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一百零六章 奇

第一百零六章 奇 (1/3)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5129

有些事情,就是很奇怪,如果張延秀正好看到書生被那些家丁追趕,張延秀根本不會去管,但他會強行驅馬橫衝過去,因為張延秀沒有給下人繞路的習慣;如果那書生抓住張延秀的韁繩後向張延秀求救,張延秀也不會去管,一個陌生人的死活跟他沒有什麼關係;但當書生設計張延秀的時候,張延秀竟然笑了,而且他也決定要幫一幫這個有點小聰明的書生。

那些家丁的老頭不小,見書生喊張延秀兄弟,馬上連張延秀都圍了起來,根本就不管張延秀是否騎著馬,帶著兵器,身上還穿著一套不錯的衣服,不過京城內,騎馬攜帶兵器的公子哥倒也是不少。

「你下馬,把人交出來就沒事了!」一個管家模樣的人對張延秀說道。張延秀很好奇地看了看這些家丁,到底是哪家的人,在京城大街上這麼橫,就算是張延秀府上的家丁,也不如此蠻橫。「他是我兄弟,我為什麼要把他交給你們,再說了,你們是什麼東西,一群奴才還這麼橫,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們的主子是什麼人?」那書生也有些驚呆了,他本來只想設計讓張延秀幫他拖延些時間,然後自己好再逃跑,而且還想好了一些說詞,一定要讓張延秀卷進來,沒想到眼前的這位公子哥如此的合作,主動找上了那些家丁。

書生馬上朝張延秀身後走了走,並對張延秀說道:「兄弟,大哥我可全靠你了,你幫我好好教訓一下這些狗奴才。」張延秀很合作地點點頭,說道:「放心吧,我已經很久沒打狗了,今天正好手癢,也好讓身子動一動。」張延秀的狂妄口氣和那驕傲的態度不僅沒有讓那些家丁起疑,還反而激起了他們的凶性。管家馬上高聲喊道:「大家給我上,連這小子也一起抓起來,打斷手腳也不要緊。」張延秀心中真的很疑惑,這群人到底是什麼人,他們到底有沒有腦子,完全不懂京城內生活的習慣,而且聽口音是南方人,張延秀正思考的時候,一個家丁已經衝到了張延秀的馬前,對著馬頭一棍子下去,還好張延秀反應快,韁繩一甩,馬頭偏了過去,但是家丁手中的棍棒還是劃傷了馬脖子,張延秀的馬吃痛得嘶吟一聲,前腳立地,馬匹站立了起來。

張延秀怒了,在京城一個小小的家丁竟然敢傷了自己的戰馬,而且剛才如果不是自己的騎術好,早就被甩到了地上。迅速地安撫了馬匹,張延秀抽出燕翎刀向著又衝上來的家丁躍了過去,現在已經不是什麼玩笑了,對方已經欺負到了張延秀頭上,而且張延秀也有了很好的理由自衛。

衝上來的幾個家丁根本就沒想到張延秀有那麼好的武藝,而且手中的燕翎刀還那麼鋒利,張延秀連出三刀,三刀之後三個家丁手中的棍棒全被削斷,兩死一傷,傷的那個整隻右手被卸了下來,斷口處血如泉涌,如果不即時救治,馬上就得去陪他那名同伴。「殺人了!」張延秀四周圍住看熱鬧的老百姓高聲一喊,人群馬上四散而逃,書生也想趁機開流,因為書生知道自己惹了一個了不得的人,能在京城大街上殺人的可沒幾個,可書生剛移動腳步,張延秀手中的燕翎刀向後一指,直指書生。「大哥你最好別亂動,不然小弟我可怕控制不住自己!」

書生乖乖的不動了,他現在可不敢賭張延秀剛才那句話是不是在開玩笑。那管家也驚呆了,平時只有他欺負人,沒想到今天竟然有人欺負到他頭上,而且一出手就是兩條人命,還活著的那個就算是救活了也是個廢人。管家身邊剩下的家丁也不敢動手,甚至不敢去救地上受傷的那個人,任憑地上受傷的痛苦的哀號。「都站著幹什麼?還不快去找捕快來,你們兩個快去給他止血,都愣著幹嗎?!快去啊!小子,有種你就在這等著,我馬上找人收拾你。」

張延秀冷笑了一聲,然後從身上拿出一塊白絲綢帕子,先將燕翎刀上的血擦乾淨,之後隨手就把那塊白絲綢帕子扔在了地上。張延秀轉過身去,對著書生笑了笑,差點沒把那書生嚇趴下。又殺人了,張延秀的心中不是冷漠,而是興奮,就像一個小孩子在玩一件自己很喜歡的玩具,得到一些滿足的張延秀撫摸著坐騎的頭,溫柔地為自己戰馬脖子上的傷口撒上自己隨身帶的傷葯。

那些家丁很快就找到了捕快和兵丁,其實這些捕快和兵丁早就在附近了,快要開科舉了,京城內來了很多試子,這段時間京城治安尤為重要,每天每條街道上都有一隊捕快兵丁在巡邏,但這些捕快兵丁老遠就看到了張延秀,為了不惹麻煩,人早就先躲起來了,後來發現張延秀跟那些家丁起了衝突,本來想馬上上前去排解,可誰想到雙方這麼快就動起手來了,他們馬上又躲了回去。現在既然被人發現了,他們也就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就是他殺了我們的人,你們還不快點把他們都抓起來,抓住人後我們家大人重重有賞。」見找到了捕快兵丁,那管家和那些家丁馬上又神氣了起來,那管家指著張延秀大喊大叫。張延秀見坐騎的脖子上的傷口已經不流血了,又拿出一條白布把傷口纏住,這才看了看一眼那些捕快兵丁。「參加千戶大人,不知大人有何吩咐?」沒辦法,捕快兵丁的頭頭硬著頭皮張延秀向張延秀問安。

「這群廢物到底是哪家的狗,這麼凶,來頭不小吧?」張延秀淡淡地問道,可捕快兵丁的頭頭也不知道,京城裡什麼時候冒出這些人來,一點規矩都不懂。「你們這些人是幹什麼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