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一百零九章 抄

第一百零九章 抄 (1/3)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5181

鄭香伶和潘怡婷玩笑了一陣,鄭香伶便扶著潘怡婷從床上下來,並讓丫鬟把事先燒好的水送進房內,倒入浴池中,潘怡婷發現,進來的丫鬟看自己的眼神已經跟平時有所不一樣了,眼神中透露著畏懼與討好的神色。鄭香伶親自幫潘怡婷清洗身子,她問潘怡婷道:「妹妹,少爺昨天晚上如何?」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潘怡婷的臉色一直無法恢復正常,還是紅紅的。「香伶姐姐,我發覺少爺心中有一種很暴戾的衝動,但一直被少爺壓制在心底,我也是昨天晚上突然發現的。」鄭香伶也發現了潘怡婷身上的些許傷痕,雖然不是很明顯,但鄭香伶也可以感受到潘怡婷當時的痛苦。

「怡婷妹妹,對不起!」鄭香伶低聲地說道。潘怡婷搖搖頭,對鄭香伶說道:「沒什麼的,香伶姐姐,我想姐姐身上也一樣會有這樣的傷痕,但姐姐一直把它們認為是少爺陽氣過望的原因吧?」鄭香伶點了點頭。「但不管怎麼樣,姐姐的方法的確有效,昨天晚上少爺才被驚醒了一次,之後少爺就摟著我繼續睡下去了。而且這件事是急不得的,香伶姐姐,我們姐妹一起慢慢來吧。」

鄭香伶嘆了口氣,就不再說話了,她不僅在為張延秀的事情煩惱,也在為自己的事情煩惱,潘怡婷本來就受寵,現在又捅破了她與張延秀之間那層薄薄的紙,以後她無論是在府內,還是在張延秀身邊,其地位都比鄭香伶還要重要,主意是鄭香伶出的,但現在真的要與別人一起分享張延秀了,鄭香伶心裡還是不是滋味,但是最起碼,現在她與潘怡婷的關係還是很好的。

之後的數天內,張延秀每天都是晚晚地才到北鎮撫司,午時一過就找機會早早地偷偷回家,一回到家就去陪潘怡婷和鄭香伶,不過讓張延秀很奇怪的是,這些日子來,小迷糊一直很不對勁,先是一直恨恨地盯著自己,煮的飯菜不是太咸就是太酸,還動不動就煮些張延秀不喜歡吃的。當張延秀再也忍不責問小迷糊的時候,小迷糊卻理直氣壯地高聲說道:「誰讓少爺晚上總是欺負怡婷姐姐和香伶姐姐,還威脅姐姐們不許告訴我少爺你為什麼欺負她們,我要替姐姐們出氣,好好地教訓少爺你。今天下午的飯菜我全部下了生薑,而且都是剁成末的,少爺你愛吃不吃。」張延秀很不喜歡吃生薑,也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吃到生薑就有種想吐的感覺,看著滿桌的飯菜,張延秀實在是哭笑不得。

更可恨的是,潘怡婷和鄭香伶聽了小迷糊說的話,然後又看了看張延秀,兩人笑得那個開心啊,真是讓張延秀氣得牙咬,但不管如何,最後的輸家都是張延秀,張延秀半求著潘怡婷和鄭香伶跟小迷糊解釋一下,潘怡婷聽完臉馬上又變紅了,鄭香伶則搖了搖頭說什麼也不答應,原因是她怕教壞小迷糊。不得已,為了自己的肚子,張延秀最後只好去找自己的母親,一切都如張延秀所想的,張延秀的話一出,張佐的幾個夫人全都知道了,馬上就成了府里的一個大笑話,搞得張延秀也難得的紅了臉。

當天晚上,小迷糊就被溫佳蓉叫了過去,說了許久的話,第二天,小迷糊做的飯菜又跟以前一樣,還是那麼的好吃,但是,小迷糊有好幾天見到張延秀就馬上紅著臉躲了起來。有一次,張延秀覺得好玩就試著追在小迷糊後面,沒想到小迷糊幾下就跑回了自己的房中,馬上把門關了起來,把自己反鎖在房裡,一整天不出來,而張延秀那天則只好吃著下人們的飯菜湊合兩頓,廚房裡的大廚都聽從了溫佳蓉的吩咐,不許他們煮東西給張延秀吃。

張延秀好生逍遙了幾日,最後張佐實在看不下去了,一日下午,張延秀剛想走出北鎮撫司回家陪潘怡婷和鄭香伶,就被張佐當場逮住,先是拿出張延秀的考勤表,當著眾人的面狠狠地訓斥了一番,然後就是讓張延秀整整一天到待在北鎮撫司,明日午時才可以回家。無奈,張延秀只好聽從父親的吩咐,先讓張承德回家去,解釋一下。熬了一個晚上的張延秀,中午的時候剛想回去,好好地陪陪三個丫頭,晚上再放縱一下自己,卻有被張佐叫了過去,說是有差使要辦,錦衣衛最拿手的本事之一,抄家!

這次要抄家的,是翰林院大學士、內閣候補,同時也是前會試主考的孫家。孫家除了家主身為大學士外,其兩個兒子一個在工部當差,一個在戶部候補,並且孫家跟京城內的一些顯赫家族都有交往與姻親關係,本身也算顯赫。

「父親,這屆的主考可不好當啊,現在以收受賄賂的罪名查抄孫家,皇上明顯是在殺雞給猴看,不過我真的很懷疑,這麼做有用嗎?年年殺雞,可猴子年年都來偷果子,就連父親你…」張延秀笑了笑,不再說下去了。

見張延秀這個樣子,張佐直接就在張延秀的腦袋上來了一下,訓斥道:「混小子,你是不是把錦衣衛的規矩給忘了,多做事、少說話,這些事是你可以隨便議論的嗎?!」看著張佐那生氣的樣子,張延秀聳了聳肩,說道:「知道了,父親我發現你越來越羅嗦了,抄家就抄家,我按規矩辦就是了。再說了,皇上殺雞,我們也有肉吃是不是啊,父親?!」張延秀說完就馬上閃到一邊,怕張佐再打他的頭,張佐實在有點拿張延秀沒辦法,只好說道:「別貧了,馬上點齊人馬,聖旨一到,你馬上就帶著人出發。」

張延秀見張佐並沒有追過來打他,他也就不再玩了,命人找來張承恩、張承德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