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一百零二章 心

第一百零二章 心 (1/3)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5187

「相公,你這是幹嗎?」正當張府的僕人要將小迷糊和潘怡婷拉下去的時候,溫佳蓉出現了,小迷糊一見溫佳蓉出現,馬上撲了過去,抱住溫佳蓉哭了起來,那樣子別提有多傷心。溫佳蓉一邊用手撫摸著小迷糊的頭,一邊問張佐道:「相公,你今天是怎麼了,怎麼對這兩個丫頭髮這麼大的火。」

見溫佳蓉來了,張佐也就讓那四個僕人退下,然後也不回答溫佳蓉的問題,而是對溫佳蓉問道:「延秀怎麼樣了?」溫佳蓉讓小迷糊先別哭了,讓她把潘怡婷扶起來,可是潘怡婷卻堅持跪著,最後連小迷糊也抹著眼淚陪潘怡婷一起跪了下來。「延秀吃了葯已經睡下了,香伶正陪著他,三位妹妹本來也想留下來照顧延秀,但我讓她們先回去睡了,宮裡的御醫說延秀只是風寒入體,但是發現即時,好好調養幾天就沒事了。怡婷,你怎麼還跪著,快起來啊!」

張佐鬆了一口氣,當溫佳蓉進了大廳後,張佐就知道自己已經無法處罰潘怡婷了,出於對溫佳蓉尊敬與恩愛,張佐把家中所有的權力都放給了溫佳蓉,讓她獨自處理,溫佳蓉雖然把家中的所有事情處理得井井有條,但也在家中放任出了一些不大不小的麻煩。與別的府上的正室極力打壓妾室不同,溫佳蓉總是努力做到照顧好府上的每一個姐妹:黃秀娟身體一直不好,張佐給溫佳蓉的各種補藥有一半是用在了黃秀娟身上;董怡珊總是跟張佐鬧脾氣,張佐每次要責罰董怡珊的時候,溫佳蓉總是站出來為董怡珊說情,讓張佐不再生氣;蕭亭因為出身的原因,溫佳蓉不僅要打壓著蕭亭從妓院裡帶出來的壞習慣,還要盡量讓蕭亭不因為出身而羞愧難受。

靠著溫佳蓉的努力和她本身的氣質,張佐完全沒有了後顧之憂,內院的幾房小妾身份地位也大大地提高,可也因為溫佳蓉的一再放縱,也留下了一些隱患,特別為張延秀而特意留在府中的童養媳潘怡婷和林子盈。林子盈還沒什麼,雖然整天糊裡糊塗的,但卻十分的天真可愛。可潘怡婷的問題就大了,潘怡婷一向親近董怡珊,甚至可以說是什麼都向董怡珊學,再加上潘怡婷本身就出身書香門第,父親又曾經是東林黨的骨幹,當世清流,那顆憂國憂民、善良仁慈的心絕不低於董怡珊和溫佳蓉,而脾氣更是比董怡珊還大。看看別人家的童養媳,再看看自己家的童養媳,張佐實在是無奈,這幾個丫頭都快被溫佳蓉寵上天了。

「你讓她把今天中午發生的事情再說一遍,身為一家之主,你必須做出一個決定,我再去看看延秀,剩下的事情都交給你了。」張佐見溫佳蓉要潘怡婷起來,臉上很不高興,但是出於對妻子的尊重和信任,他把處罰的權力交給了溫佳蓉,人就離開了,等下看完張延秀後,他也要到錦衣衛去辦公了。

潘怡婷又把事情說了一遍,溫佳蓉越聽臉色是越難看,而且她沒想到潘怡婷膽子大到敢去偷看錦衣衛的公文!自從張延秀回到京城後,張延秀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待在家中,出去也是到處亂跑,因此錦衣衛的人有的時候會將錦衣衛的公文直接送到府上,反正錦衣衛指揮使張佐也住在這裡,張佐有的時候也會讓人把公文送到家中,公文送到家中後,送公文的錦衣衛都是直接把公文交給張伯,絲毫不敢在張府逗留多久,張伯平時都是把公文轉交給溫佳蓉的,每次溫佳蓉找不到張延秀,則是把要給張延秀的公文交給潘怡婷,讓她交給張延秀。這樣的事,府里已經漸漸成了習慣,而且這十幾年來,溫佳蓉從來都沒有偷看過公文,因此自己也認為被自己調教多年,還特意吩咐過的潘怡婷是絕對不會那樣做的,沒想到,事情還是發生了。

「怡婷你!」溫佳蓉現在不僅是生氣,更是失望,之所以把公文交給潘怡婷,那是因為她是想將潘怡婷培養成像自己一樣,能夠為自己的丈夫寫奏摺和公文的賢內助,因為張佐父子的那手字實在是讓人汗顏,可現在這個樣子,她能不生氣嗎?!「夫人,你就饒了怡婷姐姐吧,她是無心的,怡婷姐姐真的不想害少爺生病。」溫佳蓉剛想發火,就被一直纏在身上的小迷糊抱住,小迷糊那哀求無助的樣子,看得溫佳蓉有些心碎。

「不行,怡婷這次做得太過分,她必須受到處罰!」溫佳蓉雖然有些心軟,但此事非同小可,更何況她就張延秀這麼一個兒子,現在因為潘怡婷關係而風寒入體,現在還躺在床上一動也不能動,她再怎麼寬容,也不可能不生氣。「來人,把小迷糊帶下去,讓她在自己房裡好好地休息。」溫佳蓉掙脫開小迷糊後,馬上讓下人進來,把小迷糊帶了出去,被兩個人拉著出去的小迷糊,一邊哭著,一邊繼續哀求溫佳蓉饒了潘怡婷。

小迷糊終於被拉走了,也聽不清楚小迷糊在喊什麼了,溫佳蓉走到潘怡婷面前,冷冷地問道:「你知道你那麼做的後果嗎?」潘怡婷抬起頭,看了看溫佳蓉,然後又低下頭,小聲地說道:「知道!」「那你還那麼做,是不是我太放縱你了,你有點忘記自己的身份了?!」溫佳蓉生氣地大聲質問潘怡婷。潘怡婷進張府至今,溫佳蓉從來沒有用這種口氣對她說話,她終於忍不住,眼淚在眼眶中徘徊,最後還是流了下來,雙手用力地抓向地板,不讓自己哭出聲來。

「奴婢是早上的時候聽人說起的,外面在傳,說少爺為了自己升官發財,屠殺了很多天理教的無辜教眾,奴婢當時並不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