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一百章 怒

第一百章 怒 (1/3)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5167

錦衣衛將所有的屍體整齊地排列好,同時尋找還活著的人,發現有人喘氣或者在動,就補上一刀,直至確定天理教的所有人都死了為止。「少爺,邪教天理教意圖謀反,錦衣衛按律緝拿之時亡命抵抗,我等無奈只地將其全部斬殺,只是個兩個嬰兒不知道如何處理。」當庄外的哭喊聲結束的時候,張延秀馬上強迫著讓自己變得冷靜下來,他絕對不能讓屬下人看到他剛才的那個樣子。

兩個還在吃奶的嬰兒被人抱在懷裡,他們的樣子很乖,已經不再哭了,之前也哭累了,現在已經睡著了,至於那些懂事的孩童,早就被錦衣衛結束了他們幼小的生命,陪著他們的父母去了。「事情的經過就由承恩哥你來寫,至於這兩個孩子…」張延秀又看了看那兩名嬰兒,突然一名嬰兒醒了過來,眼睛睜得大大地看著張延秀,很純潔,很清澈,可就是這雙眼睛,讓張延秀跌回了椅子上,張延秀用顫抖地聲音說道:「北鎮撫司里不是有專門收攏孤兒的地方嗎?把這兩個孩子送過去吧!」錦衣衛內部世家的糜爛和無能是眾所皆知的,為了保證錦衣衛的實力不下降,北鎮撫司每年都會專門收集一批孤兒進行訓練,而這些孤兒長大後就成為了錦衣衛內衝鋒陷陣的精銳。孤兒的來源有很多,有錦衣衛本身所產生的孤兒,有從各地收攏而來的,也有一些是父母家族被錦衣衛所殺的嬰兒,只要經過一系列的殘酷訓練和洗腦,所有人都將成為錦衣衛手上最鋒利的武器。

張承恩很奇怪張延秀剛才為什麼會是那種反應,不過是小孩睜開眼睛而已,但是他卻沒有問出來,而是讓那兩個抱著嬰兒的錦衣衛先下去,然後他自己則依舊站在那裡,讓張延秀先靜一靜。

再次平靜下來的張延秀看到張承恩不走,很快就說道:「天理教普通教眾的屍體就地掩埋,教主與頭目的屍體全都放在車上運回北鎮撫司。現在城門已關,如果這時候我們硬闖城門回京城只會把事情鬧得更大,我希望此事到此為止就好,讓下屬們辛苦一晚上,就在這裡宿營,把繳獲的銀兩拿一半出來,賞給大夥,受傷的多給一倍,重傷的那人給五倍。還有,讓人到附近買些雞鴨和牛羊回來犒賞大夥,但是不許飲酒,飲酒誤事,我們還有要防備的人。」張延秀把要安排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張承恩也就下去了,張承恩離開之後,張延秀實在是太累了,他就讓小單安排了一下,找了個地方小歇一會。

士農工商,大明朝一向重農抑商,大明律中明確規定不許隨便宰殺耕牛,以此來維護農民的利益,但是這種小事,錦衣衛根本就不在乎。到附近買食物的人很快就帶回了很多的雞鴨和牛羊,其中牛是最多的,都是耕牛,活著帶到了莊園上,全部就地宰殺,很快整個莊園就飄滿了牛肉的香味,不過可惜的是沒有酒,因為張延秀已經下了命令不許喝酒,對於一個平時對手下人很不錯,又敢下令屠殺的的上司,最好還是遵守命令得好,更何況張承恩本身治下也很嚴厲。如果覺得不過癮,回去的時候,身上的銀子夠自己喝上好幾頓好的了。

張延秀睡得很不塌實,半個時辰內,他驚醒了兩次,一些該死的事情又在他的夢中出現,當張延秀第二次醒來的時候,馬上就聞到了牛肉的香味,反正也睡不著的他,也走了出去,跟手下人一起同樂。

當兵的吃起東西來就像餓狼一樣,肉才剛熟,所有人就搶著把滾燙的肉撈起來抓在手上,因為實在是太燙了,一隻手拿不穩,兩隻手就互相傳遞著,然後大口大口地咬著,沒幾下就吃完了,也不管自己舌頭和嘴被燙著了,吃的時候還盯著鍋里的,一吃完就趕緊下手去撈。對於這一切,張延秀已經習慣了,手下人這樣的吃像,不僅不會破壞張延秀的食慾,還讓張延秀更想吃了,並且已經有人把最好的肉撈起來讓在專門為張延秀準備的大碗里,送了過去。張延秀扔掉了專門為他準備的筷子,等肉有點涼了,直接用手抓著吃。

也不知道是不是吃得太飽了,還是張延秀讓所有人進了莊園,大家擠在一間房內睡的原因,張延秀睡下之後就再也沒有被驚醒,而且一覺睡到了天亮,當張延秀醒來的時候,張承恩馬上對張延秀說道:「東廠的探子半夜的時候來過一次,但是沒有太接近這裡,估計他們已經得到消息了,少爺,你覺得我們要怎麼做?」張延秀在地上撿起一些白雪,往臉上用力地擦了擦,擦得臉上紅紅的,才說道:「一切照舊,按規矩把屍體和證據運回去,現在雙方都知道對方的底細,但是我相信大家都一樣,那些東西都不能放到檯面上,不然鄭妃早就發難了。現在最重要是不要泄密,不要讓太多人知道昨天晚上的真實情況!」

所有人馬整裝待發,昨天晚上也不知道是去哪裡找來的五輛馬車跟在隊伍的最後面,每輛馬車上都堆滿了屍體,沿途還有從馬上上留下的血跡,不過還好,因為現在是冬天,沒有蒼蠅蚊子等討厭的東西,屍體不會那麼快的發臭,因為一路上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味道。

沿途已經被人安排了一些捕快和兵丁在巡邏,見張延秀的隊伍來了,趕緊警戒四周,並主動為張延秀開道。到了京城城門的時候,很多小老百姓都擠在城門的兩邊,看著張延秀他們,小聲地議論紛紛。而城門的門樓上,京兆、五城兵馬司郭於弘、東廠的理刑百戶陳宏天都已經等待張延秀多時了。張承德則在城