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一百零五章 怪

第一百零五章 怪 (1/3)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5069

王老實是京城郊外一個老實巴交的農民,祖上幾輩都住在京城郊外的一個村莊上,世代種田耕地,一家人都是靠著土地過活的,前幾天晚上,他的婆娘帶著剛出世不久的娃娃去參加天理教的集會,聆聽教主的教誨,本來他是不同意自己的婆娘帶著娃子去的,娃子還太小,現在是冬天,晚上還那麼冷,但婆娘說孩子還小,離不開母親,等下餓了沒人餵奶,而且去了教主會為他們準備足夠的木材和保暖的衣物,說不定孩子還能沾沾教主的福氣,一生平平安安的。

最後,王老實同意了,而且有天理教的教主在,他也放心。去年春,地主老爺又提了租子,雖然很多跟自己一樣的佃戶都反對,但是最後還是接受了,因為他們不種,自然有別人來種,京郊已經沒有閑地了,全部都是地主老爺們的地,很多沒有了地的鄉親日子過得是苦哈哈的,雖然租子是高了點,但是有總比沒有好,自己在秋末農閑的時候再進城去打打零工,一家人不挨餓是沒問題的。可偏偏夏天的時候,剛給自己生了個大胖小子的婆娘卻病了,而且病得很重,家裡又沒有閑錢給婆娘找郎中,親戚朋友那裡也借不到錢,地主老爺的錢就萬萬借不得的,那是幾輩子也還不上的,沒了辦法,只能找人要了些土方子,聽天由命。

在這個時候,天理教的一個頭目來到了村子裡,王老實不識字,他每天所做的就是下地幹活,為全家人的生計想法子,最多也只是聽聽村裡人的閑言碎語,看看地主老爺加不加租子。那個頭目上了他們家就鼓動他們加入天理教,對於這些讀過書的人所說的,王老實根本就聽不明白,也不想多事,拒絕了。可是沒想到才過了兩天,天理教的人就為他們家請來了郎中,為自己的婆娘看病,又替村子裡的佃戶出面,跟地主老爺談條件,最後還把租子給降了下來,這下子,全村都知道天理教的人都是些大能人,大善人,很多人都加入了,而且還出現了一些神跡,比如說村裡的土地爺爺顯靈了,墳地里的狐狸精開口說話了等等,沒過幾天,天理教的教主馬上被這些老實巴交的農民看成了神人了。

那天,王老實也是想去的,陪著婆娘一起去聆聽教主的教義不僅是一件很光彩的事情,而且自己也能夠放心。可是沒想到,王老實的老母病了,老父的身子也不行,王老實只好在家照顧二老,並囑咐婆娘早去早回,可沒想到的是,婆娘那天晚上竟然一夜未歸,十分擔心的王老實天一亮就去打探消息,可剛到天理教總壇附近就被衙門裡的捕快給攔住了,說是公差在裡面辦事,任何人不許進出,沒辦法,王老實只好去找村裡的一些教友問問,可是聽到的消息是,昨天晚上去聽教義的人一個都沒回來,天理教的頭目也都沒了消息,出事了!那天,王老實一直在村裡的土地廟裡,求老天保佑自己婆娘和娃子的平安。

第二天,當衙役捕快來村裡讓人去認屍的時候,王老實馬上沖了過去,一路上他不知道跌倒了幾次,當到了天理教總壇的那個莊子的時候,他全身都是雪和土,身上幾處傷口還出了血,兩百多具屍體整齊地擺放著,來認屍的人很多,王老實心中坎坷地認真辨認每一句屍體,當他發現自己婆娘的屍體的時候,他驚呆了,他跪在了自己婆娘的身邊,眼淚馬上就下來了。過了一會,王老實突然跟瘋子一樣,到處尋找著什麼,他在尋找自己的娃子,可除了幾具孩童的屍體外,王老實就什麼也找不到了,捕快告訴他,挖出來的屍體全在這了。「老天爺啊!」王老實哀號著,婆娘死了,孩子沒了,天崩地裂了!

王老實的老母聽到了這個消息,病上加病,一口氣上不來人就去了,鄉親們都來勸王老實結哀,也要一起湊些錢讓王老實把婆娘和老母先葬了,這個時候,村裡突然來人了,說是京城裡的官員,而且縣裡的老爺見了那官是戰戰兢兢的,跟孫子差不多,縣裡的老爺馬上就發了話了,京里有人為他們寫狀子,要為所有的苦主做主,讓家裡死了人的全都集合,一起去京里告狀,為死了的親人申冤,京里人有給他們出路費和食物,就這樣,抱著一絲希望認為自己娃子還沒死的王老實,跟著一群人上京了。

一群人帶著無比的哀痛,憎恨和坎坷不安進了京,出乎意料的是,京城內的兵丁和捕快對這群人的態度一開始非常的好,還派人親自將他們送到了京兆的府衙,京兆大人也親自接見了他們,並收了狀紙,正當所有人以為可以為自己的親人討回公道的時候,意外突然發生了,先是本來對他們態度不錯的兵丁捕快強行得將所有人驅散,不再讓他們聚集在府衙門口,然後就有幾個錦衣衛過來,把所有人招集了起來,並且明確的告訴他們,天理教是邪教,朝廷已經下令開始徹查天理教餘孽,一旦發現誰私自包庇天理教餘孽,則全部株連。王老實他們全都被嚇住了,但是這些錦衣衛還說,對於天理教的普通教眾,朝廷不再追求,但是如果有人為天理教申冤,一概以天理教餘孽論處。

開始有人動搖了,有人開始打算回家了,民不於官斗,更何況是令人害怕的錦衣衛,被錦衣衛抓住可是要株連滿門的,錦衣衛的人剛走沒多久,京兆的人又來了,說是朝廷決定給每一家苦主補償一定的銀兩,死一個人給二十兩銀子的補償,二十兩銀子,王老實還有王老實的父親一輩子也沒見過那麼多的銀子,每家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