還不一定,你就對自己真那麼自信嗎?或者是說,你一點都不關心你們的女兒們的安危?」夫婦兩停住了腳步,兩人都將說中布條的一頭解開,右手緊緊握住劍柄,可就是沒辦法將劍從劍鞘中抽出。

可兩姐妹就不管那麼多了,直接向張延秀沖了過來,又打又踢又咬,還哭著喊著:「叔叔是壞蛋,叔叔是壞蛋,叔叔騙我們。」兩姐妹都還是孩子,又沒有動匕首,張延秀也不知道為什麼,很不忍心打她們,只好手忙腳亂地擋著,結果過了一會,張延秀的身上就多了很多淤青,腳上和手上都有一個牙印,兩姐妹雖然很累了,可還是拼儘力氣不放過張延秀。

張延秀現在可真是左右為難,那對夫婦現在根本就是站在那裡看戲,兩姐妹對自己不依不饒的,如果現在這個樣子被張承德他們看見,自己絕對是很沒面子,可每次想用力將兩姐妹推開,張延秀就是下不了手,張延秀心裡發覺,他有點喜歡上這對姐妹了,不過喜歡可不是那個喜歡,是一種長輩對後輩的喜歡,張延秀甚至在心裡想,自己是不是已經開始變老了,開始喜歡上小孩子了,過些日子不會是想讓潘怡婷和鄭香伶馬上給自己生幾個孩子吧。

張延秀是越想越可怕,趕緊身形一閃,與兩姐妹拉開了一些距離,兩姐妹剛想要再衝過來,張延秀身後突然有人在喊:「溫大人,終於找到你了,知府和趙、孫兩家的人都派人來找少爺,請溫大人馬上回衙門,有要事相商!」聽聲音是承德,張延秀馬上轉身,承德已經帶著人跑到了他的面前,這個時候那對夫婦也一把拉住還想衝過去的女兒們。

「他們全部都在找我?」張承德先是奇怪地看了看張延秀那狼狽的樣子,又警覺地盯著張延秀身後的那一家人,見到四人身上都有兵器,張承德就要跟身後跟著的兩名錦衣衛打招呼。「不關你們的事情,他們我自有安排,你先把我問的話回答好。」張承德一聽張延秀這麼說,馬上對那對孿生姐妹很是好奇,盯著她們看了又看,看的兩姐妹有些害怕,她們父母的臉色很不好看,張延秀也看不下去了,也不管什麼了,直接一腳踹了過去,不過因為動作太慢了,被張承德輕易地躲開了。

張延秀有些嚴厲地說道:「瞎想什麼呢?作為下屬你就不懂得尊重上司嗎?」張延秀一邊說,一邊打了打眼色,張承德馬上就明白了。「作為朝廷官員,溫大人你就能隨便毆打下屬嗎?再說了,我可是刑部派來的捕快,雖然是來協助溫大人你的,但溫大人要清楚,我們並不是上司與下屬的關係。」

張延秀的臉色馬上就變得很不好看,口氣也不對,他說道:「好好,你剛才是不是知府和趙、孫兩家的人在等本官,那就請你幫我轉告他們一聲,本官現在沒空,讓他們等一下,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張承德也不勸張延秀,說了句:「那告辭了,溫大人的話我會轉告的。」就帶著人離開了,可到了拐角,卻留下了兩名錦衣衛,保護張延秀的安全。

張延秀見張承德走了,就轉身過來,問道:「如何,兩位考慮得如何了?」妻子也不正面回答張延秀的問題,而是反問道:「溫大人為了草民這一家子如此費心,又到底是為何呢?」張延秀感覺兩姐妹現在已經把自己恨透了,也有些誤會了。「其實本官今天出門只是想吃個飯而已,沒想到遇到了你的這雙女兒,一時興起,也是因為最近一直在做壞事,所以想做一件好事。可是讓我沒想到的是,你們的兩個女兒實在是太討人喜歡了,也讓我很好奇,她們的父母是什麼樣子的人,而現在本官也見到了,至於接要如何?那就要看你們夫婦的了,看招!」

張延秀高喊一聲,手中風雷扇當成短劍攻向兩夫婦,兩夫婦見張延秀突然動手,也拔出寶劍聯手攻向張延秀,但手中還多少保留著一些分寸,張延秀手中的扇子雖說有些詭異,但並不是明面上的殺人利器,兩人也只能竟然做到不去傷其要害。見父母跟張延秀打了起來,兩姐妹很是緊張地看著他們三人,兩把小匕首也出了鞘,她們現在心中已經快恨死張延秀了。

張延秀動手之後一直沒有把扇中的利刃彈出,也不硬拼,大多都用風雷扇將兩夫婦的寶劍磕開,鬥了大約三十招,張延秀突然飄後十幾步,說了聲:「不打了,你們兩個離小孩遠點,不是說了不用你們插手嗎?」兩夫婦趕緊轉過身去,就見兩個捕快裝扮的人站在女兒們的身後,可自己的女兒卻還沒有察覺。兩人趕緊回到女兒身邊,那兩個捕快聽到張延秀說的話後,很快就來到了張延秀的身後。

「本官的事情相信你們兩位也聽說了不少,剛才本官也試過了兩位的身手,的確不錯,不過這裡真的是說話的地方嗎?我們換一個地方說話如何?」剛才的動靜已經把附近的人都給驚動了,老百姓的天性就是那樣,喜歡看熱鬧,雖然動了兵刃,但卻沒見血,也就沒什麼害怕的,看熱鬧的人是越來越多。

「不用換地方了,溫大人有話直說好了,我們夫婦兩向來光明磊落,無事不可對人言的,更何況我們並不打算答應你什麼。」一家子人都動了真火,兩個小丫頭還說道:「爹、娘,我們走吧,我們以後再也不理這個人了,他真是壞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