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二卷 第三章 同

第二卷 第三章 同 (1/3)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5207

三個丫頭高興了一個晚上了,除了小迷糊外,潘怡婷和鄭香伶都高興的睡不著,不過小迷糊也很厲害,整個晚上一直在說夢話:「人家要跟少爺去松江府了、人家要跟少爺去松江府了。太好了!」這也是潘怡婷和鄭香伶她們睡不著的另一個原因。而通宵不睡的結果,就是兩人早上起來有了黑圓圈,張延秀看到後,馬上笑個不停,兩人互相看了對方一眼後,尖叫著跑回房中,拚命地擦粉想把黑眼圈去掉。

張府內要和張延秀一起去松江府的人是分批走的,先行的人在北京郊外的一個農莊內等待後面的人,農莊是屬於溫佳蓉父親的名下,溫邵弘眼下已經跟張佐是同在一條船了,獨自拉幫成黨,溫邵弘還沒那本事,小的黨派很容易就會被朝中大的黨派吞併,轉投其他黨派還不如繼續留在齊黨,可一直被人壓著,溫邵弘是絕對不願意的,溫邵弘最後決定,依舊留在齊黨,但背後卻全力依靠姐夫張佐,只要張佐在,別人就暫時不能拿他怎麼樣。

陪張延秀同行的有幾個張府養的閑人,兩個老媽子,一個叫鬼婆婆、一個叫虎婆婆,小迷糊一聽到兩人的名字,馬上對張延秀說道:「少爺,你騙人,哪有人叫這個名字的,那是家裡大人用來嚇唬小孩的,人家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你嚇不了我的,嘿嘿。」張延秀笑著捏了捏小迷糊那可愛的臉蛋,讚賞著說道:「是啊,是啊,我們的小迷糊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其實她們一個叫桂婆婆,一個叫胡婆婆,你還真聰明,知道我在嚇你。」鬼婆婆善使鬼頭杖,虎婆婆善使鐵爪,她們的江湖名號在一些地方的確是用來嚇小孩子不讓其啼哭的。

一個大丫鬟,張延秀讓潘怡婷叫她佘姐姐,三十齣頭的一個女人,鄭香伶偷偷地問了問張延秀:「少爺,佘姐姐在江湖的名號叫什麼?奴家真的很好奇。」張延秀故作神秘地指了指自己的嘴唇,說道:「親我一下我就告訴你。」鄭香伶飛快地在張延秀的嘴唇上點了一下,身邊的小迷糊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卻沒有捂全,潘怡婷則在一旁,有些不滿地瞪了張延秀一眼。「江湖綽號蛇蠍美人,善使鞭用毒,至今未嫁。」

老僕一名,張府的人都叫他老刀子,臉中間有一條可怕的傷疤,小迷糊第一次見到老刀子的時候,老刀子只是輕輕地笑了笑,小迷糊當場被嚇哭了,害得老刀子著急得不知道怎麼辦,張府的閑人,特別是那些上了年紀的,很多都很喜歡小迷糊這個丫頭。在江湖上,老刀子曾經是江湖中三把魔刀之一,老刀子的大兒子也是錦衣衛外圍組織中一個十分幹練的隊長。

最後還張承業、張承月兩兄妹,外加藏獒毛毛。帶毛毛去,張延秀並不反對,小迷糊那可憐巴巴的樣子,張延秀看了就心軟,更何況藏獒只要長大一歲,就會變得十分的兇悍,對主人更是忠心無比,只要稍加訓練,看家護院家犬強上數倍,三個丫頭身邊多一層保護,張延秀就多一份安心。不過帶上張承業、張承月兩兄妹,張延秀卻不怎麼支持。

「父親,他們兩兄妹進府還不到兩年,帶在身邊能起什麼作用,我可不想身邊多兩個要保護的人,我手上的那點人手根本就不夠,帶多了也不可能,會讓人起疑心的,我看他們兩兄妹就算了吧。」

「快兩年了,你這混小子把他們兩兄妹帶進家就什麼也不管了,把事情全都丟給了為父,你還真是省心啊!為父這次就學你的辦法,扔回給你。不過你放心,他們兩兄妹可不是什麼累贅。承業這孩子底子好,又能吃苦,自己也很努力,不像某些敗家子。」說著張佐故意看了看張延秀,可張延秀卻故意裝作無所謂的樣子。「承業現在的身手對付那些地痞混混是完全沒問題的,承月雖然身子骨不怎麼好,但經過一年的調理已經完全恢復了,進步神速,也是該讓他們兩兄妹出去歷練歷練的時候了。再說承業的師父是老刀子,承月的師父是佘姑娘,人家師父跟你去了,徒弟不帶在身邊,怎麼繼續教導,這事就這麼定了,其他的你看著辦。」張延秀只能無奈地接受父親的安排。

張承德當日從張佐書房出來的時候,神情十分的興奮,還開口對張延秀說:「少爺,你放心吧,我一定會把老爺交代的事情辦好的,少爺在明,我在暗,等少爺危機的時候,我一定能幫上少爺的。」張延秀沒有問張佐到底給張承德安排了什麼任務,問了也是白問,既然如此還不如讓張承德好好高興高興。

張延秀一行人走的還是京杭大運河,不過這次乘坐的船隻卻十分的普通,將船行中的一艘中等客船包了下來。上了船,小迷糊是最高興的了,小的時候她時常跟父親到河岸邊遊玩,父親每次到岸上巡視都會帶著她,可自從進了張府,小迷糊就很少到河岸了。小迷糊高興了,毛毛可就難受了,這隻壞狗狗在船上到處跑,不過船上的活動空間實在是太少了,天氣又很熱,它只能爬在船邊,盯著河水,一副很可憐的樣子。不過張延秀可一點都不可憐這隻小壞狗,船上的船艙因為太少了,張延秀不得已只能安排幾個人睡一個船艙,張延秀一天晚上睡不著,想偷偷跑去潘怡婷和鄭香伶的船艙,可一開船艙,就見一黑影撲了出來,張延秀旁邊一閃,就聽到一陣急促地犬吠,這下把整艘船的人都驚動了,結果張延秀是丟了大臉,氣得張延秀白天想把毛毛扔到水裡,可三個丫頭卻好好地表揚一下毛毛,小迷糊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