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一百零七章 才

第一百零七章 才 (1/3)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5207

「對了,你怎麼會惹上魏績的,還讓江西布政使的管家帶著家丁追殺在大街上?」對此,張延秀是很好奇,而且張延秀心中的疑慮依然存在。書生想了一會,先是幸福地微微一笑,然後又是苦笑了一下,一口將杯中的酒喝完後,對張延秀說道:「小生今年上京趕考,正好寄住在魏大人京城府上的隔壁,一次偶然讓小生遇到了魏大人府上的一女子,那女子看起來正是雙十年紀,小生見後是驚為天人,讓張大人笑話,那段日子我更是茶飯不思,後來小生找了個機會,把自己寫的詩詞送到了那女子手中,沒幾天我們便有書信來往,小生很快就知道了那女子的身份,但也被魏大人發現了,結果張大人也看見了。」

這根本就是小說野史裡面,還有酒樓茶樓內說書人的口中,最常出現的劇情故事,如今一個可能是真實在故事出現在張延秀眼前,還真讓張延秀有些興奮和好奇。張延秀馬上問書生:「她是魏府的丫鬟?」如果是丫鬟,那事情再好辦不過了,直接用銀子買過來就行了,不過也不大可能,因為如果只是一個丫鬟,書生看起來也就不會如此的煩惱。書生搖了搖頭,張延秀繼續問道:「難道是魏府的小妾?」小妾雖然麻煩點,但不管怎麼說,現在互贈小妾,將小妾送人,或是直接轉賣的事情比比皆是,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就是對方面子上有點難辦。書生還是搖著頭,有些苦惱地不停飲酒。「別告訴我是魏府家的小姐,那你小子的膽子也太大了吧。」如果是魏績的女兒或孫女,那麻煩可就大了,不僅僅是門當戶對的關係,還關係到書生本身的才氣、勢力和黨派,總之就是個大麻煩,更何況今天這麼一鬧,已經把很多路都掐死了。書生先是無奈地點了點頭,然後又是搖了搖頭,喝酒喝得更猛了。

張延秀看書生的樣子實在有點受不了了,有些大聲地問道:「你又點頭又搖頭是什麼意思,我不猜了,你快把事情說清楚,你可別告訴我那女的是別人的妻子,勾引別人髮妻那可是重罪。」書生放下了酒杯,有些痛苦地看著張延秀,說道:「她是魏大人的小女兒,前年才嫁給了魏大人族裡堂兄的兒子,算是親上加親,可是沒想到去年就守了寡,一次意外讓她成了寡婦,聽她講,魏家二十年前才得到一塊由皇上親賜的貞節牌坊,她父親打算讓魏氏家族再得一塊貞節牌坊,光宗耀祖!」

張延秀髮現這個人不僅是一個大麻煩,還是一個瘋子,一塊皇上親賜的貞節牌坊,在民間,在家族,那可是無上榮耀與尊貴的象徵,而且一個二十齣頭的女子要得到這麼一塊貞節牌坊,那絕不是四、五年的事情,而是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

「怎麼了,張大人怕了,其實小生現在也只是求張大人能在仕途上幫小生一把,小生就感激不盡,小生日後必永世不忘張大人對小生的恩情,至於我與魏家小姐的事情,小生不敢勞煩張大人了。」張延秀的酒杯早就空了,他出來的時候也吃了很多,因此不大想動桌上的菜,但他卻親自為書生夾了一根雞腿,讓身邊伺候的小單送了過去。「你別給用激將法,本人可不吃這套,不過我這裡還要問一下,你們之間真的已經到了那種地步,山盟海誓、致死不逾?!你真的不後悔。」書生直接用手將小單遞過來的雞腿,大口地咬了幾下,好像把那根雞腿當成了自己的仇人,然後苦笑著說道:「我們之間根本就沒有什麼山盟海誓、致死不逾!她只是因為閨中寂寞孤苦,想找個朋友聊天而已,但小生髮誓,此生勢必要將其娶進家門成為小生的妻子!不論多久,不論付出多少!」

「這傢伙是不是瘋了?」張延秀和小單對看了一眼,都懷疑眼前書生的神志是否正常,但看著他那不後悔的樣子,張延秀又笑了,小單漸漸覺得他開始對這個書生有了好感,因為這個書生能讓張延秀不停笑,讓張延秀的心情變得很好,不過這個書生本身還真是個大麻煩。

「有意思,你真的很有意思,那我們之間就這樣說定了,等下你拿我的名帖去我舅舅家,讓他收你為弟子,這樣事情就好辦。不過我現在最擔心的是,你有沒有留下什麼把柄在魏家,要知道,你之前的作為,如果被人揭發了,你的功名可就全完了。」如此有辱斯文的事情,告到國子監去,可依律削去學籍,廢去功名。

張延秀這麼一問,書生反而很有成就地說道:「張大人放心吧,小生所寫的書信署名都是小生剛到京城才起的一個別號,旁人根本就不知,並且小生寄住時,用的都是假名,書信都是用狂草所寫,筆跡上也對不上號。」

「你的底子到底干不幹凈,怎麼聽起來這麼有問題?」沒想到這個書生是一個如此小心的人,這讓張延秀開始有些懷疑,招來這樣一個人,他做得對不對。「張大人果然是火眼精睛,其實小生在遊學的時候,時常會有盤纏不夠用的時候,小生為了生計不得已做了幾回槍手,制辦了幾回假印章和假書信,但是請張大人放心,小生做事一向謹慎,不會出現什麼問題的,如果真出事了,相信以張大人的能力,殺小生滅口這麼簡單的事情應該是沒問題吧。」

人才,絕對是一個難得的人才,要找一個聰明點的讀書人不難,但是要找一個暗地作姦犯科的聰明的讀書人卻很難,如此一個人才,怎麼能不讓張延秀高興呢?更何況此人本身所作所為,讓本來就離經叛道的張延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