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一百一七章 蓮

第一百一七章 蓮 (1/3)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5245

張延秀只帶著小單進了益都縣城,本來張承恩還想讓張延秀多帶幾個人進去,最起碼也要把老陳和張承德帶在身邊,但是張延秀拒絕了,現在白蓮教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縣城外,而張承恩現在明顯人手不足,張延秀也不想帶太多的人進縣城,人多反而會引起別人的注意,山東齊魯大地是孔子的家鄉,四處遊學的學子眾多,張延秀一個遊學學子,身邊再帶一個書童家丁,正好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

張延秀進入益都縣城後,並沒有馬上去衙門見益都的縣令,而是先去益都縣城內的學舍掛牌,一般遊學的學子可以到各地的學舍、學府和書院掛牌求學,同時也是一個秀才舉人住宿的好地方。

張延秀是下午到的學舍,此時學舍學子們正在學習六藝中的「射」。大明朝上至國子監,下至地方上私人開設的書院,除了平日里教導學生讀書外,還要教導學生學習儒家六藝中的其他五種技能。六藝分別是:禮、樂、射、馭、書、術,有的時候院試和鄉試也會考到六藝中的其他幾中技巧,身為學子並不是只要死讀八股就可以的。

張延秀並不急著去掛牌,而是先站在旁邊看了一會,很明顯此地的先生對於教導學生射箭很不用心,十幾名學生只有兩人的箭射中了箭靶紅心,有一半的箭根本射不中箭靶,甚至還有幾枝箭在中途就停了下來,栽在了地上。對於學生的這些表現,教導箭術的先生並不為意,只是隨便說了兩句,就放任學生隨意亂射。張延秀看一會,有些手癢,讓小單找先生借來了弓箭,親自動起手來,連中三元後才將弓箭放下,去學舍掛牌。

「有錢好使鬼推磨!」就算是教書育人的先生也不能免俗,對於張延秀這種有錢的遊學子弟,學舍是十分的歡迎,只是隨便登記了一下,就讓張延秀住進了學舍,連路引都沒看,不過張延秀也不怕對方查他的路引,只要張延秀願意,他可以隨時擁有幾十種身份,而且每種身份的路引都是絕對合法的。

在學舍掛完牌,張延秀就要按照慣例去衙門拜見作為此地師長的縣令。士、農、工、商,讀書人天生高人一等,向守門的衙役通報了自己遊學學子,秀才的身份,衙役也不敢怠慢,趕緊進去通報老爺。不過張延秀並沒有馬上見到益都縣令,聽衙役說,縣令這幾天實在太忙了,根本沒有時間招待張延秀,不過因為張延秀是秀才的關係,縣令特意讓他身邊的師爺來招待張延秀。

身為官府師爺,都要有功名在身,最差也是個舉人,秀才身份的人只能到一些大戶人家去做狗頭軍師。舉人的身邊比秀才高了一級,以師長的身份招待張延秀是絕對可以的,兩杯清茶,縣裡的土產水果,衙門的師爺就這樣簡單的招待著張延秀。

這師爺本來只想跟張延秀隨便聊幾句,鼓勵一下其學業就要將張延秀打發了,他要做的正事實在是太多了,可張延秀卻不發一言,只是細細品嘗著不怎麼好吃的土產,見張延秀如此高傲,衙門師爺實在有點生氣,一看張延秀就是一個靠著家中有些勢力,就目光無人的狂妄小兒,這樣的人師爺實在是見過了,自己說了幾句,師爺就要告辭,並讓衙門的下人送張延秀出去。此時張延秀才開口說道:「幫我轉告此地縣令,我要馬上見他,有要事相告,事關益都縣的安危!」說完張延秀就把才吃了幾口的土產水果扔在了桌上,用清茶漱口,那果子實在是太難吃了,有酸又苦。

衙門師爺見那才被吃了幾口的果子就這樣被扔在了桌子上,心疼無比。現在這個季節,要找些水果可是十分地困難,而且現在又是特殊情況,縣城內的各種糧食價格瘋長,果子的價格更是比平時多了三倍,就算張延秀不喜歡吃也不能如此的浪費。不過衙門師爺也看出了張延秀身份不簡單。此人是京城口音,剛才稱呼東翁的時候並沒有尊稱縣令為大人,聽其口氣十分的隨意,定是平常就是如此稱呼他人,這個人來頭不小。師爺走了回來,將張延秀扔在桌上的果子收了回去,並命人將所有的果子也收回去,讓僕役為茶杯加水,對張延秀說道:「公子稍等,我馬上去通知我家東翁。」就下去了。

偏廳內就剩下張延秀、小單和一個伺候的僕役。小單皺了皺眉頭,剛才衙門師爺的的表現讓小單很是看不起,小單說道:「少爺,這縣令也太小氣了吧,剛才就拿了盤難吃的果子招待我們,現在還收了回去,這茶一喝就知道不是雨前的新茶,絕對是放了很久的,還一堆茶葉末,他這縣令到底是怎麼當的?!」小單現在一點都沒注意到自己扮演的角色,他那一番話讓在一旁招待的衙門僕役很是生氣,僕役正狠狠地盯著小單看。

「得了,我都沒說什麼,你的話到是很多,這益都縣令也算是一個清官,自然不能拿出什麼好東西招待我們,更何況現在是非常時期,而我們不過是兩個無關緊要的陌生人而已,他又為何要好好地招待我們。再說他要是真拿出一些好吃的好喝的招待我們,那還真是有問題,你就給我乖乖坐著等吧,別再亂說話了,注意你現在的身份!」小單這時才想起來自己現在並不是錦衣衛,只是一個書童僕人而已,趕緊喝茶不說話了。

「就是你要見本縣嗎?」張延秀和小單等了一會,衙門的師爺就領著益都縣令走進偏廳,益都縣令向張延秀所表現出來的氣勢,正是一個朝廷官員見小民時所擁有的威嚴與驕傲。張延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