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一百二十章 火

第一百二十章 火 (1/3)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5206

白蓮教的人終於退回去了,張延秀鬆了一口氣,但是張延秀也十分地懊惱,剛才的撕殺並沒有給白蓮教的精銳帶來巨大的傷亡,他並沒有在白蓮教後退的時候下令追擊,白蓮教不愧是長久以來朝廷一直無法剿滅的邪教亂黨,在後退的時候,他們依舊留下了一些人斷後,而且張延秀髮現白蓮教的射手損失並不大,剛才的衝鋒白蓮教只射出了很少的弓箭,張延秀現在手上能用的最多也只有五百多人,人數太少了,最多只能進行一次強攻!

張延秀很想從張承恩那裡調些人來,張承恩那裡並不是白蓮教突圍的主要方向,但是張延秀也不得不考慮到,如此的調動一定會讓白蓮教發覺,到時候白蓮教很可能向張承恩那裡突圍!現在只好等白蓮教的下一次突圍,竟然先消耗對方的人馬,等待機會將其全殲,張延秀手上還有一些東西沒用呢?!

張延秀那裡不輕鬆,在外圍指揮雜兵的張承德也不輕鬆,張承德本來還為張延秀讓自己待在這麼不重要的位置上而不高興的,但是他馬上就發現自己在這裡有多麼的重要,沉重的擔子壓得他快喘不過氣來。

裡面的動靜太大了,驚動了整個城西,很多人都向這裡聚了過來,一些人還手拿著木棍、扁擔、菜刀、鋤頭和鐮刀,但身穿官服的士兵讓他們感到害怕,張承德更是高喊自己是錦衣衛,官府在裡面辦差,這才把人鎮住,一些人離開了,但是卻有很多人留下不走,張承德很想把這些人趕走,但是老陳不讓張承德這麼做,對方有好幾千人,人數實在是太多了,萬一激起民變,就憑他們手上現在的這些人,能鎮壓得了嗎?!

張承德無奈,只得就這樣讓雙方這麼僵著,不過老陳還是做了些準備,讓士兵中的神射手做好準備,只要發現有人煽動民眾,馬上射殺。又故意以怕百姓受寒的借口在聚集的人群中燃燒起了幾堆火堆,將人群徹底照亮。

裡面的喊殺聲音是越來越大,雙方都漸漸地沉不住氣,張承德和老陳很為張延秀擔心,本來以為很容易就能將白蓮教的首腦一網打盡,可是沒想到到現在裡面還傳來激戰的聲響,張承德趕緊讓人過去打探。

人群從也是一陣騷動,先是幾個人在竊竊私語,隨後開始在人群中散布開,人群中的交談是越來越大聲,老陳見情況不對,趕緊吩咐神射手準備,自己也找來一張強弓,準備應對突髮狀況。

張承德有些緊張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切,他剛剛清楚了張延秀那裡的情況,張延秀現在手上極缺人,很可能調動他這裡的人馬去幫忙,可是他這裡的情況也不妙,認真數了一下,最少有三千人聚集在這裡!張承德擦了擦自己頭上的汗,對老陳說道:「老陳,我們現在該怎麼辦?要不要向他們求救,再怎麼說我們都是為皇上效力的,平亂失敗他們也沒有什麼好處!」老陳想了想,有些動心,但是最後還是搖著頭否定了。「承德,請再等等吧,就算我們現在發了求救信號,他們也未必會來,就算他們來了,還不到百人,沒用的,少爺那裡也不好交代!」張承德一點也不在意老陳的口氣,他想了想,也沒辦法,只好就這樣了。不過張延秀那裡的喊殺聲越來越小的,並且漸漸沒了聲響。

張延秀擊退了白蓮教後,一直在等待白蓮教的再次進攻,可白蓮教卻沒了動靜,徹底龜縮了起來,等了一會,張延秀試著派一小隊精銳上前探路,小隊警惕地向前移動著,戒備地看著四周,走了幾步,並沒有發現什麼,也沒有遇到阻攔,平靜得可怕。小隊又向街道的深處多走一段路程,突然停下來,太不對勁了,兩個老兵突然把手中的火把向兩旁的民居扔去,木屋被迅速點燃,隱藏著的白蓮教教眾不得已提前發動了攻擊,躲在暗處的射手放開了已經拉了很久的弦,無數的白蓮教叛逆從各個民居沖了出來,拚死也要把眼前的這一小隊官兵消滅,為死去的教友報仇。

士兵們互相依靠著,邊打邊退,互相用自己的身體去抵抗砍向自己同伴的刀劍,沒有任何的怨言,沒不能有一點的私心,老兵們知道,只有團結在一起,保持好陣行才有活下去的可能!

近了,越來越近了,就差幾步,可已經有一半人戰死,同伴已經沒有多少力氣了,張延秀已經發現自己派出的小隊正被人圍攻,他馬上帶著錦衣衛的精銳前去支援,這次小單沖在了最前頭,先前讓張延秀衝鋒在前是他的失職!小單見圍攻的人實在太多了,衝上來就是一招「漫天飛花」雙手連續發出三十幾枚暗器,甚至用上了最珍貴,也是最小心的巨毒暗器,中者立斃!

在小單暗器的攻擊下,白蓮教叛逆圍攻處馬上出現了一個缺口,張延秀帶著人沖了進去,將缺口慢慢擴大,掩護著小隊的人邊打邊撤,終於將小隊的人救了回來,白蓮教叛逆見無法吃掉小隊的人,並且已經進入官兵弓箭手的射程之內,不得已只能帶著人退了回去。但還是有幾個殺紅眼的,不顧一切的沖了上來,很快就被官兵射成了馬蜂窩。

延秀再次清點了一下人數,剛才自己帶去支援的人只是受了一些輕傷,不過小隊的人馬卻有一半人陣亡,其餘的也是個個帶傷!陣亡者之中有幾個是張延秀的直屬錦衣衛,跟張延秀有一段時間了。而就在此時,白蓮教總壇位置上空突然炸開了一朵巨大的煙花,張延秀明白,那是白蓮教教主求救的信號,張延秀是又急又怒!

小單看著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