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一百一十章 佛

第一百一十章 佛 (1/3)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5196

科舉考試快要開始了,各地的學子會聚京城,朗朗的讀書聲在各個客棧中響起,所有的學子都在為自己美好的將來努力,「書中自有、書中自有顏如玉」只要金榜題名,鯉躍龍門,金錢、權勢、美女,都會有的,這也是為什麼大明朝會有那麼多的讀書人。

京城內有很多人都在忙碌,可是張延秀卻有些無聊,張佐下了死命令,張延秀必須每天早晨按時到達北鎮撫司,而且要一直待到下午申時過後才可以離開,至於張延秀如果不照辦的處罰,張佐沒有名說,張延秀也不說,說出去太沒面子了,一旦張佐發現張延秀早退或者是遲到,那麼張延秀每犯一次錯,張延秀身邊的三個丫頭就必須遠離張延秀一天,並且這種處罰是一直累積下去的,在張佐的威脅下,張延秀無奈只好乖乖按照張佐的安排去做了。更何況張佐如此的規定也是對張延秀獎勵的條件,張延秀抄了孫府,自己才得了三千兩銀子,這些銀子只夠張延秀零花用的,張佐知道此事後,好好地讚揚了張延秀一番,還讓張伯從金庫里拿出三萬兩銀子給張延秀,但也對張延秀今後的日子做出了規定。

這樣的日子,對於張延秀來說很漫長,但是對於那些準備科舉的學子來說,時間過得實在是太快了,當所有的學子進入貢院準備考試的時候,很多人都在哀聲長嘆,怨自己一來京城的時候,為什麼要花那麼多的時間去遊玩,為什麼最近的時辰過得那麼的快,自己還有好幾本書沒讀呢!

但不管怎麼說,這次的會試很平靜的過去了,紅榜貼出來後,落地的學子也沒有鬧出什麼事來,中榜者大多數都是有真才實學的,少數的幾個庸才也只是被人認為是運氣好而已。落榜的舉人很多都灰溜溜地離開了京城,有的準備下次再考,有的準備回家後走些門路,有的則開始為生計打算。而留在京城的所有中榜的舉人,也開始有各自地打算,很多人先是找上三五好友先慶祝一番,然後有人回客棧苦讀,有人則過度的放縱自己,更多的則是到處活動,在京城拉關係,走後門,為殿試之後的仕途做準備。

與此同時,京城的大小黨派也在活動,因為先前的計劃被全部打亂,各自的事先安排好的子侄輩很多都名落孫山,京城內各黨派為了今後的發展,不得不主動出來招攬人才,先是找一些已經有一些名氣的學子,然後就是同鄉、同師、同門地拉攏,後面則是**裸的承諾,金錢、權勢、美人。

在忙碌的官員中,也有張延秀的舅舅溫邵弘的身影,溫邵弘現在對張延秀也有點不爽,原因也很簡單,張延秀介紹過來的兩人吳漢和「四方土地」之子都金榜題名了,而且這兩個人本身就很有真才實學,最重要的是,這兩人可都不是什麼雛鳥,「四方土地」之子就不說了,流氓頭子的兒子,能單純嗎?!那吳漢別看外表斯文,骨子裡卻是陰險狡詐,對於這兩個可造之才,溫邵弘是寶貴得不得了,可偏偏這兩人表面對自己很尊重,可內心卻都向著張延秀。溫邵弘實在是搞不清楚,張延秀到底有什麼好,更可氣的是,他張延秀只是隨便吩咐了幾句,就什麼也不管,自己對這兩人是用盡了心思,可最後還是沒用,這能不讓溫邵弘生氣嗎?無奈,溫邵弘只好再去招攬一些人才,試圖壯大自己的勢力。

殿試很快就開始了,也很快就結束了,狀元、榜眼、探花,二甲,三甲的排名都出來了,而且結果很讓子虛帝滿意,這次選出來的進士有很多都是與各地的大家族無關之人。

吳漢得了二甲第六名、「四方土地」之子是二甲第七名,兩人現在都是進士出身,他們先是向老師溫邵弘報了喜訊,然後馬上準備了一些貴重的禮物,早早地上門拜謝張延秀。見那兩人來拜訪自己,正找不到借口偷懶一下的張延秀是著實的高興,馬上讓小迷糊準備一桌不錯的酒菜,好好招待著兩人。

「謝張大人知遇之恩,我等這裡先敬張大人一杯。」看著眼前的這兩人,張延秀很是高興,這證明了自己的眼光很不錯,隨便找兩人就能考中進士。「好、好好,大家同飲此杯。」張延秀舉起酒杯示意在座的兩人一起喝光杯中之酒。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張延秀問道:「抱歉,我到現在還不知道你的名字,不知你父親在南京可好?」張延秀這麼一問,「四方土地」的兒子還是尷尬,他馬上說道:「本人姓方,名秉名,家父前幾日才來信,家中一切安好,家父還讓我帶他向張大人問好。」說得讓張延秀有點不好意思,南京那裡被他搞得那麼亂,自己回京城的這些日子,根本就沒去問過「四方土地」後來怎麼樣了。「方秉名!我記住了,絕對不會忘了的。」方秉名大喜,又敬了張延秀一杯。

「不知你們對將來的仕途有何打算,說出來讓我聽聽,看我能不能幫上忙。」酒還沒喝多少,張延秀馬上就說出了吳漢和方秉名最關心的事情。吳漢沒有先開口,只是很享受地吃著小迷糊做的菜,方秉名則是大口地吃了一口菜,咽下之後對張延秀說道:「我外放到地方去當一任地方官,不知道張大人能否幫個忙,最好是江蘇地界的,秉名感激不盡。」方秉名可是有點獅子大開口,一般按規矩,新進的進士都要先在京城做一段時間的京官,之後再外放,而且江蘇地界的缺可都是些不錯的差事,坐上一任小小的知縣,三年後賺個幾萬兩銀子並不是問題。

張延秀思考了一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