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一百一三章 局

第一百一三章 局 (1/3)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5257

張延秀帶著人離開驛站後,小單就換了套衣服來到驛站一處矮牆,牆邊正好有一棵樹,小單跳上樹,小心地監視著四周,矮牆外正好是一條小巷,附近還沒人出現。小單抓住機會跳到驛站外,手中扣著三枚暗器。再次看了看四周,發現真的沒什麼人,小單才放心地走出小巷。

密探一般會待在什麼地方,很多說書人講故事的時候都把密探待的地方說得有多隱秘,多不好找。而且裡面的機關是一個比一個多。張延秀也聽過這麼幾段描寫密窟的評書,對於張延秀來說,這些根本就是瞎扯。如果真按照書中所描寫的,把密窟建得有多隱秘就有多隱秘,裡面又有無數的機關,那麼密窟建設中就已經被人盯上了,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就算你把工匠全殺了,可是一次失蹤那麼多人,官府或者有心人能不注意嗎?再說了,真把密窟建在那麼隱秘的地方,消息和情報怎麼辦?沒有消息和情報,就是瞎子、聾子。

小單照著地址,來到一家馬車行,這家馬車行的生意還真不錯,人來人往,小單剛走進門,就見外面一輛滿載客人的馬車駛了出去。小單現在身上穿得並不怎樣,見小單進來,一個夥計就過來給小單指了指買票的地方,人就又去招呼別的客人了。小單對夥計的表現很不滿意,一把將那夥計抓住,有些生氣地對他說道:「我家主人要包兩輛馬車,帶我去見你們掌柜的。」夥計馬上知道自己看走眼了,瞬間變成了一副笑臉,很客氣地將小單領到掌柜那裡。

見了掌柜,小單拿出一張銀票,將銀票的背面當在掌柜的面前,手上做了一些奇怪的手勢,掌柜的很平靜地看了看銀票背面的記號,然後讓夥計出去外面盯著。「不知道客官要包幾輛馬車?」小單伸出三隻手指說道:「四匹馬拉的犯忌,三匹馬拉就好了。」這時,掌柜的馬上從身上拿出一個古銅錢,交給小單將手裡的古銅錢看了看,又看了看掌柜打的手勢,點了點頭,是自己人沒錯。

「閣下是?本座現在有任務在身,可能無法給閣下提供所需要的幫助。」小單沒想到這個掌柜的就是這裡密窟的頭頭,但只要找到頭,事情就好辦了。「我是奉我家少爺張延秀張千戶的令來找你們的,我家少爺是什麼人相信閣下也應該清楚,我家少爺讓你們這幾天暗中監視好濟南府官倉的管糧官,千萬不能被人發現。」小單說話沒有半點餘地,算是直接的命令。馬車行的掌柜很是為難,他是真的有使命在身,可錦衣衛里誰都知道張延秀是指揮使張佐的兒子,錦衣衛的所有密探和外圍組織完全都是聽命於張佐的,如果他現在拒絕,那麼以後絕對不會有他的好果子吃。

思考了一會,掌柜的下定決心點了點頭,對小單說道:「請兄台回去稟告張千戶,我等遵照張千戶的命令,馬上就去安排人手,並且隨時聽從張大人的命令。」就這樣小單很滿意的告辭了。

張延秀逛在街上,有心無心地買了些小玩意,都是買給小迷糊的,走著走著,張延秀突然想到出門前小迷糊給自己的物品清單,到現在張延秀還一樣沒買,早就忘在腦後了。想起那份物品清單,張延秀頭就又點疼了,趕緊帶著人四處採買,可張延秀在濟南人生地不熟的,他又不想放下面子問路人,手下去問一個比一個凶,對方根本就不說實話,這讓張延秀走了很多冤枉路,走了差不多一個時辰,才買了三、四樣清單里的東西,張延秀走得很累了,張承德、老陳和其他幾個錦衣衛卻是憋了一肚子氣。

「少爺,我們還是回去吧,現在這麼瞎逛沒用的,回去之後讓驛站的人幫我們買好了,就上次南京那樣。」張承德走得有些煩了,他身邊的人也想回去。張延秀也不想再走了,但是他卻搖搖頭說:「再等等,這些東西我要親自買完,這樣也讓別人放心點,我們還要為小單爭取時間,不知道他那裡怎麼樣了,聯絡到人了沒有。」張延秀說完又走進了一家店,問了問一些乾貨的價格,那些乾貨看起來不怎麼樣,老闆卻是獅子大開口,明擺著宰生。

「少爺,我看不如把後面的尾巴叫過來吧,這裡是他們的地頭,認為他們的人應該也多,有他們在既可以帶路,也能嚇一嚇那些該死的奸商。」張延秀不是沒錢,也不是怕花錢,但是他不想被人騙,那是很沒面子的事情,因此他也同意了。張承德馬上轉身大步走了過去,一直跟在身後的兩條尾巴趕緊假裝是在買東西,但卻被張承德一手一個抓住,張承德很大聲地說道:「我家少爺要你們倆過去給我家少爺領路,他要買些東西,不去的話我就以圖謀不軌的罪名把你們抓回驛站,到時候我會親自讓你們嘗嘗我們錦衣衛的手段!」

一陣威脅之後,那兩人就想跑,但他們身後早就站了另兩個人,都是張延秀手下的錦衣衛,無奈,兩人好耷拉著腦袋來到張延秀面前,一問之下,這兩人都是濟南府知府手下的捕快,都是老濟南老捕快了,不然也不會被派來監視張延秀一行人。張延秀將手中的清單交給這兩人,然後說道:「你們兩個,按照清單上的物品,帶我們去最好的店,記住要最好的,銀兩不是問題,好好給我做事,事後一人賞十兩銀子。」事情已經這樣了,兩個捕快現在只好聽天由命,走在張延秀的前面,細心辦事。不過一人十兩銀子的誘惑也很大,一個知縣一年的俸祿還不到一百兩就,更何況是捕快。

張延秀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