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一百一一章 孝

第一百一一章 孝 (1/3)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5138

張延秀自己一個人騎著馬先回到家中,張佐也正好在家,見張延秀先回來,張佐對著張延秀是劈頭大罵:「混小子,你這麼早回來幹嗎?你的母親呢?!還有你的姨娘?!還有你身邊的丫頭,回來的時候你怎麼不好好想想,她們今天出去只是帶了幾個普通的家丁,家裡的『閑人』是一個沒帶,如果不是這樣,我幹嗎讓你跟著去,你現在這麼早回來,她們有危險怎麼辦?你這混小子,你到底有沒有長腦子。」

張佐罵了一會,張延秀頭也不回的馬上離開了大廳,跑去找張伯,帶上了家裡幾個「閑人」就催著馬狂奔,沒想到一出京城城門就碰到了回家的溫佳蓉一行人,看樣子路上沒有出什麼事,不過溫佳蓉看張延秀的臉色明顯很不好看。

張佐發火,溫佳蓉的心情也好不到哪裡去,本來為了化解張延秀的心結溫佳蓉特意安排了今天的這一切,並給寺廟捐獻了兩千兩銀子做香油錢,這才說動住持高僧親自為張延秀開解。可是任誰也沒想到,張延秀不過談了幾句就獨自一人下山了,沒辦法,溫佳蓉她們也只好提前下山,下山之前溫佳蓉還想拜會住持,卻更沒想到,知客僧竟然說住持跟張延秀談了幾句之後,便決定要閉觀參研佛理了,現在只要細想一下,就明白這一切到底是因為誰而發生的。

張延秀帶著人迎上溫佳蓉一行人後,親自來到溫佳蓉的馬車前,向母親道歉。可溫佳蓉卻根本就不理張延秀,張延秀在外面喊了幾句,溫佳蓉沒有回答,這讓張延秀有點擔心,怕溫佳蓉出了什麼事情,就讓馬車停下,可馬車一停下,溫佳蓉就在馬車內喊道:「為什麼停了,繼續趕車。」張延秀這就更覺得奇怪了,把馬車的帘子掀開,就見溫佳蓉那冷冷地臉,「放下!」知道母親生氣了的張延秀,只好乖乖地跟在溫佳蓉的馬車旁。

到了家門口,溫佳蓉要下馬車,張延秀馬上一臉笑意的去扶母親,手剛伸過去,溫佳蓉卻從將張延秀的手打掉,自己一個人下了馬車,轉身就走了進去。到現在還不明白溫佳蓉到底為什麼生氣的張延秀,趕緊望向他的姨娘們。

黃秀娟看了看前面走得很塊的溫佳蓉,馬上對張延秀說道:「小姐這次是真的生氣了,我會幫你勸勸的,延秀你也真是的,你應該多體諒一下小姐的心情。」說完就追了過去。張延秀還是不明白,就轉頭看向董怡珊和蕭亭求助。董怡珊卻從丫鬟身邊拿過一本佛經,交給張延秀,苦口婆心地說道:「延秀,這個你拿去看看,我們也不期望你會去認真的看這本書,但是有空的話翻一翻,裡面所講的雖然對於你們父子來說根本就是一些無聊的笑話,但對我們這些女人來說,卻很重要,我們什麼也不求,只求你們父子和全家人平平安安的。」

張延秀很為難的接過董怡珊手上的佛經,看著手中的佛經,張延秀心中說不出的厭惡,但沒辦法,張延秀只得將其收好,此時董怡珊已經走了進去。還好四娘蕭亭還在。張延秀馬上一臉委屈地看著蕭亭,哀求道:「我就知道四娘最疼我了,四娘你告訴我,我母親到底怎麼了?」蕭亭看著張延秀的孩子樣,實在有些好笑,但她還是盡量嚴肅地對張延秀說道:「你也是該打,姐姐為了幫你解開心結,今天特意帶你上山,還專門捐了兩千兩銀子的香油錢,請動廟裡的住持高僧出面,可你卻獨自一人下山,住持大師事後也閉關參研佛理了,你說你該不該打?!」

張延秀現在的頭好大,他絕對沒想到母親就為了那麼點小事跟自己生氣,在張延秀的記憶里,母親是極少生氣的,不過溫佳蓉生氣起來也很可怕,她不打張延秀,也不罵張延秀,就是每次見到張延秀都綳著個臉,一句話都不跟張延秀說。

「麻煩大了!」張延秀自語一句後馬上跑進家中,找個機會跟三個丫頭一一見了面,沒辦法,三個丫頭現在都被溫佳蓉叫去,在身邊伺候著。張延秀第一個見到的是小迷糊,張延秀只是稍微地問了幾句,小迷糊就很奇怪地看著張延秀,說道:「夫人還是跟平時一樣啊,少爺你怎麼說夫人在生氣?」張延秀無奈,只得讓小迷糊先去廚房做溫佳蓉最喜歡吃的燕窩蓮子羹。

第二見到的是鄭香伶,鄭香伶見張延秀偷偷地躲在溫佳蓉屋外,就知道張延秀想要知道什麼。「少爺,夫人到現在還很生氣,奴家也勸過了,可是你也知道奴家的話平時就沒什麼用,現在就更沒辦法了,少爺你快點想辦法讓夫人高興起來,奴家看夫人的意思,很可能這幾天讓奴家和怡婷妹妹晚上不要陪少爺。」鄭香伶說完就趕快離開,去完成溫佳蓉吩咐的事情了,張延秀則苦著個臉,等著潘怡婷,潘怡婷可是溫佳蓉身邊最親近的人了。

張延秀等了沒多久,潘怡婷也出來了,張延秀趕緊迎了過去,張延秀一把抱住潘怡婷,兩人來到一牆角處,張延秀柔情地對潘怡婷說道:「怡婷,母親還在生氣嗎?」潘怡婷點了點頭,她的雙手握住了張延秀抱著她的兩隻手,整個人靠在張延秀身上。「夫人這次真的很生氣,我勸過了,夫人什麼也不說,我想夫人其實也是在擔心少爺你,少爺的心結解不開,我們為這都很擔心。少爺,之後的日子你可能要忍耐一下。」張延秀笑了,他笑不僅是因為潘怡婷現在已經完全成了一個專門為自己著想的小女人,而且他也找到了不讓母親生氣的辦法。「等一下小迷糊把做好的燕窩蓮子羹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