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二卷 第九章 逼

第二卷 第九章 逼 (1/3)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5206

吳仁豪在松江府大堂上等了張延秀足足半個時辰,張延秀卻還沒到,吳仁豪整整等了一個時辰,張延秀這才慢悠悠地到了衙門口,先前張延秀在本想隨便找點事情做,打發時間,時辰一到就去衙門。可前後兩個院落,所有的事情都被潘怡婷安排得井井有條,張延秀插上一手就是在幫倒忙,再說張延秀根本就不是幹家務的料,因此張延秀就打算在房間里隨便看些書打發一下時間就行了,可書還沒翻兩頁,毛毛就跑進了張延秀的屋子,吐著舌頭,拚命地搖著尾巴,一直纏著張延秀,在張延秀四周轉,張延秀被毛毛吵得實在沒有辦法,將手中的書隨便一扔,帶著毛毛走了出去。

張延秀先是心不在焉地陪著毛毛玩了一會丟木頭,張延秀一直在看天上的太陽,估計著時辰到了沒有。可後來張延秀玩出了勁頭,到廚房拿了一些臘肉,切成小塊。張延秀指揮著毛毛,讓毛毛做著各種各樣的動作:趴下、坐起來、握手、滾一滾等等,只要毛毛很好地完成一個動作,張延秀就賞給毛毛一塊臘肉吃,玩得高興的張延秀就這樣把時辰給忘了。

衙門的差役來報,溫竹易終於來了,人已經進了衙門,吳仁豪馬上在那差役的耳邊小聲地說了幾句,差役急忙下去了。看著張延秀悠閑地向自己走來,吳仁豪臉色十分的難看,張延秀走到吳仁豪面前,只是簡單的抱拳行禮,淡淡地說了一句:「知府大人好啊。」吳仁豪見張延秀走得這麼近,努力讓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他咬著牙冷冷地說道:「溫推官你的架子還真大,竟然讓本府等了你一個時辰,君子待人以誠,溫推官這可不是君子所為。」

張延秀盯著吳仁豪看了一會,好像對吳仁豪很是好奇,然後才說道:「本官也是沒辦法,剛想出門家裡的女人就跟本官哭窮,說花了那麼多的銀子來到這破地方還不如在直隸老家,在老家還能靠租子賺點銀子,不會像這裡,有銀子都買不到東西。女人嘛,就是頭髮長見識短,不過本官也實在是把她們都寵壞了,勸了好一會,本官一直跟她們說,一切都會好起來的,這松江府可是個肥得流油的好地方,等到了秋天,大比大比的銀子就會出現,你說是不是啊?知府大人。」

吳仁豪很清楚張延秀在說什麼,到了秋天,棉花收下來,就能織出大量的松江布;颱風過後,東邊的船就會過來的。吳仁豪怎麼聽,怎麼都覺得溫竹易是在威脅他。「你既然是來這裡想過上安穩日子的,又何必鬧出這麼多事來,你可知這松江府上下你可是都得罪了,如果不是本府在這裡壓著,早就鬧上去了。讓本府沒想到的是,你不僅沒有知恩圖報,反而對本府如此的無理!」

當官的就是這樣,表面上一套,背地裡一套,總是喜歡把自己說得多好,多有人情,沒有的事情都要說成是真事,這一套張延秀早就清楚了。「是嗎?那就多謝知府大人了,不過知府大人怎麼能把所有的事情都怪到本官的頭上,本官也是沒辦法,一家子要吃飯,可就是有些人,欺負本官初來乍到就好欺負,故意為難本官,還故意派人羞辱本官,想將本官當成叫花子打發了,想來真是可惡。我來之前,我舅舅溫侍郎就交代過,出門在外,我可是代表著他老人家,誰要是不給我面子,就是瞧不起他,也就是瞧不起他一家子,其中當然也包括了他的姐姐,當朝一品誥命夫人,佳蓉夫人!如果真遇到這種人,我久久讓我不用跟他們客氣,好好地教訓一下他們,讓這種人知道一下我的厲害,我舅舅在京城會全力支持我的。再說了,本官現在要養活的不僅僅是本官那一家子人,本官身後要吃飯的人實在是太多了,你說是不是啊,知府大人?!」

張延秀整個人靠在了知府衙門大堂的官案上,竟然伸手去將知府的大印拿了過來,在手中把玩著。溫竹易剛才一下子說了那麼多,使得吳仁豪不得不沉思了一會兒,可當吳仁豪回過神來的時候,卻發現溫竹易正在把玩自己的大印,那還得了,趕緊用盡全身的力氣把大印搶了回來,並且對張延秀大聲吼道:「姓溫的,你是不是太過分了,本官的大印是你這種小官能把玩的嗎?你是本府的下屬,要自稱下官,懂不懂?!如果你再如此膽大妄為,觸犯國法,本府必將嚴懲不怠,先行摘去你那頭頂烏紗!」

見吳仁豪對自己大吼大叫的,還威脅自己,張延秀覺得該說的話都說完了,該是回去準備一下要處理的事情了,不管小單有沒有查到什麼,不能再這樣讓外面的那些跳樑小丑鬧著,總讓幾隻小蟲子在身邊「嗡嗡」的叫,煩都煩死了。「看來知府大人也累了,那本官就不打擾了,告辭了。本官這裡也奉勸知府大人幾句,識時務者為俊傑,燕黨早已過氣了,如今不過是苟延殘喘,靠著幾家先皇外戚的爵位而已,知府大人要是聰明,還是早做決定為好。再說了,知府大人好像沒有摘去本官頭上烏紗的權力,本官這官位置是吏部直接下的任命,想要摘本官的烏紗最差也要按察使或是布政使直接下的命令,或者是吏部或刑部的高官,就憑大人你的官階,還不配!告辭了。」

如果不是還沒有接到父親的密令,不敢妄動,張延秀早就廢了他這小小的知府,何必在這跟吳仁豪多廢唇舌。張延秀轉過身拔出風雷扇,一邊扇著一邊往外走,吳仁豪再也忍受不了張延秀那傲慢的態度了,吳仁豪猛地站了起來,大力拍打著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