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一百二十三章 泰

第一百二十三章 泰 (1/3)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5234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五嶽之中,泰山以雄偉和霸氣而聞名,也是歷朝歷代修繕最多之高山,封禪一代帝王登臨泰山封禪,被視為國家鼎盛、天下太平的象徵,同時也代表聖上本人乃是「奉天承運」的「真龍天子」。張延秀這次來泰山,完全是為了散心,張延秀這樣突然的決定,張承德、老陳和小單都堅決反對,可反對又能如何,張延秀決定的事情,他們根本就沒辦法阻止。

來泰山的一路上,張延秀什麼也不管,發了瘋似的催馬急馳,還好來泰山的路上每隔一段路程就有驛站可以換馬,這一路上還不知道要累死多少匹馬,不過張延秀到現在還沒有一匹屬於自己的心愛寶馬,所以累死多少馬匹張延秀可是一點都不心疼。

白天趕路,晚上在驛站閱讀朝廷發給各地的各種公文還有錦衣衛的密函。整個山東地界早就被張佐掌控在手中了,年初趕往大同的錦衣衛有一部分人是在半路被分散到山東各地,先行潛伏下來,監視各地白蓮教的一舉一動。當東廠平定大同衛所邊軍的事情後,從旁協助的錦衣衛除少量人返回京城,大部分錦衣衛都進入到白蓮教嚴重泛濫的山東各府、州、縣,但為了不打草驚蛇,白蓮教總壇所在的山東益都縣卻只是布置了少量的監視人員。

就在張延秀帶領錦衣衛圍剿白蓮教教主的時候,在山東境內的其他錦衣衛就已經動手了,秘密地抓捕留守的白蓮教頭目和骨幹,張延秀動手後,更是發動了當地的兵丁衙役,大肆抓捕普通的白蓮教教眾,各府、州、縣大牢,人滿為患!

大同的事情張延秀在路上已經完全了解了,魏孝忠最能幹的侄兒叫魏朝榮,是東廠的大檔頭,大同的事情完全由其負責。在大同,魏朝榮的做法十分的乾脆,先是帶人抓了大同總兵和幾個大同衛戍恨之入骨的武官,嚴刑逼供再加上抄家,一下子把抓來的武官的罪名全部定了,三天之後當眾斬首,以平息軍中的憤怒,並將追繳上來的臟銀全數分發給了士兵,作為拖欠已久的軍餉補償給士兵,軍心穩定!但沒過幾天,魏朝榮又帶著東廠的人將早先在軍中鬧得最凶的幾個人抓了起來,並在軍中當眾處死,因先前士兵已經得到了拖欠已久的軍餉,因此魏朝榮這麼做對大局並沒有什麼影響,同時也除去了軍中的一些不安定份子。

張延秀心裡確實有點佩服魏朝榮,如此雷厲風行的做法,東廠之內可是十分地少見,所謂錦衣衛玩「橫」的,東廠玩「陰」的,魏朝榮如此作為對張延秀來說可是一個勁敵!現在雙方可都是在培養自己的下一代,補充新血,然後繼續斗下去。

錦衣衛的密函看得越多,張延秀就催馬催得越急,當他到泰山的腳下的時候,小單接到了張承德送來的密函!益都縣令可真的是與虎謀皮,東廠因為大同的事情,除了益都縣外,就再也沒有東廠的勢力參與圍剿白蓮教叛逆了。但陳宏天既然已經參與進來了,就覺不想空手而回。先前的幾天他先將益都縣令穩住,背地裡卻偷偷地從東廠調了些人過來,等手下的人手齊了,突然發難,將牢房中看押的白蓮教教眾一個個提出來嚴刑拷打,隨後利用得到的口供在益都縣內瘋狂抓人,益都縣令內心雖然極度氣憤,可是也沒了辦法。張延秀突然離開後,他就想將東廠和錦衣衛的人全部請出去,可誰想到東廠的人竟然比錦衣衛還可怕,不僅將大牢控制了起來,還讓衛所士兵的聽命於東廠,對於東廠的這些作為,錦衣衛竟然不管不問,甚至是想急著離開,無奈之下,益都縣令只得陽奉陰違地在私底下跟東廠對著干。

張延秀對益都縣發生的一切已經沒有任何興趣了,他甚至有點不想去想那益都縣,一想起來人就有點累,想睡覺。更何況張延秀已經履行了自己先前的承諾,是他益都縣令自己引狼入室,到了泰山腳下的驛站,張延秀先在驛站內休息一天,養足精神明天登泰山。

第二天早上起來,吃了一碗驛丞特意準備的當地特色小吃,拿了五兩銀子做打賞,順便問了問泰山最高處有什麼可玩的,驛丞告訴張延秀,在泰山極頂的西北角,有一座岩石形狀如老人傴僂,上面刻有「丈人峰」三個大字,那可是從唐朝就有的名景。

讓小單和老陳準備好要用的東西,張延秀打算晚上就在山中過夜,本來老陳和小單是堅決反對,那樣做實在是太危險了,不過後來從驛丞那裡知道,泰山上有幾間獵戶的小屋,可以用來過夜後,兩人才答應,並且準備了很多東西。

張延秀爬山的速度很慢,太陽快下山的時候才爬到了半山腰,一開始是張延秀故意放慢速度的,可走了一段,老陳和小單身上背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現在這個時候正是農忙的季節,張延秀也沒打算僱傭民夫,就這樣,爬山的時候老陳和小單是累得半死,三人只好這一路上走走停停。

見太陽都快下山了,夜裡走山路實在危險,小單和老陳就商量著要找個地方先住上一夜,張延秀也同意了,剛好山腰上住著幾戶山民,這些山民似乎早已習慣外人來借住,還有一些專門用來讓遊客住的木屋,小單出手大方,又見張延秀三人身上都帶著兵器,衣著華麗,山民很識趣地將屋子收拾乾淨,然後一家人都搬了出去,到鄰居家去住了,整間房子都留給了張延秀三人使用。山民走前,還留下了一隻今天剛獵到的鹿腿,老陳把鹿腿洗乾淨,架在了屋內的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