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一百二十五章 爭

第一百二十五章 爭 (1/3)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5185

「怎麼不說了,朕聽著呢?」見魏孝忠不再說話了,子虛帝便問了問。「起稟皇上,早朝的時辰已經到了,皇上再不上朝,就會有官員罵奴才蒙蔽聖聽,居心叵測,更重要的是,奴才絕對不願聽到有人罵皇上是昏君,他們那些人,又有幾個明白皇上這些年的苦楚!」魏孝忠說著說著,竟然哭了,子虛帝看著魏孝忠那偷偷流淚的樣子,心裡很是高興,雖然子虛帝很清楚魏孝忠在外面的所作所為,也清楚他在後宮搞的那些小動作,但子虛帝更清楚的是,他身邊十分需要魏孝忠這個奴才。

「好了,你也老大不小了,還動不動流眼淚,讓小太監看到了像什麼樣子,你的話朕明白,朕今日上朝,會把一切都處理穩妥的!」魏孝忠的話子虛帝不會全信,子虛帝本身就是一個很有主見的人,論起對皇上的忠心,東林黨人一點也不比魏孝忠和張佐差,但是東林黨人太自負了,他們希望一切都按照自己的意願來,骨子裡是恨不得讓皇上成為他們的傀儡!

「臣有本,起奏皇上,錦衣衛千戶張延秀,在圍捕白蓮教叛逆之時,絲毫不顧及無辜百姓,放燒毀街道,還命令手下隨意射殺無辜逃命的老弱婦孺,當夜無辜被殺者超過萬人,請皇上為民做主!」東林黨「雙柏」左都御史陳柏青十分激動著向皇上簡述著手中奏摺的內容。陳柏青剛說完,看了看張佐,張佐依舊沒有半點感情地站在那裡,這些日子以來,張佐一直在朝上沉默不語。

陳柏青剛說完,齊黨的頭號人物:內閣大學士,兼戶部尚書姜百書馬上站了出來,開口就說道:「起奏皇上,陳御史所言不實,試問一個小小的益都縣的一條街道怎麼可能會有一萬多人居住,就算這世間最繁華的京城,一條街最多也不過住有五六千人罷了,何來萬人之說。就算真有一萬人,那請問陳御史,這小小的一條街道為何會聚集如此眾多的人,那可是白蓮教叛逆的總壇所在,絕有可能都是當晚準備參與叛逆的白蓮教教眾,如此說來,何來無辜之說!本閣在這還要問陳御史一句,陳御史是否清楚當日所發生的事情經過,想來陳御史是不會知道的,那就由本閣來告訴你,當日錦衣衛千戶帶兵前去捉拿白蓮教教主,正當官兵要攻打白蓮教總壇之時,附近居民竟然自發地衝出家門,協助白蓮教叛逆攻打官兵,造成官兵傷亡慘重,如此大逆不道的行為實是謀反,難道處死謀反之叛逆是屠殺無辜嗎?你東林黨如此袒護白蓮教叛逆,是何用意?」

東林黨和御史彈劾官員,向來是重報不重實,往往都是道聽途說,認真查下去,跟實際情況差了十萬八千里。姜百書一說完,東林黨「雙柏」另一「柏」禮部尚書王柏軒馬上站了出來,看著姜百書問道:「姜尚書如此賣力為張千戶開脫,真是良苦用心啊!山東境內白蓮教泛濫,幾乎到了各地都有白蓮教教眾的地步,而山東的官員很多又都是你『齊』黨中人,姜尚書是想幫同鄉推卸責任吧,姜尚書還真是一個重情意之人,可惜討好錯對象了!」

齊黨、燕黨、東林黨,三黨在朝堂上大吵了起來,其他黨派則坐山觀虎鬥,在一旁看熱鬧,因為人數上的劣勢,齊黨漸漸落了下風。溫邵弘幾次向姐夫張佐打眼色,希望張佐自己站出來說話,只要張佐肯開頭,已經回京的徐敬業勢必也會出手相助。可張佐卻依舊站在那,一句話也不說,一直看著皇上。

「夠了!你們看看你們現在像什麼樣子,跟那些鄉野村夫有什麼不同,這樣吵有什麼用,錦衣衛指揮使張佐,朕問你,白蓮教此次在山東意圖謀逆,到底聚集了多少準備參與叛亂的叛逆,如果其叛亂成功,將會如何?!」子虛帝親自問張佐,張佐這才站出來,開口說話。「起稟皇上,白蓮教此次意圖謀逆已準備了將近二十年,以現在得到的口供可以斷定,白蓮教是採取遍地開花之策,以益都縣為中心集中力量攻陷附近之州縣,作為根據地,然後再在山東各地同一天內進行大規模的暴動,徹底擾亂官兵,使各地衛戍和衛所無法集中進行剿滅。據查,白蓮教不僅聚集了十萬之眾,還暗中收買了一些當地的小官員,聲勢之浩大,預謀之久真是大明朝開國未見!臣已寫了個摺子,請皇上過目!」張佐把話都說明了,東林黨和燕黨中人都是大吃一驚,齊黨很多人都十分憤怒地盯著張佐看。

「張指揮使是否有些危言聳聽,故意誇大事實欺瞞皇上,從而為自己的兒子開脫罪行?!」對於東林黨人的問話,張佐沒有回答,只是退回了自己站的位置,閉上了眼睛。張佐將一切的決定權交給了子虛帝。

「宣東廠魏孝忠上殿!」東林黨人又要開始大肆攻伐張延秀,子虛帝一揮手讓蒼蠅們不要說話。「宣東廠魏孝忠上殿!」太監們一聲一聲地傳了下去,魏孝忠很快就進了金鑾殿。「奴才提督東廠的太監魏孝忠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子虛帝讓身邊的太監將張佐的摺子遞過去給魏孝忠,魏孝忠看了一會,子虛帝問道:「魏卿,張佐奏摺上寫的,是否句句屬實!」魏孝忠將張佐的摺子合了回去,交還給了身邊的小太監,讓小太監把奏摺還回去,然後似笑非笑地看了看張佐。

「張指揮使奏摺上所寫的,大致屬實,不過其中還是有一些不實之處!」魏孝忠說著故意停了一下,燕黨中人十分興奮的等待魏孝忠接下去的話,東廠和錦衣衛不和是眾所皆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