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二卷 第十三章 雙

第二卷 第十三章 雙 (1/3)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5256

平靜的日子真的很無聊,處理完公務,張延秀也就是回家陪陪三個丫頭,順便有空訓練一下毛毛,還有就是帶毛毛出去遛遛,外院的男人不夠用,又不敢隨便招新的家丁,後院的女眷也只有佘大姐和張承月能出來,可佘大姐和張承月平時就很忙,還要買菜,根本就忙不過來,可憐的毛毛平時也只能在後院里轉轉。

一直到了夏末,都是一直無事,最忙的也就是夏末長江中游突然連續下了三天的暴雨,淹沒了中游的幾個縣,洪峰到松江府地界的時候,洪水快漫過河堤,嚇得松江府上下都出動了,幸運的是松江府並不僅僅靠朝廷下撥的銀兩來修堤壩,趙、孫兩家還有松江知府時常拿出私有的銀子出來,增強堤壩的防洪能力,沒過幾天洪峰就順利地流入大海,附近的棉花田損失極小。

初秋後的半個月,張承德帶著八名錦衣衛也到了松江府,明的身份是刑部派來協助溫竹易的捕快,暗是的刑部的暗探。溫竹易見到張承德的時候,多少有些吃驚,但他還是裝作不認識的樣子,一切按照規矩交接,然後才帶著張承德他們回到家中,一進門張承德就一副喜極而泣的樣子對張延秀說:「少爺,我們終於又在一起了,幾個月了,我終於能帶著人過來幫少爺了。對了少爺,有沒有什麼吃的,我們一路趕過來,都餓了,最好是小迷糊親手做的。」

看著張承德那一臉饞樣,張延秀撇撇嘴,讓跟著張承德的那八名錦衣衛先在客廳等一會,就帶著張承德到內院的廚房去。那八名錦衣衛都是原來張延秀的直屬下屬,也不為意,到客廳自己找了個位置坐下,見張承月端著茶進來,趕緊又都站了起來,各自把茶拿了過去,然後坐到位置上等張延秀回來。

來到廚房,小迷糊也剛好在做午餐,這個時候正是小迷糊最專心的時候,張延秀和張承德都小聲地在已經煮好的食物里尋找,直接用手把食物一塊一塊地抓進嘴裡,什麼禮節也不管了。兩人吃得正歡的時候,毛毛突然跑了進來,小迷糊馬上放下了手中的鏟子,對著毛毛叫道:「毛毛乖,快點出去,少爺知道了會生氣的,等人家都做好了,先讓你吃些總可以了吧。」說著就要把毛毛趕出去,卻看到張延秀和張承德正在一旁偷吃,小迷糊一時楞住了。

大家沉默了一會,毛毛跑到張延秀身邊,張嘴去吃張延秀手上拿著的炸肉丸子,一口一口地咬著,就聽小迷糊大叫了一聲:「少爺,承德,你們怎麼會在這裡,少爺你真是的,怎麼跟毛毛一樣進廚房偷吃,人家馬上就要煮好了。」張延秀先不說話,讓毛毛舔著自己的手,張承德說道:「小迷糊,我今天才剛到,我和兄弟們都有點餓了,所以到這來拿點吃的,我現在就去招呼兄弟們。」說完拿了幾盤菜走了出去。

小迷糊看著張承德拿著菜出去,叫了一聲那些是中午要用的,可是張承德早就沒影了,因此小迷糊鼓著腮幫子盯著張延秀看,張延秀四周聞了聞,說道:「這是什麼味道啊,是不是有東西糊了?」小迷糊也聞了聞,突然一聲尖叫地跑到灶台邊,用力地鏟著鍋里的食物,但鍋里的食物有些已經焦了,小迷糊只好把那些失敗的菜倒進了毛毛的碗里,恨恨地對張延秀說道:「少爺,今天中午人家不會做你的份了,你到外面吃吧。」張延秀看小迷糊那樣子,知道小迷糊是真的生氣了,他也只好先踢了一腳吃得正歡的毛毛,然後離開廚房。

回到客廳,張承德他們已經在吃了,看到張延秀回來,張承德趕緊問道:「少爺,怎麼樣了?小迷糊沒生氣吧!」張延秀很不高興地瞪了張承德一眼,但他並沒有去搶張承德他們在吃的食物,那是給手下人吃的,張延秀只是對張承德說道:「你身上有多少現銀?」張承德雖然很奇怪,但是他馬上把身上的錢袋拿了出來,還沒清點就被張延秀一把搶去,張延秀將裡面的銀票拿出來還給張承德,然後將錢袋收進懷中,說道:「小迷糊今天不做我的份了,我只好到外面去吃,身上沒帶銀子,你這些就全部算是孝敬吧,中午吃好哦。」說完張延秀就走了,張承德苦著的臉,他並不是因為損失那些銀兩而傷心,他對張延秀已經十分地了解,張延秀日後一定會找機會整自己的,那才可怕呢!

張延秀出了門,就向附近的酒樓走去,經過之前一系列的殺戮與趙、孫兩家的妥協,松江城內一切算是恢復正常了,老百姓和老闆們開始做溫竹易家的生意了,張延秀也能夠吃到新鮮的蔬菜和瓜果了。

進了酒店,掌柜的馬上就出來親自招待張延秀,並熱情地對張延秀說,樓上雅座已經打掃好了,樓下因為快到午飯的時辰,都客滿了。張延秀現在可算是松江城裡的大人物,得罪不起,雖然人手不夠,但是掌柜的還是專門跑過來陪張延秀。張延秀本來是想上二樓雅座的,但見掌柜的這麼熱情,他卻突然不想去了,正好發現一個桌子上只坐了一對姐妹,看樣子是一對雙胞胎小女孩,她們還什麼都沒點,只是坐在椅子上像是在等什麼人,喝著那種不用錢的茶水。

「我就坐那了。」張延秀指了指那對雙胞胎坐的桌子,掌柜地馬上說道:「溫推官,您先稍等一會,小的馬上把她們打發走。」說著就要讓小二去趕人,張延秀卻快步走了過去,自己坐了下來,說道:「不用,我就跟她們一起坐好了。」說完就一直打量著身邊的這對姐妹花。

在松江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